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古风悠悠:晏婴

2019年05月11日 15:55 PDF版 分享转发

文:曾敬贤 来源: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晏婴(?一前500F)春秋时齐国臣。名婴。字平仲,谥平。人称。夷维(今山东高密)人。前556年,父叫晏弱(亦称晏桓子),卒,晏婴得袭为大夫。历任齐灵公、齐庄公、三朝,曾为齐景公相。以“节俭力行”,为齐人所尊重。其身不满六尺(古制),处相位而不敢居傲,且食无二种以上荤菜,衣冠仅够换洗,一件狐裘,穿了三十年,妻妾无丝织之衣。祭祀时,祭品少得不够装满祭器。前552—前550年间,曾屡劝齐庄公,勿失信、而插手晋国栾盈之乱,以免得罪强晋、而陷国家于危难。齐庄公不听,攻入晋国,归途折兵且负伤。前548年,杀齐庄公,晏婴不愿为齐庄公而死,认为:“君若为社稷死,则吾甘为之死;君若为私死,则不然。”晏婴自认无罪,故不逃亡。又不肯依附于崔杼。崔杼碍其深得民望,终不敢加害之。史称“晏子不死君难。”

前545年,齐相庆封(人名)及心腹卢蒲嫳,欲杀齐惠公孙子雅、子壅,卢蒲嫳请谋于婴,婴推托、部属不中用,而且自己智不足为谋,但表示愿保守该秘密,后庆封被杀,前因崔杼之难,而流亡之群公子皆返,齐景公归还各自封邑,亦将邺殿六十邑,赐给婴,婴不受。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子尾问晏婴:“富,是人之所欲。而你为何独不受?”婴答:“庆氏之亡,在于贪欲。今吾邑本不多,若受邺殿,则欲贪而将亡。吾非厌恶富裕,乃恐因此失去原有之富。“利过则败”,“富如布帛之有幅,须有所限度。”齐景公遂给较小之北郭,佐六十邑。婴方受之。于是子尾、子雅亦仿效之。齐景公见其忠,故宠用之。

前544年,吴公子札(亦称季札)访齐,晏婴从公子札言,通过田桓子交还政柄、及食邑于齐景公,从而得避后来栾、高之难。前539年,为齐景公娶继室于晋,对宋执政叔向预言齐国将归田氏,认为齐景公厚敛民人之大半,府库多朽蠹之储,而百姓有冻馁者;刑罚苛密,民遭刖刑(断足之刑)者多,使“踊贵履贱”(本成语典出于此)。然田氏虽无大德,却大斗出,小斗进,故齐人爱而归如流水。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此前,其家处闹市,拥挤嘈杂,齐景公欲为其更宅,给他换一套好房子。婴辞却言:“祖居已觉过侈。而且处闹市,亦有所便利。”齐景公于是问市面物价,晏婴乘机以“踊贵履贱”谏之,齐景公于是减省刑罚。后,齐景公乘婴为己迎娶于晋之机,拆民居,而为婴建新居。晏婴返,拆新居,而修复民宅。仍住旧居。齐景公初不许,晏婴托田桓子代请,方获准。前532年,田桓子及鲍氏攻栾、高氏,晏婴保守中立。栾、高氏奔鲁,田、鲍分其家产,晏婴劝田桓子,上缴齐景公。田桓子从之,且隐居于莒(今山东莒县)。齐景公遂赐田桓子高唐(今山东禹城县西南)之地,田氏之势于是愈壮。

前522年,齐景公患疟疾不愈,佞臣梁丘据等,劝齐景公杀祝、史以谢诸侯,齐景公征询于晏婴,婴乘机借谏其“行宽政,毁关卡,除滥禁,薄赋敛,废旧债。”齐景公悦而从之。同年,齐景公感叹群臣中唯梁丘据“和”合于己,晏婴却认为只能称“同”.(一味顺从)而不可称“和”。敢以逆耳忠言,使君臣同归于德政,且以五味之羹、及琴瑟之和弦、为喻,谏齐景公“远谄谀,近诤逆。”宴间,齐景公又问古代传说中不死者之乐趣,晏婴以齐国先祖代代相继之史实,证明古无者,谏止齐景公求不死之志欲,弃求长生不死之妄图。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前516年,彗星现,齐景公欲行祭,以除不祥,晏婴认为:行祭无益于事,不过是自欺而已。彗星之现,属天道规律,不可改变,何苦枉费心机?君若无“秽德”,何虑彗星?何必行祭?  若有“乱德”,民将流亡,行祭亦不能补救。  于是,齐景公悦,而止其念。

同年,齐景公忧田氏势壮而叹,婴分析其中成因:“田氏有德于民,民归之矣。不必耽心。”齐景公问:“我该怎么办?才能稳固国家?”婴指出“礼可以为国”,唯建立君臣、父子、兄弟、夫妻姑妇间,承顺秩序,以礼仪来维系,即能稳固家、国。

传世之《》,为战国时人,整理编辑其言行而成。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林远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