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史 陈小雅 著

政治禁书版提供中国大陆政治禁书下载阅读分享,所有跟中国政治、经济、人权、民主自由、文革六四等相关的所有政治禁书下载阅读和分享。
  • Advertisement
本贴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如发现其它问题,请点帖子右上角的倒三角图标举报该帖。

八九民運史 陈小雅 著

帖子铁蹄下的夜莺 » 2012-05-18 16:14

八九民運史 陈小雅 著


为此书,作者失去了工作,谨此向作者致敬!

六四相关禁书:
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
趙紫陽就六四事件自辯書
六四记录片:天安门
封从德《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PDF)
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六四当晚CCTV新闻联播节目
六四民运志
六四电子系列相册 第一集,李旺阳
封從德: 六四日記 —— 廣場上的共和國
八九六四内部日记--陆超祺著
中国六四真相
六四天安门事件全过程《3小时纪录片》
八九年六四大屠城图片全览(更新版)
六四系列连环画--八九六四【上篇】
六四系列连环画--坦克人
风雨如晦十五年——“六四”惨案十五年纪实
六四事件概要(維基版)──背景、過程、影響與評價
六四系列连环画--八九六四【中篇】
六四系列连环画--八九六四【下篇】
六四系列连环画--李旺阳
六四系列连环画--六四参战将领
武文建《六四死难者英雄谱》(CHM+TXT)
六四流亡學生17人的回顧與反思
tiananmen六四事件
钟道:一个国内89六四“高自联”组织者的信仰见证
《清華學生日記》──凡人六四
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江東六四日記》──殷紅的六月89
清華教師六四回憶錄
歷歷在目驚心動魄的六四
六四屠城四十八小時實錄
《六四诗集》
六四前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发表讲话完整录像
六四天网创始人黄琦谈法轮功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
港支联 编:八九中国民运镇压迫害专辑
八九民運史 陈小雅 著
我的一九八九──一位學生黨支部書記的自述
《清華學子學運日記》──一位清華學子經歷、見聞的八九學運的日日夜夜    
附件下载( ATTACHMENTS DOWNLOAD )
八九民運史.rar
(1.96 MiB) 被下载 6169 次
附件下载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铁蹄下的夜莺
初级禁友
初级禁友
 
帖子: 137
注册: 2012-05-16 15:30
手头现金: 145.00

Re: 八九民運史 陈小雅 著

帖子要面包要自由 » 2012-06-16 7:08

世媒看中国:64恐惧症

“具体的数字最能说明问题”的说法,在当今中国大陆获得了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全新意义。

随着1989年中国当局调遣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杀入北京、镇压要求民主的和平示威者的所谓“64事件”23周年纪念日的到来,1989,64,23等数字在中国有上亿用户的新浪微博成为不能搜索的禁忌词。搜索者被告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不予显示。

*可悲可叹的数字、文字游戏*

“具体的数字最能说明问题”的说法可以用来生动地说明、显明、表示、显示、揭示执政当局的恐惧、胆怯或心虚,这无疑是当今世界独一无二、绝对富有中国特色的一个奇景,是当今中国对世界文明的一种贡献。

6月4日星期一到来之际,路透社记者黄瑞黎(Sui-Lee Wee)和白宾(Ben Blanchard)从北京发出报道,向世界各地的读者展示了这种中国奇景。这两位记者在报道中指出,除了64,23等让当局过敏的数字之外,中国的互联网管制当局还阻断了中国大陆用户对“蜡烛”、“烛光”的搜索。

23年前发生的事情,为什么让中国当局如此如此过敏、如此恐惧?鉴于中国政治的超级不透明,国际媒体记者们只能像黄瑞黎和白宾这样,给出一个大概的解释或猜测:

“对统治中国的共产党来说,1989年将北京天安门广场塞满、并扩散其他城市的示威抗议依然是一个禁忌话题,在政府准备很可能出现意外的领导班子交接的这个年头尤其如此。”

*6月4日,意味沉重的日子*

中国当局对1989年6月4日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及其意义讳莫如深,在中国国内竭尽全力封杀有关的议论、讨论、探讨。在64纪念日到来之际,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控制之下的中国主流新闻媒体整齐划一地奉命假装不知道或不在乎有关消息或民间议论。

与此同时,国际媒体则发出大量的报道和评论。日本《产经新闻》6月4日发表社论,题目是“天安门23周年 / 中国有‘超级大国’的资格吗?”《产经新闻》的社论可以说在国际媒体当中具有广泛的代表性。社论说:

“中国的6月4日是一个具有沉重意义的日子。

“1989年的今天,中国当局动用武力镇压要求民主的学生运动,导致发生许多死伤的天安门事件。23年来,中国政府连死难者数字也不公布,并且继续监视死难者家属,镇压民主活动家,由此令人质疑中国是否具有‘超级大国’的资格。

“死难者的母亲团体‘天安门母亲’120多人发表声明,要求查明事件真相,追究当事者责任。声明严厉批评胡锦涛政权‘白白放过放过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民主化的机会。’

“‘天安门母亲’团体当中也有一位因儿子死亡而绝望自杀的父亲。中共政权持续无视这种绝望,显示了共产党一党独裁的不变的本质。

“23年前,中国最高实权人物邓小平一边把天安门事件定性为学生导致的‘动乱’,一边发出改革开放的大号令,要中国全面转向市场经济。结果使中国如今成为全世界国内生产值第二大国。

“但是,在另外一方面,一党独裁制掌权者的亲朋敛聚财富,不公平和腐败蔓延,城市和农村差距扩大。在对外关系方面,中国以军力为背景露骨地推行扩大海洋权益的战略,...简直就是一个旁若无人的‘怪胎的大国。’”

“有病的大国”

“怪胎的大国”是《产经新闻》社论的说法。与此同时,中国的网民则把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与叙利亚、伊朗和朝鲜等在国际臭名昭著、受到孤立的三国相提并论,并且用这四国的英文名称首字母SICK(Syria, Iran, China, Korea)予以概括,称之为“有病四国。”

无论是受到孤立还是有病,中国当局在64镇压问题上显然在国际间确实上不了台面,令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羞于与其为伍。此次此刻,并非以热心宣传或推行民主而著称于当今世界的俄罗斯也要刻意表现出跟中国当局划清界限。

在6月4日到来之际,俄罗斯政府的国际广播电台“俄罗斯之声”法文版网站发表短讯,题目是:“中国禁止一切有关天安门屠杀的纪念活动。”“俄罗斯之声”的短讯,凸显出中国当局跟当今世界普世价值观之间的巨大鸿沟:

“在天安门屠杀23周年纪念日到来的前夕,中国地方当局对政治活动家实行逮捕或监视,以阻止北京中心地区出现纪念活动。美国在星期天敦促中国当局释放所有因参加1989年的抗议活动而被羁押的人。在1989年6月3日到4日夜间,有几百乃至几千人被打死。当时,中国共产党调遣坦克部队镇压北京中心地区延续七个星期的抗议。中国当局将抗议活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

*中国:超级羞涩?*

中国当局在1989年的所作所为,以及中国当局对1989年64事件的立场或态度,在全世界各国政府和领导人当中只是得到利比亚前独裁统治者卡扎菲的明确肯定和赞扬。

令全世界的观察家们感到好奇和好玩的是,连中国政府内部主张镇压的那些人,23年来也都毫无例外地抓住一切机会竭尽全力,拼命撇清跟镇压杀人的干系。

中共和中国政府领导人所展示的这种跟超级大国或准超级大国很不相配的超级羞涩,其最新的表现明确无误地显示在中国外交部的网站上。

在6月4日星期一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有外国记者提出了64镇压以及美国国务院有关64镇压的声明的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回答道:

“美国方面一直无视种种事实,年复一年地发出这类声明,对中国政府发出无端的指责,肆意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对这种做法表示强烈反对。”

然而,关心中国国家大事的中国人查阅中国外交部网站发表的“2012年6月4日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举行例行记者会”,却看不到任何有关的记录。中国公民要想了解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美国的谴责,只能去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之类的国际媒体的报道。

*中共急于让世人忘记*

在往年64纪念日到来之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经多次表示,当年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国当局采取“果断行动”进行镇压,给中国带来了稳定和经济大发展,历史发展证明中国当局当年采取的“果断行动”是正确的选择。

在今年的6月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在回答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有关提问的时候再度重复了中国政府的这种一贯说法:

“关于你提到的那场政治风波,中国的党和政府早已有了明确的结论。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重大的成就。事实说明,我们所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符合中国的国情,符合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也反映了全国人民的心声。”

对此,中国已故的杰出科学家方励之以科学家所特有的简洁明了的逻辑语言,指出了中国当权者的口是心非和胆怯心虚。方励之去年11月美国著名知识分子杂志《纽约书评》上发表文章说:

“即使是这种论点的鼓吹者也不太相信这套东西。假如邓小平的‘果断行动’真的是导致了经济增长,而中国人民也清楚这种因果关系,那么,人们就应当看到,中共的宣传部门会大力宣讲‘天安门镇压’。但是,中共做的事情正好相反。在过去的这些年里,中国官方形容当时的屠杀事件的说法不断缩水。一开始是说‘反革命暴乱’,然后是‘动乱’,再后来是‘风波’,最后是‘折腾’。中共领导人很明白,当时发生的事情是他们历史记录上的一个极端丑恶的污点,于是,他们急于让世人尽快忘记那些事情。”

1989,64,23等数字和“蜡烛”“烛光”在中国成为互联网社交媒体搜索禁忌词,显然是中国当局促成世人忘记那些事情的努力的一部分。来自中国的被世界媒体注意到的各种迹象显示,中国当局对这种努力的成效如何显然评价不高,信心不足。

*再一条有趣的数字新闻*

就在世界媒体抱着看热闹的态度观看中国当局的数字敏感症之际,中国再传出一条好玩的数字新闻。

美联社工商新闻记者伊莱恩·库尔腾巴赫6月4日从上海发出报道说,中国的股市数字因为显得像是跟1989年6月4日镇压要求民主的示威者事件23周年纪念日有关而受到互联网信息管制当局的封杀:

“星期一,上海股市综合指数下跌64.89点。这一令人匪夷所思的巧合显然让中国的共产党统治者不喜欢,因为它跟1989年6月4日北京市中心地区镇压抗议者的日期数字重合。于是,在中国活跃的微博世界,‘上海综合指数’也跟很多词一样被互联网管制当局屏蔽。”

截至北京时间星期一夜间10点半,用户在新浪微博搜索“上海综合指数,”依然会被告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上海综合指数’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中国古人长久以来就有所谓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说法。中国古人显然做梦也有想到,数字也会产生如此这般的引发恐惧的效应。

── 原载 美国之音
Monday, June 04, 2012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要面包要自由
初级禁友
初级禁友
 
帖子: 188
注册: 2012-05-04 7:44
手头现金: 170.00

Re: 八九民運史 陈小雅 著

帖子消灭斧头帮 » 2012-06-30 10:48

陳小雅《“八九─六四”研究文集》序

嚴家祺

  在全球範圍內,每一個世紀都有自己獨特的問題。在穆罕默德創立伊斯蘭教後,阿拉伯人在伊斯蘭教的旗幟下迅速擴張,公元八世紀,建立了橫跨歐亞非三洲的大帝國。公元十一世紀,基督教東西方教會大分裂,把俄羅斯摒除於羅馬教會外,也使俄羅斯與西歐和拉丁文化分道揚鑣。十二至十三世紀,“十字”對“新月”的“聖戰”漫延兩百年,緊接著是“蒙古旋風”席捲了歐亞廣大地區。十五世紀末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後,隨著歐洲國家的對外殖民,西方文明擴展到大西洋彼岸。十九世紀可以視為殖民主義和資本主義大擴展的世紀,正是在十九世紀中葉,殖民主義闖進了中國的大門。 (Memoir Tiananmen/2004)

  二十世紀是一個獨特的世紀,二十世紀的獨特並不在於發生了世界大戰,而在於人類第一次企圖用暴力革命、按一個頭腦設想去全面改造社會,如同一個人企圖按頭腦的想法改造自己的內臟器官一樣。二十世紀的“共產主義”,就是憑借革命暴力和國家政權,建立公有制和計劃經濟社會的“主義”。當我們拉長時間尺度觀察時,我們會看到,共產主義的出現是公元後第二千紀人類史的插曲,這是十九世紀殖民主義擴展過程中,一些“欠發達國家”為抵抗殖民化和自由貿易而作出的一種“自我保護”反應,公有制、計劃經濟和一黨專政就成了自我保護的“無形圍牆”,“柏林牆”不過是這一圍牆的可見實體。 (64檔案 / 89)

  “六四”是二十世紀歷史的轉折點。如果沒有“六四”,“柏林牆”就不會在“六四”後五個月倒塌。“六四衝擊波”形成了二十世紀末的一場“大旋風”。“六四”後三個月,匈牙利開放西部邊界,兩天中就有一萬多名東德人經匈牙利、奧地利逃往西德。“柏林牆”一倒塌,兩天內又有七十五萬東德人湧進西德。

  “六四”引發的全球性巨變,在不同地區、不同國家有不同表現。在蘇聯東歐,導致了“一黨專政”的崩潰。在中國,導致了共產黨政權主動放棄計劃經濟,並為公有制的瓦解和私人經濟的發展敞開大門。在西歐與北歐,導致了社會民主主義勢力的一度減弱。二十世紀的全部歷史表明,用國家政權力量強制推行“全社會公有化”並實行“計劃經濟”,這條路

  是走不通的。在這一歷史巨變中,可以看到兩種模式,一是由“非共政權”推動“非共化”,一是由共產黨政權推動“非共化”。在“六四”衝擊波從蘇聯、東歐傳回中國後,中國成了第二種模式的代表。

  有人把“八九民運”稱為“六四民運”,事實上,“八九民運”與“六四”是兩個性質根本不同的事件。“六四”不是“民運”,而是一場對手無寸鐵、和平抗議的學生、工人、市民的大屠殺。“八九民運”是學生為主體的偉大民主運動。如果說“八九民運”屬於中國的話,那麼可以說,正是“六四事件”影響了全球。“六四”也是當代中國歷史的一個轉折點,“六四”後的中國發生了巨變。在這一“巨變”中,有著趙紫陽、鮑彤受冤屈和失去自由的代價,也滲透了丁子霖的兒子和“六四”所有死難者的鮮血。 (64memo.com-1989)

  北京發生過兩次天安門事件。我與社科院的欒文華、李惠國、劉長林是第一次天安門事件歷史的記錄者。陳小雅則是第二次天安門事件歷史的記錄者。在第一次天安門事件還被官方認定為“反革命事件”時,我把書稿送到人民出版社,但當時未獲出版。一九七九年三月,在第一次天安門事件三周年時,我們由六人合寫的《四五運動紀實》一書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發行達八萬冊。我深知記錄一件歷史事件的困難。第二次天安門事件在規模、涉及人和事的複雜性以及其他方面遠遠超過第一次天安門事件,一些事情的真相還被掩蓋著,沒有想到,陳小雅竟然能在北京、在“八九民運”被視為“動亂”、“六四屠殺”硬被說成是鎮壓“反革命暴亂”的極其艱難的情況下,寫出了《八九民運史》。作為兩次天安門事件歷史的記錄者,我們書出後的命運也不相同。《四五運動紀實》出版後,我開始參加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的籌備工作,並擔任了籌備組負責人和所長。而陳小雅,為了記錄震撼中國和世界的第二次天安門事件,竟遭到了社科院和政治學所實際上的“開除”。這就是為“歷史”,為信念,為正義而付出的代價。 (64memo.com-1989)

  陳小雅說她是“蘭克的信徒”。我讀到王晴佳在《西方的歷史觀念》中談到蘭克“如實直言”格言時所說的一句話,“有一個信念卻始終存在於他們心中:歷史真相是存在的,它的全貌的揭露,也是指日可待。”這句話,看來正是《八九民運史》和《“八九─六四”研究文集》作者陳小雅的寫照。2003年3月8日寫於紐約 (作者為中國社科院政治學所前所長)
消灭斧头帮
二级禁友
二级禁友
 
帖子: 213
注册: 2012-05-30 7:38
手头现金: 135.00

Re: 八九民運史 陈小雅 著

帖子消灭斧头帮 » 2012-06-30 10:50

陳小雅出版六四研究文集《佛之血》

陳小雅因為1994年出版《八九民運史》而被中國社科院政治學所開除。
消灭斧头帮
二级禁友
二级禁友
 
帖子: 213
注册: 2012-05-30 7:38
手头现金: 135.00




回到 政治禁书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Yahoo [Bot] 和 1 位游客

  • Advertisement
安卓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