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語言偏好: 簡體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訂閱禁聞

周晴晴:被妖魔化的美國和中美關係

2017年01月07日 4:48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昨天和一位多日不見朋友聊天,這位朋友先是痛斥社會黑暗現狀,怒罵貪污不可救藥,然後突然話鋒一轉說,最近唯一讓他感到自豪的事情是中國終於有了航母,可以不受美國的欺負了,然後又痛斥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妄圖稱霸世界,為了石油侵略伊拉克等等。我有些吃驚,要不是面對面和他講話,在網上我一定會把這位朋友當成五毛。當我告訴了他下面這段美國進口石油的真實情況後,這位朋友只剩下吃驚茫然的表情。

美國是世界上消耗石油最多的國家,也是進口石油最多的國家,以前一直以為中東是主要來源地、是最大供應國。事實上美國第一大石油供應國是加拿大,輸入石油是沙特2.7倍;第二是墨西哥,沙特第三。中東只佔美國石油進口的17%。美國和加拿大有兩千多公里沒有軍隊防守的邊境線。與這麼一個“利欲熏心,霸道蠻橫”的國家為鄰,加拿大人居然不害怕。加拿大是美國最大的石油供應國。美國人把軍隊開進來,插上油管子直接把油抽回家,可比打伊拉克省事多了。

在網上和五毛們說話很生氣,他們永遠思維混亂焦點模糊。你說美國民主好,他說美國借錢多;你說美國人收養了大量中國孤兒,他說美國人殺害了伊拉克平民;你說美國今天人人平等,他說美國昨天還有黑奴……

經過我和朋友的這次交流之後,我意識到過去我一直以為網上的五毛們都是裝傻,現在我意識到可能這些五毛們是真不明白,很有可能是我錯怪了他們,那麼我就和五毛們談談心,談談他們深惡痛絕的美國吧。

美國第5任總統門羅提出了被後人稱為美國外交政策“頂石”的“門羅主義”。其核心思想是:反對列強殖民美洲,支持拉美國家獨立,美國不干涉歐洲事務等。門羅時代是強權時代,強國擴張主要靠殖民。門羅主義客觀上終結了美洲殖民時代。很難想像,沒有美國對殖民者的強硬立場,拉美國家能獲得獨立。

美國不打古巴,是美國對外政策基本原則的體現,也就是維護主權國家領土完整,維護世界和平。美國近代所有戰爭都不是為了領土和利益,而是為了正義。美國的出兵理由無非三個:1、有人入侵了別的國家,破壞了世界秩序。2、發生了人道主義災難,必須干預。3、直接對美國本土安全構成了威脅。

1994年盧安達爆發80萬人被殺的部族仇殺。美國因未及時干涉受到非洲各國唾罵:“難道幾百名美軍士兵的生命比幾十萬黑人生命更重要?”結果柯林頓總統親赴盧安達道歉和贖罪。人不是美國殺的,美國不干涉他國內政何罪之有?你有能力阻止犯罪卻不阻止,就是一種犯罪。這樣的高標準只有美國接受。

在清朝,美國第一個向清政府施壓,要求中國實行信仰自由,並向中國派遣大量傳教士,花費大量人力及資金建立了眾多的學校。人家派軍隊他派傳教士,人家掙錢他投錢。這些學校包括:燕京、聖約翰大學、齊魯大學、金陵大學、東吳大學、滬江大學、華西協和大學,嶺南大學等,共13所。

李鴻章在向朝鮮王妃閔妃傳授外交經驗時說:“要多依靠美國,美國這個國家與其他洋人國家不同,講道理,重信義”。李鴻章的老師曾國藩說:“米人秉性醇厚,與中國常思效順之心”。

庚子賠款中,清政府向西方八國共賠款白銀4億5千萬兩,美國應得到其中的3千多萬兩。後美國國會審核發現賠多了,決定將其中一半退還給中國。兩國政府商定利用庚款設立清華留美預備學校。並自退款的第一年起,每年至少應派留美100人。直到退款用完為止。胡適、梅怡琦、趙元任、竺可楨都是庚款留學生。

美國誠實地退還了多拿的庚子賠款,並在中國建了清華大學、山西大學、協和醫院及協和醫學院。而英法日等國卻把庚子賠款拿回本國作資金積累,去發展自己的經濟了。美國認為多拿的肯定不是他一家,於是美國便向英法日施加壓力,要求他們跟著退還。最後,那些國家不情願地陸續歸還或免除了一部分賠款。

“一戰”後,在被認為是強國重新瓜分殖民地的《凡爾賽公約》里,幾乎所有列強都牽涉其中,但我們沒有看到美國瓜分了誰。相反,美國主導了關於中國問題的《九國公約》,提出了對中國的“門戶開放”政策。條約第一條是:尊重中國之主權與獨立暨領土與行政之完整。

二戰初期,為保住在華實力,避免與美國正面對抗。曾提出一個強國瓜分世界計劃,把全世界分為大東亞圈、歐洲圈、美洲圈和蘇聯圈。其中,大東亞圈自然是日本的,美洲圈則是美國的,在此基礎上,日本還提出可以與美國平分太平洋霸權,保證美國的在華利益。美國斷然拒絕,要求日本停止對華侵略!日本侵華後,美國對日本予以經濟制裁,禁止廢鐵、航空油等向日本出口,並增加對華貸款和援助額度,連續三次提供當時金額5千萬、一億、兩億美元的貸款。後又對日本全面禁運石油鋼鐵等戰爭物資,使日本戰爭機器無法運轉。美國堅持日本必須從中國撤軍,放棄甲午戰爭以來日本所掠奪的所有權益。

珍珠港事件前夕,天皇的御前會議上,日本軍閥判斷,在侵華戰爭陷入沼澤、戰爭物資補給被美國人卡斷、與美國和解又毫無希望的情況下,維持現狀就如同坐以待斃。於是決定發動針對美國的戰爭。如果美國為了利益,只要保持不干涉,或者只是口頭上表示一下遺憾,勸大家克制。日本就不會去冒險打美國。

日本第一任情報局長岡崎久彥說:“無論是德國還是日本都誤判了形勢,他們不了解美國這個國家。美國對戰爭從來不依據利害權衡和得失盤算,美國人打仗,從來都是依據道德和國民的好惡。”基辛格說:“美國認為實力外交不道德。美國的國際關係秩序標準是:民主主義、集團的安全保障、民族自決”。

1941年,陳納德在羅斯福政府的暗中支持下,招募美軍飛行員和機械師成立了美國志願援華航空隊——“飛虎隊”,他們雄赳赳,氣昂昂,來到中國“抗日援中”。在31次空戰中,以5至20架可用的戰鬥機共擊毀敵機217架,自己僅損失了14架。5名飛行員犧牲,1名被俘。中國人民將永遠記住這群勇敢的美國小夥子。

再來看看如今給五毛們發薪水的老闆當年是怎樣評價美國的吧:

《新華日報》1943年7月4日社論《民主頌》是這麼評價美國的:“從年幼的時候起,我們就覺得美國是個特別可親的國家。我們相信,這該不單因為她沒有強佔過中國的土地,她也沒對中國發動過侵略性的戰爭;更基本地說,中國人對美國的好感,是發源於從美國國民性中發散出來的民主的風度,博大的心懷。”

“每年這一天,世界上每個善良而誠實的人都會感到喜悅和光榮;自從世界上誕生了這個新的國家之後,民主和科學才在自由的新世界裡種下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從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裡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難的人感到溫暖,覺得世界還有希望。”——摘錄自《新華日報》1943年7月4日社論。

“在中國,每個小學生都知道華盛頓的誠實,每個中學生都知道的公正與怛惻,傑弗遜的博大與真誠。這些光輝的名字,在我們國土上已經是一切美德的象徵。……是他們,在我們沒有民主傳統的精神領域裡,築起了在今天使我們可以有效地抗拒了法西斯思想的長城。”——摘錄自《新華日報》1943年7月4日社論。

“我們共產黨人現在所進行的工作,乃是華盛頓、傑佛遜、林肯等早已在美國進行過了的工作,它一定會得到而且已經得到民主的美國的同情。美國正在用大力援助中國的抗日戰爭與民主運動,這是我們所感激的。在慶祝美國國慶的今天,我們相信,我們的奮鬥只能得到一個結果——勝利。”——摘錄自《新華日報》1943年7月4日社論。

“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這些社會主義的偉大思想家和行動家,對於美國的戰鬥民主主義及其在世界史上的進步作用,從來都是給予高度的評價的。美國的戰鬥民主主義有其光榮的歷史傳統。……列寧說,這是歷史上“最偉大的、真正解放和真正革命的戰爭”之一。——摘自《新華日報》1944年7月4日社論。

五毛朋友們,感到驚奇吧,你們相信這是你們老闆當年說過的話嗎?

中國是美國最大債主。於是五毛朋友們認為,要沒有中國借錢給美國,它早完蛋了。既然美國處處和我們作對,我們為什麼不把錢拿來建希望小學,改善人民生活,而非要借給它呢?這不敵我不分嗎?另外,就算你要借錢給人,也得找一個信用好的國家呀。難道全世界那麼多國家,你們認為美國信用最好?所以五毛朋友需要詳細地了解美國。

拆遷是權貴對城市核心資源的掠奪。以舊城改造為名,把貧窮者趕出城市。以財富和權力重新劃定城市的界限——有錢人住城內,窮人住城外。這是對公平正義赤裸裸的踐踏。城市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每一個人都有在此生活和謀生的權利。

在美國很多大城市現代化的商務中心區或中央商業區CBD旁邊,都有一個髒亂差的舊城(Downtown)。由於生活便利,在那寸土寸金的地方窮人越聚越多。於是,逼得富人們開始紛紛搬走,到郊區去享受綠色田野了。這就是平等的權利,沒有人用金錢和權力把窮人趕走。

洛杉磯的710高速公路,由於當地“帕薩地那”居民的強烈反對,隔幾年聽證一次都不能通過,50年都是1條斷頭路。當地人怕公路經過影響地產價值,所以市議會一直不同意。修公路有利於公共利益;不讓建有利於居民私人利益。在尊重私有財產的理念下,私人利益並沒有因為公共利益而被侵犯。

美國康州新倫敦市因開發計劃,需徵用居民凱倫住宅,她就是不搬。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政府勝訴!但政府並沒有開著推土機把她家碾為平地,而是把屋子整個搬到了市中心,還給了一大筆賠償。此官司打了五年。期間,阻礙拆遷的凱倫安然生活,沒被停電停水和騷擾。相反開發商因拖不起時間,只好取消開發計劃。

美國也有國企,他們專干老百姓不願干,又無利可圖,但又必須有人乾的事。把盈利的國企甩給老百姓,把不盈利的國企當包袱背起來,這是所有民選政府的社會責任。我們的國企正相反,只要不盈利的,不管該不該做,通通當包袱甩掉。只要盈利的,不管該不該做,統統搶過來不許別人做。這樣的國企還不如沒有。

在美國,誰都可以辦電視台,但政府不可以。在美國,什麼報紙雜誌你都能找到,就是找不到“黨報黨刊”。在美國,什麼人都可以找“小三”,但是政府官員不能找。在美國,誰的收入都可以保密,但是政府官員的收入必須公開。在美國,人民可以自由地生活、呼吸、表達不滿。在美國,只有政府沒有自由,被關在籠子里。

美國媒體也講政治的正確。不能罵黑人和一切少數民族,不能拿宗教開玩笑,不能拿婦女開玩笑,不能拿殘疾人開玩笑,甚至都不能拿胖子開玩笑。總之,你罵所有的人,罵所有的民間團體都是有危險的。但是,只有罵總統是安全的,罵政府是不會惹來麻煩的。所以美國脫口秀經常拿總統和政府開涮。

在央視大肆狠批微博造謠的時候,美國幾乎從來不闢謠。甚至對911是美國人自己派飛機撞的,這樣惡毒的謠言也從不澄清,更不會去批判和禁止它。相反還允許它自由傳播。當然,造謠者也從不擔心自己會被抓。其實謠言對於有真相的地方,根本就沒有危害。只有沒有真相的地方才害怕謠言。

常識使我們知道:說別人自私的人,往往是自己自私。說別的國家都為了利益的國家,往往是自己只為利益。說世界上沒好人的人,往往是自己不是好人。說世界上沒有正義的國家,往往是自己不講正義。

一位網友在微博上說了這樣一件事情:在從美國回來的飛機上,我遇到一對美國夫婦,他們是來中國收養孩子的。我說:“你們最好挑一下,因為很多孩子是有缺陷的。”他們說:我們就是要收養有缺陷的孩子。因為正常孩子容易找到家,而他們不容易。”我不知道他們費力費錢那麼老遠來領一個傻孩子回去,難道也“別有用心”?捫心自問,我做不到。

有網友說,全世界都知道,美國打伊拉克不是為了石油,只有五毛不知道;全世界都知道,拉登是人類的敵人,只有五毛不知道;全世界都知道,權力只要不受制約一定導致腐敗,只有五毛不知道;全世界都知道,吃飯是為了活著,活著不是為了吃飯,只有五毛不知道;全世界都知道,共產主義已經成為歷史,只有五毛不知道。

五毛朋友,你們是真不知道嗎?

鳳凰衛視911十周年策劃採訪一大學生,視頻1分18秒,問:對911怎麼看?答:很高興,因為(美國)是霸權主義。2分20秒哥說:敢和美國挑戰的都是英雄。20分48秒哥說:我喜歡美國,馬上去留學了,學習採礦專業。問:對未來憧憬如何?答:能不回來就不回來吧!

這就是經過幾十年政府洗腦宣傳教育後國人的現實表現。很多國人一邊羨慕著美國,一邊嫉妒著美國;一邊罵著美國,一邊夢想移民美國;一邊說美國霸權主義,一邊夢想自己能稱霸世界。這就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症。本身既無法給人類帶來能夠幸福的價值觀,也沒有能力為世界貢獻先進的科學技術,一群70多歲的老人,領著一群盲目自大的屁民和憤青,靠意淫過活。

“三個代表”芮成鋼勇敢地質問嘲笑駱家輝“坐經濟艙是不是因為欠中國錢”。很多人對中國借錢給美國很不理解。其實不是借錢,是存款。我們把錢存在美國。為什麼要存在美國呢?因為那是我們能夠找到的信用最好,利息最高的銀行。我們害怕嗎?當然不怕,因為那家銀行從來沒有倒閉過。要真害怕早把錢取出來了。那為什麼還要指責人家呢?因為是需要。誰的需要?黨的需要。

我們的CCTV4可以在美國隨便看,我們的國家形象廣告可以在時代廣場隨便放,我們的孔子學院可以在美國隨便開,我們的五星紅旗可以在美國隨便飄,我們的紅歌可以在白宮隨便彈,我們的反美愛國遊行可以在美國隨便游,我們的《中國可以說不》可以在美國隨便說,我們的《中國不高興》可以在美國隨便印。

我們要防堵一大堆西方東西,西方價值觀、西方敵對勢力、西方霸權主義、西方文化侵略。我們的防火牆全世界最先進。但很奇怪,我們從來沒有聽說西方要抵制東方價值觀、東方敵對勢力、東方侵略。我們的CCTV4可以在美國落地,《建黨偉業》可以在美國公映。這說明一個真理:有自由的地方不用防火牆。

央視天天報導伊拉克有路邊炸彈爆炸,有美軍遇襲,可是央視永遠不會告訴中國人民:薩達姆統治時期的2002年伊拉克人口2400萬,人均GDP僅為625美元。薩達姆倒台後,伊拉克2008年人均GDP達2989美元,2010年人口3400萬,人均GDP達3758美元!

在美國,一次重大事故就能改變歷史:1911年3月25日的三角內衣公司火災。146名男女工人死亡,大多數是16到23歲的姑娘,最小的僅14歲。三角工廠事件不僅促使了美國對血汗工廠立法,後來更被寫進美國中學歷史課本,成為美國現代主流價值觀的一部分:生命的價值重於財富。

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把種族隔離時期的“白人專屬櫃檯”搬到展覽現場,讓國民牢記國家曾經的恥辱。它還展覽了當年對印地安人的戰爭,美國內戰,廣島和長崎的原子彈爆炸,越南、阿富汗、伊拉克等衝突。把歷史的真相告訴國民,讓他們去判斷是非。這是美國對待歷史的態度,它展現了國家的自信與坦誠。

美國的不是寫在紙面上騙人的原則。而是可以用來作為起訴和判決依據的。違反憲法的法律將被判無效,違反憲法的判決將被推翻,違反憲法的政府行為將被追究。寫在憲法上的權利,每一項都將通過最高法院的判例得到保障,它是國家對於人民的莊嚴承諾,它是用來真正保護人民,而不是欺騙世界的。

美國憲法共7條:第1條講國會怎樣建,用來幹嘛?第2條講總統是什麼,誰能當?第3條講法院幹嘛使?前三條確定三權分立。第4條講州與聯邦關係,不能以上欺下、以大欺小。第5條講憲法以後要改怎麼改。第6條講聯邦和州政府都要視它為最高法律,忠於它。第7條講四分之三州通過後生效。簡單七條,穩定美國兩百年。

美國兩黨也開代表大會,四年一次,在各城市輪流舉行。一般選擇室內體育館,由各州黨組織推舉代表,大家歡聚一堂,選舉黨的總統候選人。所有黨代會的費用全部由政黨自己籌集,國家不給一分錢。每次黨代會,場外示威活動是一大景觀,通常示威人數遠遠多於黨代表。可以說他們是不請自來的非正式代表。

美國的黨徽是驢子,共和黨的黨徽是大象。1870年美國漫畫家納斯特畫了一頭驢登在《哈潑斯周刊》上,以諷刺當時北部反對內戰的民主黨人笨得像頭驢。後來他又畫了一幅摔倒的大象,代表不滿共和黨總統格蘭特執政的選民,諷刺共和黨又大又笨。沒想到兩黨竟然就將驢和大象拿來作為本黨的代表動物了。

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可以隨便加入。只要你登記選民時勾一下就行。不要交黨費,黨也沒什麼決定要你服從,沒什麼紀律要你遵守(守法就行),沒什麼秘密要你保守(又不幹壞事),更沒什麼東西要你犧牲。當然你也不用對黨忠誠,可以隨便叛黨,也可以隨時回來。領導一個超級大國的政黨居然那麼不嚴肅。

美國是歷史上總統遭暗殺最多的國家,共有8位。他們是林肯、加菲爾德、麥金萊、肯尼迪、傑克遜、富蘭克林,杜魯門、福特、里根。其中前4位不幸身亡。但政府並未藉此搜繳武器,限制人民自由,大舉維穩。因為美國人知道,這是民主的必然代價。民主的目的主要不是用來保護領導人,而是用來保護老百姓。

1998年印尼排華,1200多華人慘遭屠殺,1000多婦女遭強暴。某負責任大國表示不干涉別國內政,並在國內封瑣所有相關消息。最後,在美國武力威脅下,印尼當局才收斂了迫害華人的獸行,事後印尼華人打出“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的條幅。

很多人為蘇聯解體唱輓歌。但殊不知,蘇聯70年的歷史就是一部對外侵略擴張(包括對中國),對內鎮壓異己的歷史。在冷戰期間,它是以專制對抗民主的邪惡中心。而我們卻把一個佔領我們大片國土的國家視為同志加兄弟。把一個不但從未侵佔過我們一寸土地,還幫助我們打贏抗戰的國家視為敵人。

如果你說中國不好,可能被視為西奴;如果你說美國好,就會被視為美狗;如果你說不想做中國人,想做美國人,你將是十惡不赦的漢奸。但如果你什麼都不說,只是悄悄把中國國籍變成美國國籍,你將會是一個成功人士;若你同時能獻身於主旋律文化,教導中國人怎樣才算愛國,你就是一個海外赤子了。

最讓人寒心的,不是貪污腐敗,不是強拆,不是高房價,不是股市,不是層出不窮的驚心罪案,而是你身邊的親朋好友們,見怪不怪的紛紛告訴你,這個國家就是這樣,你改變不了,習慣就行了。更可怕的是,等習慣以後,誰想要改變,他們還跟你急!

真正的母親不求孩子回報,更不會強迫孩子天天唱歌讚美她;真正的母親總是把好的東西省給孩子吃,而不是自己把好吃的全吃了,把殘羹剩飯給孩子;真正的母親為了保衛孩子可以獻出生命,而不是老讓孩子為自己去打架。真正的母親聽得進孩子的批評,不會孩子一罵她就把孩子關起來。真正的母親只有一個。

多少年來,他們一直把“西方國家”當做貶義詞灌輸給我們,他們告訴我們美帝是最壞的。但當我們長大後,卻發現他們的子女在西方國家,他們的存款在西方國家,甚至他們的退路都在西方國家……留在這裡的,只有從小以來被洗腦被欺騙得不成人樣的我們。這是多麼可悲的事!

或許有人會問,我們為何要妖魔化美國,還不是美國欺人太甚?!錯了,之所以要妖魔化美國,不是因為美國做了什麼,而是美國及美國制度存在的本身反襯了一些人的無恥,妖魔化美國只為了讓愚民們相信他們的主子才是偉光正。

來源:周晴晴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歡迎您發表評論:

手機分享和訪問:

禁聞網 二維碼

打開微信掃一掃[Scan QR Code],打開網頁後點擊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