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外媒:外星人真的入侵时 地球会如何应对?

2017年06月18日 18:44  PDF版 分享到微信

赞新闻编译。防护措施不够

不论幽浮是否为外星入侵者,除了戴上钢盔准备应对,我们该怎么做才能保护自己?

联合国外事务室(UNOOSA)、和平利用外太空委员会(CUPUOS)还没准备好应付这种可能性。

联合国外太空事务办公室的负责人Simonetta Di Pippo告诉我们:

“联合国外太空事务办公室、和平利用外太空委员会的会员国,想过许多太空科学和太空探险,在这些领域中,谈的全是关于天体生物学的议题。不过会员国并无指示外太空事务办公室思考先进、有高等智慧问题。”

人工智慧的威胁

Michael Michaud是一位作者,著有“联系外星文明:我们对遇见外星人的和恐惧”(2007年,Contact with Alien Civilizations: Our Hopes and Fears about Encountering Extraterrestrials),他说我们不用担心,因为就如同他书中的评论:“主张有幽浮的人,尚未证明他们的论点,也就是某些幽浮是异世界的访客。我也说过,在地球上踏出太空船的外星人,不太可能是类人生物。”

他接着猜测:“外星人何必展开这种长途旅行?如果他们有能力参与星际大战,他们不会需要地球的领土或资源。”

Michael认为,“更有可能发生的剧情是:一架无人驾驶的星际探测器里,配有人工智慧。智慧型机器不需要用到载生物去极远处的大型太空船,而且它们也很有耐心。”

世界大战中的隐形防御力

Robert Sheaffer说:“假设他们真的来到地球,可能是因为他们相信他们能住在地球上,前提是他们要能除掉我们。当作家威尔斯(H.G. Wells)使他笔下的火星入侵者被地球微生物杀死时,他发现了重大线索。我们的身体不只由‘我们自己’组成,还包含整群独特的有机体:包括在我们内脏中的细菌、我们皮肤上的微生物和螨虫等等。”

Sheaffer补充说明:“在有着不同寄生虫、不同食物的外星生物界中,我们的身体能存活,这是很令人怀疑的事。同样的也适用于造访地球的任何外星生物身上。”

Sprague同意此说法:“我们还没开始瞭解他们的基因构造,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有任何先进知识,甚至不晓得他们有无情绪、能否产生共鸣、有无伦理或道德。”

赌注

罗宾逊(Malcolm Robinson)是奇异现象调查组织(SPI)的创办人,他说人类文明间的接触情况有令人不安的先例:

“我们学到,当任何科技较先进的牵扯到科技较落后的种族时,落后的种族通常会处于下风(如同地球的历史所展示的事实一样)。我们只能期望,当那天来临时,当另一个科技较先进的种族遇见人类时,不会造成灾难,或我们的损失。”

上述的情形,是使我们做这些事的好理由:不试图在我们的星系中,传送信号给外星文明。从1962年以来,地球已发送无线电讯号到天上,但外星人真的已经急行而来了吗?

Michael Michaud说我们不必担心:“那些讯号大多太微弱,无法传到最近的恒星。就像德瑞克(Frank Drake)所说的,其实我们变得更难被侦测到了,因为我们用无线电科技的方式改变了。1974年,他从阿雷西波天文台(Arecibo)发送强大的一次性讯息,是瞄准远方的星团,而不是邻近的恒星。”

联合战线

Philip Mantle是飞碟出版社(FLYING DISK PRESS)资深幽浮研究者、作者、出版者,他不认为幽浮是外星产物,他反而说,如果外星人入侵,我们将会处理此状况,而且“人类会希望能团结为同一阵营,以便应对外星人的入侵。”

Sprague同样的乐观:“我相信世上的许多派系会联合起来…而其他的派系会分裂。科学和宗教的力量会在一夜之间被削弱,但仍会留存。”

“我们的希望是:藉由寻找某些来与这种先进文明沟通,进而使我们自身的科学和核心信仰获益和拓展。”

要是我们不知道外星人已入侵了,怎么办?

神经心理学家Gabriel G. De la Torre是加迪斯大学(University of Cádiz)的教授,他认为外星人有可能造访地球,但他说:

我不确定我们会完全意识到这个情况。在这个议题中,主要的问题是:这件事被过分简单化了。

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认为我们会是宇宙中的大麻烦。很可能我们会被外星人研究,而不是被摧毁。

外星人的祕密行动是可能的入侵方式,不过我无法想像他们对地球人会有对等的协议…我不认为我们能瞭解他们的策略。

说到他们是否会祕密操纵人类,Gabriel说:

我想这种情况真的发生时,连人类也不会注意到…

如果他们的意识与另一个心智的意识状态相合,他们能以微妙的方法操纵我们的信念系统和意识,直到发现更符合自然法则的方法,便于沟通过程中的双方使用。这可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甚至是在无线电讯息的入侵方式中,这也可能发生。我不相信他们会像我们所做的一样,交换密码、号码和图片。这些讯息,如果它们在任何时刻出现,将会是一个深植人心的讯息,它们会直接传送到我们的意识中。

我们该高兴的理由

如果有任何外星人联系罗宾逊,希望那会是正面的事:

它将会是有启发性、很美妙的事,也许不只能改变我们的科技,还能改变机器和我们看待宇宙中的自己的方式。身为研究幽浮之谜的研究者,我很期待那天来临,我希望那会在我有生之年发生。

因此,有了细菌、人类的团结合作,也许再加上一点谦卑,外星人可能入侵的事,就不会在我们心中引发恐惧。它可能会成为重大发展背后的一股驱动力。

但我们终究不知道实际的情况会是如何。

來源: UNILAD

来源:赞新闻编译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