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大学生2015年在北京被脑控人控,活在地狱之中

脑控受害者交流论坛 反脑控技术交流论坛 中国脑控网交流 脑控武器 脑控仪 脑控组织 电子脑控 等 直连:https://j.mp/jproxy 交流。
  • Advertisement
本贴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如发现其它问题,请点帖子右上角的倒三角图标举报该帖。

中国女大学生2015年在北京被脑控人控,活在地狱之中

帖子苗苗要自由 » 2017-08-23 15:19

我叫樊苗,91年生,在陕西渭南出生长大,2015年6月从重庆工商大学毕业之后,飞去北京做了编辑的工作。在我每天去苏州街上班的地铁上,常常看到向周围人讨钱的小孩子,常常在媒体上看到这些孩子的遭遇经历,可能很多是被有组织的拐卖或虐待的。再一次遇到这些孩子向我讨钱的时候问了他们是不是受人控制的,一个小女孩面露难色的向周围看了看,只是说让我给她些钱不要再多问,当时并没有多说,可是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下了地铁以后就给北京公安局打了电话大意说了这样的情况,可是警察并没有要管的意思当即跟他们有了些口角。就在之后的几天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开始耳畔传来噪音,再后来是人的说话声,就在大阅兵的那两天,开始被人跟踪,也被制造幻觉,被引诱逃往外地,在北京国际机场被夹着公文包模样的三五个人控制并关进了厕所。再后来在被制造幻觉与折磨里自杀了四次,都活了下来,被家人接回了家,在家里耳畔仍然出现那些人在讲话,时常会与那些人对话,每天晚上都做着奇怪的梦,身体部分部位会有疼痛感,有时候会感到心脏被灼烧,甚至性折磨,就这样痛苦一步一步开始了。在网络上查了很多这方面的状况,了解到可能是被脑电波控制及人控,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状况,每每对骂那些人时会出现打嗝,说话发抖,心脏骤停的状况。在网络上了解到高科技非法人控组织是有用活人做脑控实验的这个信息的,并不清楚它的真实性,然而经历的这些事情这些痛苦这些噩梦像幽灵一样围绕着我,在推特上看到一个参与脑控实验的研制人员说被选为实验对象的人活不过50岁,女孩的话也因为这样的状况不能再结婚甚至做母亲,今年26岁了,以后的人生也如他们常常在我耳边喊的那样,也如许多中国经历脑控实验的人在网络上所揭露的那样,生活在人间地狱里。但是,如果有一丝丝可以摆脱脑控的希望都不会放弃,而这一生追求的,惟愿自由与爱。

在中国,有数以万计的人被脑控组织所控制,整日承受着折磨,被精神病,被自杀。2014年在中共两会期间,3月11日,港媒《苹果日报》报导称,中共全国人大代表、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出席两会时,被媒体追问当局是否在进行一项名叫“脑控”(人工大脑控制)的科学研究,刘称“脑控是我们的机密项目,更多情况无可奉告”。该报导出来不久即被全面封删,但有关视频截图已在网上疯传。脑控是指专业、精通、研究人的大脑思维形成,心理活动规律的人,其组织称脑控组织(间谍),该组织利用特权(警察身份)丑化受害人煽动社会孤立歧视刁难侮辱等迫害,加上暗中在油盐米等食品里放置慢性毒药残害,同时配合24小时立体监控的读心术,长期作用可导致受害人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更有甚者全家十来年因慢性毒药而灭门的恐怖下场,实质上形成了有组织秘密人体实验。

在互联网上,许多受害者称:“脑控”可能系中共国安部所为。虽历经磨难,但也算活着,有些无辜女孩因忍受不了脑控非人折磨而自杀,如湖北柳青;有些风华正茂就被慢性毒药残害致病死、致癌死,如湖北彭公干、福州吴巧妍等等,看着一例例已失去生命的中国脑控受害人,感到非常迷茫,因为他们生前也曾呐喊过、求助过,最终却改变不了死亡的结局。是谁有这么大的权力、财力、人力、精力,对中国普通百姓在长达数年数十年,进行秘密人体实验呢?在网上看到受害者王焰通过自身六年受害经历和联系部分脑控受害人及个别社会进步人士,逐渐理解并摸清了中国脑控受害内幕真相: 脑控,并非能控制大脑,而是指精通专业研究人的大脑思维形成,心理活动规律的人,其组织称脑控组织。通常由国家安全部特工幕后操控,各地方安全局配合,利用员警身份煽动社会孤立歧视刁难侮辱等迫害,加上暗中下慢性毒药残害,同时进行24小时立体监控的读心术,长期相互作用可导致受害人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甚至十来年全家因慢毒残害而灭门(病死)的凄惨下场,实质上形成了中国政府秘密人体实验。而据说脑控实验的费用是划在国家维稳方面的。

试想一个人的生命全部权限都被有组织人为控制并操纵的时候,这个人当然会变疯会自杀会病死。 如此大量地非法剥夺他人健康和生命的国家犯罪行径,却得不到有效地揭露和遏制,作为一名暂时还活着的脑控受害人,在洞悉了中国脑控受害真相的同时,感到非常无助和绝望,但又怀着一丝对世界正义和社会良知的期盼和希望,受害人王焰写信给了媒体,为自己,为那些失去鲜活生命的脑控受害人,更为了十三亿中国百姓,世世代代有尊严有安全地活在中国的土地上。

而今天,作为同样被脑控伤害甚至毁掉了人生的90后,希望能发出我的声音,希望像我一样在这片土地因这种反人类的法西斯行径而备受折磨的生命能够勇敢面对这种不幸,并为了真正的自由而坚持对所有的黑暗说“不”。    
苗苗要自由
见习禁友
见习禁友
 
帖子: 1
注册: 2017-08-23 15:02
手头现金: 5.50



回到 脑控受害者 反脑控技术交流论坛

中国禁闻安卓应用 中國禁聞安卓應用 安卓手机禁书 中南海厚黑学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 Advertisement
安卓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