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隋牧青律师:美丽苏州的人权灾难——苏州大抓捕之会见徐文石通报

2017年08月13日 22:26  PDF版 分享到微信

徐文石,人称老徐,六十五岁,常熟人,知名维权人士。

多年前因遭公权掠夺,老徐与其它众多职工同事一道失去就职的常熟开关厂股权,自此起而抗争,持续参与各种活动,经常发帖和接受采访,揭露、抨击不法公权。曾围观范木根反强拆正当防卫案、江西乐平冤案等,709事件的被捕律师及公民,声援无锡维权人士沈爱斌等。2016.9第一波苏州发生后,老徐积极参与声援、救援,联系、接待人权律师并接受外媒采访,披露苏州大抓捕真相,引苏州痛恨,遂遭致报复,于2017.3被苏州市相城区“跨境”抓捕,以寻衅滋事罪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即“强迫失踪”)。约一个多月后,徐太温玉霞遭株连被抓捕,至今下落不明。

之前因代理苏州大抓捕受难者王明贤和顾晓峰案,我与老徐数次见面交流。老徐是一位言谈诚恳、不喜高调、做事踏实之人,热心为受难同仁奔走呼吁,无暇顾及自身安危。为此我曾私下提醒他注意安全,虽然老徐答应会注意,然最终仍未幸免劫难。

老徐被抓捕后,我受托数次前往苏州相城区公安分局,要求警方告知老徐的羁押地点并要求会见,均遭相城区警方非法拒绝。

日前,老徐之子收到老徐的逮捕通知书:老徐以寻衅滋事罪被正式逮捕,关押于苏州市第二看守所。这样,
老徐成为苏州大抓捕以来继戈觉平、邢介忠、吴其和以来的第四位被正式逮捕者。

昨天(2017.8.11)早上八点,我从上海乘车赶赴苏州市第二看守所,正值所方工作人员早餐时间,于是我和食堂员工商量,平生第一次享用了价廉质优的机关早餐。

所方九点钟开始办理律师会见,我办好会见手续后出现了一个意外插曲:我背着沉重行囊上楼,刚进入会见室,楼下所警呼叫我下楼,说我丢了东西。可能是受骗多的缘故,我立刻怀疑所方是因为疏忽为我办理了会见手续,如今在弥补疏忽,所以骗我下楼,再找借口拒绝我会见。

我的怀疑是有经验根据的。记得2013年六月我和几位律师去会见赤壁五君子,第一天顺利会见了袁奉初和黄文勋,第二天会见袁小华和陈剑雄却遭非法拒绝。问为何两日会见待遇迥然不同,赤壁国保回答是因为看守所疏忽失职,才使我们前一日的会见侥幸成功。

我拖延时间拒绝下楼,楼下所警继续呼叫。无奈只好背着行囊下楼,才知道确实丢了东西:钱包。

可能因为早上起床太早,致睡眠严重不足,我在办理会见掏手续时,竟然把装有三千元现金的钱包一并掏出且浑然不觉。

感谢了一众所警后,我再背包上楼,已汗流浃背。

约九点半,见到了老徐。

让我惊讶的是,老徐走进会见室后,对我视而不见,只木然地自报名字。很显然,老徐并未认出我。直到我大声询问,老徐才如梦方醒,隔着铁栏与我握手笑言:没想到隋律你来了!

面前的老徐,形容枯槁、目光迟滞,明显比被捕前憔悴瘦弱许多,连记忆和反应能力都差了很多,令人心痛!

我递烟给老徐,一向嗜烟如命的老徐竟摆手谢绝,告诉我他已戒烟。可以想见,对抽烟几十年的老徐来说,拒绝香烟诱惑需要多么坚强的意志和决心!不知老徐的神情迟滞,是否与戒烟有关。

老徐简要介绍了他五个多月的监居状况:

1.至今不知监居场所是何处,感觉像是一间旅店,房间有二十几平米,放一张床和审讯桌椅。2.每天有十二个貌似辅警者轮流看管,无任何自由,有各种约束规矩。3.监居期间无酷刑,审讯频率非常高,估计过百次。入看守所八天,已提审两次。4.警方对其监居期间表现非常不满,认为其态度不佳,思想认识不到位。5.五个多月的监居生活,基本上每餐都是馒头加一点蔬菜,这令吃了一辈子米饭的老徐苦不堪言,食难下咽,身体消瘦了八公斤。之前获释的常熟顾义民监居期间,就曾有吃一个多月馒头的经历,大概这是苏州警方针对苏州人不惯面食,而特别推出的“文明”惩罚方式。6.身体健康严重恶化:心脏早搏、牙龈出血等症状已持续两月余。虽无酷刑,毕竟年已六十五岁,高频率的审讯,令人身心俱疲。7.警方讯问内容皆为老徐公开的发帖、声援、围观、送饭、接受外媒采访等批评公权滥用的维权言行。8.已入看守所八天,如今每日均可食米饭,终于可以吃饱。8.警方甚为关注老徐与戈觉平、唐吉田律师及我本人的交往情形。

我告知了徐太温玉霞被株连抓捕的消息,老徐听了似有些吃惊,之前他对此一无所知。我们推测警方抓捕徐太的理由是她的帐户曾代接收过一万余元人民币的境外捐助。我告诉老徐,徐太代接受捐助并无违法。

会见持续约一小时,被所方突然无理终止,应系有关部门预先部署,非法限定律师会见的时长。

我质问终止会见的理由,所警不答,只顾强行带走老徐。我正欲抗议交涉,老徐平静地向我摆手,示意作罢,嘱我代他感谢外面朋友的关心、关注,他会平静面对加诸其身的报复和不公。

也许是见闻了太多因言获罪和公权迫害行为,对于老徐夫妇的遭遇,我已惯于平静看待,并无太多悲愤之情,唯忧虑萦绕于心——老徐夫妇这个年纪和身体状况,到底能忍受炼狱多久?苏州地区的三波大抓捕,虽已形成强烈的恐怖效应,苏州当局仍在乘胜追打——正式逮捕四人。可以想见,下一步苏州当局难免会重判四人,以收杀鸡儆猴之功效。

前现代的皇权专制社会,一直保有怜恤老弱妇孺的传统,对老弱妇孺下手,也会有所顾忌,毕竟专制尚不能湮灭人性。可到了现代的特色中国,镇压不驯服者,似早已不再顾忌任何底线。人性,已成稀缺。

据说苏州是一个人文底蕴丰厚的历史名城,但遗憾的是,在我与苏州公权机构多次打交道过程中,甚少感受到人文气息。

如今的苏州,更是一个美丽且繁华富庶之地。但我很想知道:美丽繁华的背后,到底堆积了多少罪恶和人权呢?

,2017.8.12于沪赣高铁  
来源:维权网, 文章取自网络,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