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王井平:我哥王喻平被停止会见4个月的情况通报

2017年10月13日 0:19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今天(2017年10月12日)上午去会见我哥王喻平,拿了会见单却被通知会见,狱正科科长熊成刚给的说法是:家属在境外媒体上发表王喻平在的状况,造成了不良影响。他说能不能会见要请示一下张监狱长,张监狱长开会去了。我要看那篇文章,等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只好给我哥存了1000元。

 

自从说他5月份‘袭警’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了
,真让人担心,不知他身体怎样,他在监狱后,老说身体痛,怕冷。 感谢大家的关注与帮助了!


附:刘正清:王喻平(网名:王一鸣)案情况通报(2016年4月2323日

王喻平因从事民主活动于2012年11月8日被中共安全部越境到泰国绑架回国(他们未出示任何证件和宣布任何理由),第二天国安部在北京机场将王喻平交给公安部门的国保,由国保接着押送回武汉,旋即秘密关押于省天门,后又秘密转至荆州市荆州区看守所,期间长达2年又2个月既不通知家属也不让王喻平自己请律师,一审开庭时王喻平指名道姓要唐荆陵的律师(即我)担任他的律师,但以湖北省荆州市律师协会查不到有“唐荆陵律师”的名义剥夺王喻平自己聘请其信得过的律师。然后为其指定荆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副主任吴春红律师为其辩护(纯系配合当局走过场)——王喻平对此非常气愤!

     

由于牢头狱霸的殴打、折磨加上非人的饮食状况,王喻平身体迅速恶化:多次站立不稳跌到不起,睡觉无力翻身,上厕所都要由两个人搀扶,此外还遭到天门看守所所长梁映竹等四人的围殴和践踏——受门板镣酷刑长达十天之久,身体部分部位腐烂,在此情况下,荆州国保经请示才被迫将王喻平转押于荆州市荆州区看守所(2013年7月9日)。在天门看守所期间,为了反抗迫害,王喻平先后进行六次抗争(时间2—4天不等)。

     

2013年7月29日王喻平在荆州看守所19号监室遭到牢头刘本林(死刑毒犯)等五人围殴。由于干警对投诉不予理睬,王喻平遂绝食二天,就在王喻平结束绝食抗争的时候(2013年8月1日)竟然收到了荆州市中级人民送来的署期为2013年5月15日的起诉书,至此整整关押了2年又2个月。

      

2014年12月30日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为王喻平指定荆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副主任吴春红律师为其辩护走过场。

     

当局给王喻平定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由于王喻平是在境外绑架回来的,再加之王喻平在国内也没有一定的知名度,故王喻平被抓后,外界不知道,关注度不高。

     

一审(湖北省荆州市中级法院)于2015年1月8日判处“王喻平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二审(湖北省高院)于2015年5月19日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稍后,王喻平被送往湖北省江北监狱。江北监狱对其强制集训二个月,因在集训期间仍宣传民主,而被关禁闭数周。期间,王喻平仍然申诉,并亲笔写了委托书要我继续代理其申诉。为此事我曾到江北监狱,在监狱方的严密监控下,我会见了王喻平约半小时。2015年12月30日江北监狱狱政科徐大伟通过邮局快递将王喻平的申诉书和授权委托书寄给我。我于2016年1月7日分别将其申诉书寄给最高院(刑事)审判监督庭和原二审法院(湖北高院)刑庭。然而,时至今日该二级法院仍无任何回复。

     

2016年3月4日王喻平从江北监狱转到湖北省洪山监狱服刑。2016年4月21日下午我在其弟的陪同下,到洪山监狱狱政科要求会见王喻平,狱政科的负责人称:“因王喻平上星期开大会时闹事、违纪,现正处在隔离期间,故律师不能会见他。”,我问何谓“隔离”,该负责人支吾其词不作正面回答。                 

                

刘正清律师

2016-4-23

来源:维权网, 文章取自网络,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