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创作:护法图

文:天外客 来源:正见网


此图名曰《护法图》,纸本水墨重彩淡设色,尺寸149.7cm*79cm,去岁夏月所作。

作画如作文,理性创作往往立意在先,笔墨布局伺其后也。原始动机出于想要画一幅动态感强,能展现力量或张力的,因为这一类型的作品在中国画的历史上是不多见的。而在西方绘画中却是很常见的,尤其是宗教绘画中的那些表现神与天国的作品,充满情节性的构图以及背景中层次丰富的渲染,使得作品的外在表现力很强、视觉效果也很逼真,所以很容易能够冲击人的表面,进而触及到人的内心。而画的表现往往不在于过分强调触动人的表面感官,当把所要表现的物象一半放在“写意”的时候,意境也就变的委婉了,内涵也很含蓄了,欣赏起来也就自然需要慢慢去品味,内涵的展现也随着观赏者的思想和心境的变化逐渐显现。同时中在创作上也不太讲究背景的渲染,这也造成外在表现力上不及西画那样能够直接打动人的表面,换句话说,的表现形式使其对观赏者的要求比西画高,至少需要观赏者了解中国画的这些特点,观赏者才能、才愿意接受中国画所展现的背后内涵。如何能够使中国画在表面的视觉效果也能像西画那样,而又不失去自身的特点呢?由于受到《神韵音乐》的启发,联想到如果以传统中国画的韵味为基础,结合西方绘画的背景渲染所营造的表现力,再加上正法修炼中的洪大内涵,会不会也像中西合璧的那样震撼人心呢?

有了以上初步想法后,剩下的就是选材的问题了。一直想要表现一幅正邪交战的激烈景象的画面,但是这些内容目前在大陆的环境下是不适合直接表现的,所以就选了一个“曲意式”的构思,委婉的表达内涵。对于邪恶的角色选取,首先想到的形象就是赤龙,中共在低层另外空间的显像就是赤龙的形象。而雕正好是龙与蛇的克星,且大鹏雕在佛教故事中又是如来佛的护法,这正好能借喻今天大法弟子护法的内涵,于是大鹏击赤龙的构思就渐渐成型了。

一幅画的创作,构图很重要,这个环节关系到作品的成败,也能反映作者的创作功力。要想做到很好的突出主题内涵,那么作品中主体人或物的位置就需要经营好。在本幅作品中,根据正与邪的定位,当然要将正面主角放在画心最突出的位置,使观者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大鹏。大鹏代表来自神的正义力量,因此大鹏的背后是穿透低层黑云的佛光。内涵上该这样表现,艺术表现上也该这样表现,如此才能将主体衬托的更加明亮突出,这样从表面构图到内涵展现就贯通了。那赤龙自然是处理在惨淡黑云之中了,因为负面因素所释放的场就是黑的。赤龙的颜色也在创作中被弱化了,红色的使用只是点到为止。因为过于鲜艳的红色容易跳跃,很可能会把观者的注意力吸引到赤龙那里,这样赤龙就要喧宾夺主了,所以对赤龙红色有意的弱化了。这样也更容易使赤龙容入于黑色云雾的背景中,更加衬托大鹏雕的主体性!

为了体现大鹏雕的力量胜过赤龙,所以首先在体积上就要大过于赤龙,让人在视觉与心理上产生正义感和理所当然的的信心,也就是在观者心里取得合理性。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往往在于为了要表达的内涵,从而可以有一定的艺术加工空间。比如将大鹏的利爪有意粗壮化,其实现实中的鹰爪并没有那么粗壮。这是为了展现大鹏置赤龙于死地的那一瞬间,在爪子上能够展现出压倒性的力量感。虽然在物理上不合理,可是会在人的心理上觉得合理,人会觉得本来就应该是那样的。如果用僵化的思维去找实物对照就体现不出艺术创作中的妙处了。不但在物理结构上可以这样去略加改造(当然不能过度改造,那样就会失去真实性,只要在合理的范围里改造都是没问题的),在动品中,有时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表情来,使其内心情绪能够展现在外表。就像这幅画上表现的那样,神雕的锐利眼神和赤龙被擒的那一瞬间的恐惧神色,都表现的非常生动,这也是作品中最出色和作者最得意之处,这个表现也很有戏剧性。其实什么是“写意”?它的其中一层含义就是写其生动之意,可不是近代以来的为了简略而简略的所谓“大写意”。何为生动?大白话就是画活了,能把自然界中的动品植类也能描写出如人一样的情感。有些东西表现的生动不生动,可不是由表面工细或者粗简的表现形式决定的,它是靠表现“准确”来实现的。不同的事物,质感不同、物性不同、状态不同,要把这些“不同”准确合理的表现出来,是需要有一定水平的。不但要笔墨功夫好,还要心性境界高。过去佛教中讲六道轮回,不管是人、动物、植物等,真正的生命是元神,而不是表面物质身体!如果人的元神不在了,表面的身体就是行尸走肉。其实中国传统绘画一直讲究内涵、内在,就是指的这个。所谓传神就是能把一个生命的内在本质画出来,不管他是什么生命形态。能准确的画到事物的内在才是高明的,否则就只是会做标本的画工了。虽然表面画得很像,可是总是让人觉得不像,而且还容易流于技法表现的程式化中。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宋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