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世卫先遣队抵京出现大怪事 秘书长一语反证中国大难 被中共屡批 蓬佩奥又对了

2020年02月11日 16:28 PDF版 分享转发

武汉疫情席卷,但代表团抵达北京出现大怪事。世卫长最新一语惊人。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他的话反而印证中国疫情深不可测,是个无底洞。外交部屡屡斥责是小人,港媒评论说,武汉疫情证明这个「小人」的话,所言不虚。蓬佩奥最新演讲披露,中共已经渗透美国社会的各个层面。

最急需的是一流的流行病学家和病毒学家

美国公共卫生专家表示,目前中国最急需的是一流的流行病学家和病毒学家,以便尽快查明感染源,并有效遏制疫情蔓延。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认为,中国武汉疫情目前急需如口罩、防护衣等大量医疗物资,还有国际社会所能提供的专业医务人员,黄严忠强调:”其中的当务之急,是需要世界一流的流行病学家和病毒学家,能够帮助查明感染源。”

黄严忠表示,世卫组织派出的先遣队并非无所作为,先遣队可对疫情进行评估,对疫情爆发的背景进行调查,对防疫措施的有效性进行评估,为中国提供一些宏观政策性建议。

此前,美国卫生部已经向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推荐了13名美国专家,希望加入世卫组织团队赴中国调查疫情。目前北京还没有为这个团队开绿灯。

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2月9日宣布,由世卫组织领导的一支国际专家先遣队已启程前往北京,协助调查中国的新冠状病毒疫情。

世卫代表团抵达北京但大部分不是专家

美国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研究员盛宗梅对美国之音表示,根据她所掌握的信息,此次世卫组织派出的先遣队中,并不包括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或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的专家。

盛宗梅援引一位了解内情、没有透露姓名的流行病学家的话说:“这个先遣队是由世卫组织日内瓦总部的人员组成。他们大部分并不是相关领域的医学专家,他们此次去北京的目的主要是寻求如何与中共当局合作的方法;他们将会就中共对疫情的反应、行动的及时性,以及相关的公共卫生战略,展开调查研究。”

中共好朋友世卫谭德塞,因一直抵制宣布武汉肺炎是突发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置各国人民于不顾,引发排山倒海的愤怒。

世卫秘书长:中国以外确诊数恐为「冰山一角」

谭德赛当时表示,在疫情面前,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展现出中国速度、中国规模、中国效率,我们对此表示高度赞赏。这是中国制度的优势,有关经验值得其他国家借鉴。

谭德赛还对大加赞扬。他说:“我对他所拥有的知识感到震惊。他自己就是这样生活的。这是很好的领导力。”

1月底开始的呼吁谭德赛辞职的联署飞速增加,今天已经超过36万人。

综合外媒报导,中国武汉肺炎疫情持续延烧,中国民众逐渐恢复开工,各国专家都表示担忧。然而世卫组织秘书长谭德塞10日警告,中国以外的全球确诊数目前恐怕只是「冰山一角」,可能会星火燎原。和他对中共的肯定大相径庭。

中共外交部屡屡斥责蓬佩奥是「偏见小人」,港媒评论,但目前的武汉大疫,分明印证了这个「小人」的话。

港媒:中共邪恶势力威胁全球

上月,美国国务院宣布辖下国际组织事务局将策划抗衡「联合国内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邪恶影响力」;其后,国务卿蓬佩奥也在记者会上说:「中共是对这个时代的最大威胁。」

苹果日报专栏古德明的评论文章说,中共致力粉饰太平,至今还隐瞒疫情,最初更反复申言病毒「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否则疫病怎会袭人于无备,大肆传播。溃穴然后补堤,未免太迟。除了愚民欺世,中共对治下贱民生死,更是漠不关心。

文章还举例说,《新京报》二月二日刊出的一张新闻照片,可以说明一切:照片中,几名共干戴着最安全的N95防疫口罩,向列队欢迎的医生抱拳,而那些医生所戴却是不安全的外科口罩。医生守在抗疫前线,待遇尚且如此;一般贱民会怎样。

被中共每每针对攻击的蓬佩奥最近表示,

中共已经渗透美国社会的各个层面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上周末在华盛顿举行的“全美州长协会”的会议上发表演说时提醒台下的各州州长,中共已经对美国社会的各个层面进行了渗透,而且巨细靡遗地给全美五十名州长“打分”。

蓬佩奥是说:“去年,中国政府支持的智库在北京发表一份报告。评估美国五十位州长对中国的态度。中国将你们每个人都进行评比,标记为“友好”,“强硬”或“模棱两可”。此外,蓬佩奥还警告说,中共政府在看着你们。

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基本上跟中共对台渗透工作很类似,但对台湾政治人物“打分数”更细、更广。美国可能到州长层级,台湾连我们不清楚的政治人物都有评分系统。打分数的方式有情报搜集、或透过解放军、统战部、国台办接触,其实就是传统做“策反”工作的模式。

沈伯洋说:现在对美国州长们最主要(打分数)的标准是对中国的态度。但从以前台湾的经验看来,连你老婆喜欢什么牌子的包包都会掌握。

沈伯洋还表示:应该说中共的“打分数”用意主要是做收买工作的,且针对不只是情报人员,而是地方官员、学术机构、高中小学等。在收买之前,他们要知道谁比较能被收买、谁不能被收买。

来源:阿波罗网马晏综合报道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Follow Us 责任编辑:刘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