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难民张淑凤母女在联合国难民署UNHCR门口第二次被泰国警察殴打

中国人权论坛提供中国人权状况交流,中国人权报告,中国人权纪录,中国的人权问题,中国人权现状,中国人权白皮书探讨交流。
  • Advertisement
本贴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如发现其它问题,请点帖子右上角的倒三角图标举报该帖。

中国难民张淑凤母女在联合国难民署UNHCR门口第二次被泰国警察殴打

帖子张淑凤 » 2017-08-10 18:50

图片2.png
第3张图片是中国难民张淑凤在医院医生给打针的图片;第4张图片是医生给出的诊断证明

中国难民我张淑凤母女在被逼无奈、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们来到联合国难民署UNHCR门口举牌“请求UNHCR帮助/Request UNHCR help”是希望联合国UNHCR官员能够帮助我们,我们在联合国UNHCR门口举了两个多月的牌子,联合国UNHCR难民署官员至今不闻不问,无人管。

每天泰国政府的高级官员、泰国政界人士以及国安部队的高级将领都会从联合国UNHCR门口经过,我们在联合国UNHCR门口举了两个多月的牌子,泰国警察都没有管过,然而今天2017年7月19日下午5点十分,来了两位泰国警察,不让我们在这里举牌,我们说:“我们在联合国UNHCR难民署门口举牌,跟你们泰国政府的高级官员、将领等没有关系,我们写的是请求UNHCR帮助。”泰国警察说:“不行,”这个泰国警察过来就要抢我的牌子,并一拳打在我的胸口上,我当时坐在UNHCR难民署门口的台子上,我赶紧扶住台子,腰扭了一下,差一点从台子上掉下来,而且牌子被撕坏了,我女儿给泰国警察拍照,这个警察一巴掌打在我女儿的胳膊上,当时胳膊上有五个红手印。

而且在2017年8月8日下午2点49分,我坐在联合国UNHCR门口的台子上,我再次遭到泰国警察的毒打,一拳打在我的太阳穴上,并连续打在我的胸口上,我倒在了草丛中,腰被扭伤。而且牌子被撕坏,我女儿马上给泰国警察拍照。当时傍边有很多巴基斯坦、叙利亚的难民,都看到了,其中有一个黑人难民手指着泰国警察用英语谴责他的野蛮行为,这泰国警察才住手。我们很感谢这位黑人难民。为什么这个泰国警察出手这么狠毒、阴险直奔我的太阳穴打去,想要置我于死地。我在博讯网上曾看到这个泰国警察也曾打过一位中国难民母子俩。

之后我去胜利纪念碑的Rajavithi医院,医生让我照了X-ray,照完X-ray,医生给打了三针,等了很长时间,最后医生的诊断证明是:头部右侧最小挫伤伤口,属于身体攻击。医生让住院观察。8月9日(第二天)上午中国难民:王君华大姐和雄代英律师得知我被泰国警察殴打住院,马上来医院看望我,我非常感谢他们二位对我的关心和帮助。住到第三天8月10日我们就走了,因为我们生活极度困难,交不起这些费用,医生就给开了药,医生说:“你要回去继续吃药,卧床休息,最好过来复查”。我女儿告诉我:“右边太阳穴红肿,”我眼角疼痛,头也很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胸口胸闷上不来气。

当时发生这一幕,联合国UNHCR难民署的工作人员看到了,却视而不见;UNHCR的安保人员也看到了,却熟视无睹,我是联合国的正式难民,联合国UNHCR工作人员有保护难民的权利,我们母女在联合国UNHCR门口发生泰国警察殴打中国难民的事情,作为UNHCR的安保人员也有保护难民的职责,可是他们却视若无睹。联合国UNHCR门口有监控录像为证。这个泰国警察跟中国警察一样,这个泰国警察就像是一个地痞流氓,侵犯人权,欺压难民。

  而且,第一,我们母女在联合国门口举牌子没有影响交通。第二,我们没有去拦截泰国政府的的高级官员、将领等人的车。第三,我是联合国的正式难民,我们的牌子写的是“请求UNHCR帮助/Request UNHCR help”,是希望得到联合国UNHCR官员的帮助,跟你们泰国政府的官员、将领等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们坐在联合国难民署UNHCR门口的台子上离马路还有4米多远。为什么你们泰国警察要殴打在联合国难民署举牌子的中国难民呢??联合国难民署的工作人员和安保人员看到我们被泰国警察殴打,却置之不理,联合国难民署的工作人员暗地勾结泰国警察指使并殴打在联合国难民署举牌子的中国难民。联合国难民署UNHCR的工作人员看到我们被打,见死不救,没有人性,惨无人道。

由于前些日子我们母女所有的钱财丢失,现在的生活极度困难,我们欠房东4个月的房租,我们母女出去坐免费车、吃免费饭,周六、日做礼拜在基督教会吃饭,教会剩余的饭菜拿回去吃,有时候教会的弟兄姊妹会给我们一些旧衣服。我们平时都去市场捡菜。
而且我女儿在国内上大学,刚上一年级,来泰国就失学了,上不起学,我们母女俩签证过期,属于非法滞留,泰国没有签署联合国难民公约,泰国不承认难民法。我们母女无法正常的工作,我们生活在曼谷最简易的房子,每天的生活可以填饱肚子就可以,现在的生活非常的艰难困苦,我们有苦没有地方说。

2017年2月9日(周四),我来到了BRC,我们把现在的生活困境告诉了中国翻译,他听后马上去楼上叫下一位女同志,说是服务部的负责人,我们把现在的生活困境对她说了,女同志说:“你们去找教会要钱,”我是联合国的正式难民,有困难当然要找你们BRC,而不是去找教会,而且教会已经帮助我们了,教会剩余饭菜我们拿回去吃,有时教会弟兄姊妹会给我们一些旧衣服,我们还怎么能向教会要钱呢?之后BRC的社会服务部的负责人总是推脱,不管我们母女的死活,BRC每周二有UNHCR的工作人员接待难民,而且还是需要提前排号的,我们没有号,这位自称是BRC社会部的负责人的女同志说:“给你插队,让你今天跟UNHCR的工作人员谈话。”联合国UNHCR的工作人员和BRC社会服务部的负责人他们互相勾结在一起,故意为申请救助的难民设置重重障碍、还有陷阱,而且当天他们还给房东打电话,后来房东告诉我们:“他们没有诚意帮助你们,他们总是推脱,你应该找上级领导去反映此事,才能帮助你们”。我们母女遭到中国政府的严重迫害,逃到泰国,还要遭到这位自称是BRC社会部的负责人的女同志和UNHCR的工作人员串通一气、勾结在一起为难民设置重重障碍,还要受到她的迫害,使我们身心受伤,我们欠房东4个月的房租,我们现在的生活非常的艰难困苦,我们有苦没有地方说。

  我很气愤,这位自称是BRC社会部的负责人的女同志和UNHCR的工作人员勾结在一起,故意为申请救助的难民设置重重障碍,让我看到在一个自由民主的泰国,出现了中国政府的官僚式作风。我们母女在被逼无奈身处困境的情况下,才到联合国UNHCR门口举牌,我们举了这么长时间的牌子,我的问题至今都得不到解决,无人管。

自从我被泰国警察殴打,我身心疲惫、头痛难忍、胸口疼、胸闷,上不来气,腰疼的更加剧烈,尤其是联合国UNHCR官员对我们母女的不闻不问,更加的加深了对我们母女的迫害,我们的生命安全遭到严重迫害,使我们母女的人身安全的处境更加严重。因为我们母女现在属于签证过期属于非法滞留,我们极度恐慌,害怕泰国警察报复我们,导致我们母女生活在担忧和惊恐之中,身心遭受严重创伤。请联合国难民署UNHCR官员高度重视关注我们母女的生命健康;同时向其余在泰国的人权机构发出紧急求救,恳请联合国难民署UNHCR官员能为中国难民张淑凤母女政治庇护和保护难民!请联合国难民署UNHCR官员解决我们母女的燃眉之急并尽快将我们母女送往第三国,让我女儿恢复学业。
谢谢
中国难民张淑凤
于2017年8月9日    
张淑凤
 
手头现金: 已锁定
银行: 已锁定



回到 中国人权论坛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2 位游客

  • Advertisement
安卓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