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华《共用的墓碑》

政治禁书版提供中国大陆政治禁书下载阅读分享,所有跟中国政治、经济、人权、民主自由、文革六四等相关的所有政治禁书下载阅读和分享。
  • Advertisement
本贴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如发现其它问题,请点帖子右上角的倒三角图标举报该帖。

李世华《共用的墓碑》

帖子铁蹄下的夜莺 » 2012-05-28 17:54

书名:共用的墓碑──一个中国人的家庭纪事
作者:李世华
出版:明镜出版社
国际统一书号:ISBN1-932138-77-3
定价:HK98
版次:2008年12月第一版

李世华《共用的墓碑》 序一 苛政猛于虎

二十世纪中叶,中国大陆的“三年自然灾害”并非天灾,而纯粹是人祸造成的一场千古浩劫。可是,由于一手遮天、掩耳盗铃的愚民政策,历史真相长期被秘而不宣。直到一九九三年,才由丁抒在香港出版的《人祸》专著首次予以揭露。两年后英国作家Jasper Becker在伦敦出版了Hungry Ghosts,China’s Secret Famine(《饿鬼》)。作者根据对数以百计的相关人士的采访和大量尚未出版的文字数据,揭露了罪魁祸首如何制造了这场史无前例的、致数千万人死于非命的大饥荒。

《人祸》和《饿鬼》是宏观的历史巨着,李世华的新着、《共享的墓碑》,则是作者以本人的亲身经历为这个时代作见证。

李世华出身于一个世代贫农人家,“解放”那年他才六岁,在皖北农村成长,从小学到大学受的都是“马、恩、列、斯、毛”,“伟、光、正”,“阶级斗争为纲”的说教。然而,无止无休的“政治运动”和农村生活的现实却不断加深他年轻心灵的受难,擦亮他的眼睛。

一九五○年,七岁的小世华就亲眼看见一群五花大绑着的地主被几个带枪的“拉到西门外枪毙。”那年的五一节,“在唐寨西门外枪毙了十七个恶霸地主。”这是他经历的第一场“政治运动”。

在这场“土改运动”中,作为一个“翻身”的老贫农,他父亲以为“从此有了自己的土地”。但他高兴得太早了。一九五四年,开始号召在农村走“合作化道路”,同时实行“统购统销”,“结果农民的口粮、种子粮甚至饲料也被强迫购了去。为了防止农民瞒报、藏匿粮食,干部们就到各家去翻。”一天中午,小世华从小学回家吃午饭,亲眼看到村干部手里提着一把刺刀,领着一群人在他家“各间屋子里翻来翻去,无论厨子、柜子概莫能免,犄角旮旯都看个遍。”最后,这名村干部带人到堆牛草的堂屋里间,“拿起刺刀奋力对麦草堆戳去。他用刺刀上下左右对草堆一刀接一刀地刺,同时还用刺刀上下翻、左右搅。”这是这个老贫农家,在“伟、光、正”和”四个伟大”统治下,第一次尝到被抄家的苦果。

一九五六年,“合作化运动”席卷全国农村,农民统统“自愿”参加合作社。他父亲不但从此失去了“自己种熟了的地”,连养肥的牛、齐全的农具也都充公了。一九五七年夏,世华小学毕业,考进了县城的最高学府——砀山中学。入学不久,他上的第一堂政治课就是“反右运动”,眼睁睁看着一个接一个好老师被打成“右派”,有的锒铛入狱,有的留校接受劳改。“这些事对我们震动很大,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播洒下了阴影……我们怎么也不敢相信像这些老师这样的好人能与‘历史反革命’、‘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极右分子’和‘妖魔鬼怪’这些罪恶的称呼联系起来。”

“反右运动”取得了“万马齐喑”的“伟大胜利”,一九五八年开始,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大炼钢铁、公共食堂等等一系列“新生事物”就疯狂地横行无忌了。好景不长,一年之后,一无所有的农民就走向饿殍载道的深渊了:

公共食堂已经没有粮食,开始吃草根、树皮。尽管如此,上边还在逐级下压催着要粮,不仅口粮没有了,连种子粮、饲料也全部上交了。干部为了完成任务,必须把社员家里的粮食搜光。于是,大抄检开始了。由生产队长和积极分子组成的抄检队手持钢钎挨家挨户搜查,床底下、草堆里、甚至橱柜、鸡窝都要翻遍。可疑的地方就用钢钎捅一捅,犄角旮旯也不能幸免。最荒唐可笑的是他们连厕所都不放过:他们要看看你解的大便里有没有没有消化的粮食粒。

大抄检的最后一道工序是挖地三尺。抄检队对屋里屋外所有地面仔细观察,只要见到凸起的部分或是新鲜松动的地块,他们就用钢钎把地面掘开,仔细扒拉土粒。抄检完毕,他们扬长而去。

这是我家第三次被抄家,而且这一次比以前两次都来得彻底、无情、更让父亲伤心。当我那年冬天回家的时候,父亲曾经有过的笑容彻底消失了,他脸上流露出的是无奈、绝望、凄苦的复杂表情。他不理解:这就是干部们天天还在宣传的无比美好的共产主义?

一九六○年元旦,《人民日报》的社论回答了这个老贫农的问题:“我们不仅对于一九六○年的继续跃进和更好的跃进,充满了信心,而且对整个六十年代的继续跃进,也充满了信心。”当时世华读初中三年级,在一间阴冷的教室里,和同学们一起饥肠辘辘地学习着这些社论,“幼稚地憧憬着无比美好的共产主义明天。”

紧接着就是春节,大年三十世华在冰天雪地中徒步几十里,回家过年,“脑子里想着儿时过年时的欢乐,不由得加快了步伐。”走进家门,他一眼看见的却是满案板的红芋叶子,全家人木然的表情。大年三十的午饭是一大锅红芋叶子,全家每人一大碗。“下午是在饥饿、寒冷和沉默中度过的。晚上——大年除夕——没有饭。……天还没黑,为了减少能量的消耗,人们便早早地上床,在床上饥肠辘辘地熬过漫长的寒夜。”

后来他听母亲说,“家家户户的粮食都早被搜干了,锅也早在大炼钢铁时给搜走了。……连干部带着几个积分子天天晚上开会斗人要粮食。”就在这个大年三十的暗夜里,他的父亲还得去参加斗争会。这些为虎作伥的干部用种种新奇的酷刑折磨自己的父老乡亲,甚至不放过“一个七十多岁的小脚老妈妈,叫人家站到桌子上,每只手托着一块砖头,还要双胳膊架平,叫‘架飞机’。老人家哪能撑得住?‘扑腾’一声从桌子上摔下来。那些干部和积极分子不但不拉,还用脚踢她,说她是装的。”世华的叔父正是这个闹剧的牺牲者。

他父亲眼睁睁地看着邻居一个接一个地死去,一家接一家地死光,他不忍心眼看着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和不满周岁的小孙女都活活饿死,而如狼似虎的村干部还在继续用酷刑斗群众逼粮食,他感到彻底地绝望,终于在春节后不久就悬梁自尽了。第二天,他遍体鳞伤的叔父也死去了。六天之后,不堪丧子之痛的爷爷也自缢身死。“当年轻气盛的爷爷当年带着两个儿子从山东郓城来到这儿定居的时候,他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爷儿三个会在一个星期内死于非命,然后一起被葬到这片荒滩上。”爷爷死后第十天,婶母病饿而死;婶母去世后第十一天,不满周岁的小侄女被活活地饿死了。从他父亲三月七日自尽,短短的二十八日内,这个十二口人的贫农之家竟有五口人死于非命!勉强幸存的亲人中,“母亲仍在鬼门关前徘徊着,二哥被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面对三代亲人无辜的惨死,世华的悲愤痛彻心肺,痛定思痛,他也清醒地认识到“我的家庭遭遇不过是社会大悲剧的一个缩影而已。”

那年的春天特别寒冷而漫长,数以千万计的人没有等到夏天,没有等到麦子成熟,便在饥饿的煎熬中倒下去了。

……

午收季节,学校带我们到城北的一个生产队“支农”。在紧靠村边的地里割麦的时候,我们时不时会被眼前发臭的半腐烂的尸体吓得尖叫起来。开饭的时候,一群长脖子挑着瘦脑袋、挺着大肚子、皮包骨头的孩子围在我们四周,一边用贪婪的目光盯着我们手里的馒头,一边吮吸着手指吞咽口水。用饿莩遍野和毛泽东自己写的“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来说明当时农村的情况是非常恰当的。

“反右”之后,“四个伟大”曾得意忘形地自诩:秦始皇“焚书坈儒”不过杀了几百个儒生,他杀的超过一百倍。如今,在一个和平时期,发扬光大“苛政猛于虎”,不用一兵一卒,又歼灭了几千万无辜的平民百姓,创造了中外古今前无古人的“奇迹”,他更可以引吭高歌“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一旦篡夺了“绝对权威”,“四个伟大”更一意孤行了。短短的四年之后,他又策划了后来被他的党定性为“十年浩劫”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作为一个大学生,世华亲身经历了这场荒诞不经的、红色恐怖的血腥浩劫。他在农村的亲人竟然也成了“文革”的牺牲品。他的长兄被诬陷入狱达六年之久,出狱后病体支离而死。寡母痛不欲生,在长兄被捕五天后死去。一生坎坷的二哥,久经牢狱之苦,终于服毒自尽。

李世华一生饱经亲人变故,终于化悲痛为力量,劫后余生,以亲身经历为“一个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荒唐时代”作椎心泣血的见证。“我终于可以告慰我的死于非命的亲人及数以千万计的同胞了,终于可以告慰我们多灾多难的民族了。”

《共享的墓碑》不是严谨的学术论文,不是客观的历史著作,只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亲身经历的故事。正因为它是一个贫农小子弟的声音,这部用朴实的语言、无比真实的细节和催人泪下的情节写成的回忆录,才具有它无可比拟的、独特的价值和感人肺腑的力量。这个小人物的声音,不是他一个人的声音,而是数以千万计的冤魂的哭泣和控诉,是千千万万无言的广大中国农民的声音。正因为如此,这个小人物的声音才能惊天地,泣鬼神,为近代中国史铸成一座丰碑。

巫宁坤
2008年7月30日于美国维州客中
(巫宁坤,著名作家、学者、翻译家)    
附件下载( ATTACHMENTS DOWNLOAD )
共用的墓碑终审稿-2.pdf
(1.84 MiB) 被下载 2932 次
附件下载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铁蹄下的夜莺
初级禁友
初级禁友
 
帖子: 137
注册: 2012-05-16 15:30
手头现金: 145.00

Re: 共用的墓碑 终审稿

帖子锻炼身体学翻墙 » 2012-12-12 9:56

大饥荒为何没大动乱?把国家变集中营的五手段
【阿波罗新闻网2012-12-12讯】
作者:黄克峰
打印版 圖片版 PDF

“大跃进”导致了全国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为什么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动乱?这是因为,国家从五个方面采取了严厉的社会控制措施。

一、胡作非为引起社会震动,而当政者不从自身找原因,反而认为没有肃清“残余反革命”所致,用镇压反革命运动的手段推动政治运动,成为对社会进行控制的模式。

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不仅在党内有不同意见,农民和工商业者更不愿意。尤其是农民,土改刚分得田地,就要搞合作,他们并不心甘情愿,加上接下去采取匪夷所思的行为,群体性事件经常发生,农村干群关系剑拔弩张。

如1955年4月6日到9日,安徽萧县发生5起大规模抢粮事件,哄抢粮食24万斤,打砸四个区、乡政府和粮站。而责任完全是地方政府:先虚报粮食产量,然后实行高征购,用打骂、捆绑、关押的方式强迫农民卖粮,等到农民没有饭吃时,又向农民返销粮食,来回折腾,返销的粮食少,不能维持生活,有的人家一天只吃一顿饭,向干部反映,受到申斥,激起民变,最后逮捕108人,枪决四人。因抢粮被枪毙,并没有阻止人们的反抗。1957年2月22日,肥西、舒城两县接壤地发生暴乱,提出了“要饭吃,要土地”,“现在的政府不是人民政府”的口号,暴乱者99%是农民。两县公安干警和省里派去的武警,将其包围,发生枪战,当场打死49人,抓获34人,投案自首10人,为首的农民程千发自杀。

针对突然出现的动荡,当政者们不从自身找原因,而是认为没有肃清“残余反革命”。1955年3月21日,毛泽东在党代会上说:“国内残余反革命势力的活动还很猖獗,我们必须有针对性地、有分析地、实事求是地再给他们几个打击。”根据他的指示,全国范围“镇反运动”开展起来了,各省向中央报告镇反计划,包括捕人、杀人数据。安徽上报1955年计划逮捕反革命2.5万人,由于时间紧,省公安厅要求采取集中统一行动在10月底采取“摸一批捉一批的办法,逮捕人数不得低于5000名。11月份,实行全党动手,全面动员,统一行动,集中搜捕,拟逮捕1万名左右。”结果全年共逮捕27611名“反革命”,他们绝大多数都是抵制农业合作化运动的农民和抵制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工商界人士。

用镇压反革命运动的手段推动政治运动的开展,从此就成了中国对社会进行控制的模式,尽管名称不一定叫“镇压反革命运动”,但是实质是一样的。比如“四清”运动中划分四个阶段,其中最后阶段就是对敌斗争阶段,“文化大革命”中的“清理阶级队伍”和“一打三反”,也是镇压反革命。

二、对社会进行控制的第二个手段,就是那些出身好的农民,因抵制人民公社、抵制“大跃进”、抵制共产风、抵制吃食堂等等行为,给他们戴地富帽子不合适,于是就量身定做了“新生的反革命”和“坏分子”帽子。

据安徽省公安厅统计,1954年全省共有地富、反革命分子33.7万多人,到1958年底为71万多人。这就意味着在合作化、“大跃进”运动中给38万人带上“四类分子”帽子。他们任人宰割,也是饿死最多的群体。到1979年中央决定为其摘帽时,安徽只剩下29万“四类分子”,这就是说共有42万“四类分子”在此期间被整死、饿死。

为了不被戴上“四类分子”帽子,成为专政对象,农民即使有满腔怨恨,也只好隐忍。但仍有铤而走险者。仅1960年12月到1961年2月两个月,全省发生哄抢、盗窃国家粮库粮食事件847起,损失粮食、山芋180万斤。据对淮南、芜湖、马鞍山三市和和南陵、六安等13个县调查,参与哄抢者5495人,都是普通农民,因为断炊家里都有饿死的人。1960年12月27日一天就发生抢粮28起,在抢粮过程中杀死干部和仓库管理员26人,作案者全是农民。

三、对社会控制的第三个手段,就是把社员严密控制起来,让他们无可逃遁。

按照“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生活集体化”的原则,让他们从事农业生产、大炼钢铁、兴修水利,干部严格管理,劳动场所有民兵看守;有的地方男女分开住宿,夫妻不能过正常生活,稍有不满者,即遭到批斗,甚至戴上“反革命”、“坏分子”帽子,或送到劳改队。公社社员完全失去人身自由、行动自由。公共食堂普及后,社员家里锅碗盆勺被没收,拿去炼铁,动辄不给饭吃,逼得他们不得不就范。

四、第四是广设收容审查站,把逃难的群众拦截、遣送回来,不让他们外逃谋生。

从1958年到1960年,国务院、公安部先后发出多次通知,要求全国做好收容遣送工作,不要让农民流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影响国家形象。安徽先后设立100多个收容遣送站,据38个县市不完全统计,三年中先后收容遣送40.8万人。有的人被收容后,被迫给收容单位干活、做苦力。被收容的人吃不饱饭,还要做重体力活,加上打骂、虐待,不少人死在收容遣送站。仅宿县1960年在收容审查中就扣押3005名外流人员,长期不放,无偿劳动,死在收容所的237人。

1960年12月,中央办公厅秘书室给安徽省委转来一封群众来信,反映他1960年10月9日到合肥探亲,被合肥市胜利路派出所抓进收容所,尽管他说明自己是来探亲并提出亲戚家庭住址、门牌号码,收容所就是不放人,直到11月8日,才逃跑出来。省委公安厅派人到合肥收容所检查,据对在册的24300名被收容审查的人员甄别,有6527人不该收容,其中有2314人是外出必须路过合肥的,1950人是到合肥探亲访友的,809人是到合肥看病的,554人是到合肥购物的,还有的居然是晚上看戏、到澡堂洗澡回去晚,被当做外流人收容。

五、除了收容审查,还有一条就是不断地搜山,把群众活命的一线希望也给掐断了。

安徽省西部和南部都是山区。在饥饿、死亡面前,不少人逃往山区,去找野生动、植物充饥。面对人口大量死亡,政府不是想办法救人,而是兴师动众,省委指示公安机关,要不断搜山,把逃亡的“地富反坏”抓回来接受改造。1960年出动60余万人次,搜查出所谓1000多“反坏分子”嫌疑人,结果只有23个地主,12个反革命,他们没有现行破坏活动,如果不是为了活命,谁愿意到深山老林去风餐露宿?

那不可思议的年代,国家就是从这五个方面把社会控制得如铁桶一般,整个华夏大地俨然成为一座集中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诗雨         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2/1212/273035.html
锻炼身体学翻墙
三级禁友
三级禁友
 
帖子: 313
注册: 2012-03-04 9:07
手头现金: 89.00

Re: 共用的墓碑 终审稿

帖子锻炼身体学翻墙 » 2012-12-15 16:09

中国的奇耻大辱

核心提示:《墓碑》揭示中国大饥荒中死亡3600万人。人为悲剧发生的原因,是极权主义的政治制度。作者认为必须保持真实的记忆,为遇难者立碑,如果因此发生不测,就让这本书竖在那里,也做作者的墓碑。

原文:China’s Great Shame
作者:杨继绳 纽约时报
发表:2012-11-13
本文由Fish翻译。


三千六百万人中国人,包括我的叔叔(就像一个父亲一样把我养大),饿死在1958年和1962年之间,大家称那次人祸为‘大饥荒’。在数以千计的例子中,极度的饥饿使人同类互食。
饿死的人数相当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死亡人数的2倍,6倍于斯大林时代乌克兰大饥荒的遇难者(1932年-1933年),也6倍于二战期间被希特勒杀死的犹太人数量。
50年后,在曾经发生过饥荒的地方,仍不能自由讨论过去的这段历史。我写的书《墓碑》只能在香港,日本和西方世界出版。《墓碑》在大陆仍然被拥有‘历史健忘症’的中国政府所禁止。


信息与新闻在共产党第18届全国代表大会期间被极度限制。从上周开始到现在结束,中国共产党完成了10年一次的领导层过渡。
许多人否认饥饿发生,比如最近人民日报声称享受言论自由,尽管他们昏庸地声称饥饿事件为“三年自然灾害”。
但是那些年里并没有瘟疫,洪水和地震造成大饥荒那样的恐怖。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中国政府不会允许真实故事被曝光,在20世纪70年代末,毛泽东的经济政 策早被遗弃,自此以后,中国的食品足够丰富。我想说原因还是政治:曝光大饥荒事件可能会破坏共产党的合法性,因为现在的执政党还一直坚持毛泽东的遗产。即 使他们的遗产是极权主义的共产制度。这种极权主义就是导致大饥荒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正如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所指出的,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从未发生过 大饥荒。

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国家的控制渗入国民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农村人口被控制,成为了一个彻底的农业化集体。国家管理粮食生产,并且限制申购和粮食分配。农耕的人们被全国性的户籍制度限制。在城市,当局为居民发行粮票而取代了市场。
大跃进开始,毛泽东于1958年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不择手段来达到他想要的结果。随之带来了许多恶性循环;各种从下级而来的夸张的生产报告,使得上级 设置更远大的目标。报纸的头条吹嘘的每英亩水稻产量达800000磅。当粮食没有按报纸上说的产量交付时,政府就指责农民私自囤积粮食。紧接而来的就是一 家一家的地毯式搜索。
同时,由于快速的工业化大跃进,农民的烹饪器具必须回炉,以便大炼钢铁。家庭烹饪被取消,农民被迫到大型公共食堂吃饭。他们被告知可以放心吃饱。事实是食 物短缺,没有来自国家的援助。地方上的共产党员掌控了‘饭杓子’,这一权力被滥用,他们用别人的牺牲,来拯救自己的家庭。快要饿死的的农民则无路可寻。
在1959年上半年,人民的痛苦是如此之大,中央政府批准了补救措施。比如允许农民家庭耕种土地的产粮小部分留给自己。他们觉得这样,可能会减低饥荒的影 响。但是,当彭德怀(当时中国国防部长)写信给毛泽东说,事情进展不顺利。这让毛泽东感到,他的思想立场和他的个人权力受到挑战。他迫害彭德怀,开展了一 场铲除“右倾”的活动。粮食补救措施被取消,数以百万的官员被处分。他这么做导致的结果就是超大规模的人民被饿死。
到1960年年底,中国的人口比上一年下降了1000万!令人惊讶的是,许多地方的粮仓拥有充足的粮食,大多保留为赚取外汇的硬通货或者援助外国,但是粮仓并不对饥饿的农民开放。一个地方官员说:“我们的人民是多么好,他们宁可饿死在路边也不闯入粮仓。”
作为一名记者和当代史的学者,我觉得我有责任找到发生大饥荒的根本原因。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我走访了十几个省市,采访了百余名证人,并收集了成千上万的文档。由于大饥荒是被禁止的话题,我只能在采访时用各种借口,比如“农业政策研究”或“粮食问题研究”。
共产党领导人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系统,声称要解放全人类。他们称为“通往天堂的路”,但实际上,这是一条走向灭亡之路。
我希望不仅是对在大饥荒中死亡的3600万人民的纪念,也是一个真正的墓碑,预示着导致大饥荒的极权政治体制的灭亡。我知道这这样做的风险:如果因为我想保持真实的记忆而发生不测,就让这本书竖立在那里,也作为我的墓碑。
锻炼身体学翻墙
三级禁友
三级禁友
 
帖子: 313
注册: 2012-03-04 9:07
手头现金: 89.00

Re: 共用的墓碑 终审稿

帖子锻炼身体学翻墙 » 2013-01-10 16:21

大饥荒 - 周恩来下令毁证

发言人: VOA, on 1/6/2013 11:38:00 PM 显示/隐藏文字


大饥荒 - 周恩来下令毁证


杜林, 李肃

01.06.2013

华盛顿 — 开场白:中国上个世纪中叶发生的那场大饥荒饿死了数千万人。中国共产党当时的主要领导人毛泽东和刘少奇发生了什么样的意见分歧呢?被誉为“人民的好总理”的周恩来当年为饥饿的人民做了什么?后来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邓小平当年如何处理欺上瞒下,造成成千万人饿死的高级官员?

解说:前新华社高级记者杨继绳在对“大饥荒”进行调查过程中发现,中国上层领导人对于“大饥荒”中大量饿死人的事实并非不知道,但是采取了各种方式文过饰非,掩盖真相。随着真相的逐步揭秘,人们发现,一些在过去形象很好的领导人在那场大灾难中也曾经扮演过不光彩的角色。

*周恩来下令毁证*

杨继绳:61年底,有三个人搞了调查(各地饿死人情况),当时粮食部长陈国栋、统计部长贾启允、还有粮食部办公厅的主任周伯萍。周伯萍80年代在社科院人口所讲课作报告,他承认说,的确是他们搞了一个调查,死了几千万,周恩来看了说赶紧销毁。过了一个礼拜周恩来问他们:“你们销毁了没有”?他们说销毁了,我们三个人一起销毁的,连板都销毁了。

解说:前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1997年在《中共党史研究》上发表了《“大跃进”引起的人口变动》一文,承认中国长期以来都将“大饥荒”时期的人口统计视为绝密,严防外泄。

*宁可四川饿死人,不可北京饿死人*

对于造成这场“大饥荒”的“大跃进”,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也是支持的。同时,邓小平积极推进了保城市,丢农村的政策。

杨继绳:当时有个说法,说在四川山村饿死一个人,和在北京街头饿死一个人,影响哪个大?后来演变为“宁可四川饿死人,不可北京饿死人”,这是后来演变的话。开始说的是在北京饿死人的政治影响比在四川山村饿死人的影响要大,从全局考虑。这话说了,是邓小平说的。

解说:有了邓小平这句话,当时担任中共西南局第一书记的李井泉就积极宣扬“丢卒保车”的重要性,四川百姓的身家性命就这样被丢掉了。曾担任解放军成都军区《战旗报》编辑的王东渝(化名东夫)在香港出版的《麦苗青菜花黄-大饥荒川西纪事》一书中说,1960年底,四川省委在工作会议上再次提出农村按每人每天半斤留粮,这是1959年底定下的标准。温江地委书记宋文彬说:1959年底实施这个标准后,一个冬春已经饿死了那么多人,再出乱子怎么办?李井泉反问宋文彬:“乱子已经出了,是先保京、津、沪,先保成都,还是先保你温江?”据当时担任巴中县委主管农业的副书记周永开回忆:当时从上到下贯彻的指示是:“京、津、沪缺粮,如果出问题,影响国际形象,不得了。”

中国现代史专家丁抒透露,在四川饥荒最严重的时候,邓小平不但不追究老部下李井泉的责任,还几次保李过关:

“在1962年1月中央工作会议上,四川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明朗写了封匿名信给中央,控告李井泉,说四川饿死了很多人,李井泉有责任。这封匿名信被中央收到以后就开始要李井泉在四川组的小会上检查。”

“邓小平两次到四川去为他开脱,说该检讨的都检讨了,就是那么多问题。四川出的问题中央也有责任,然后说停止追查李井泉的个人责任,保护李井泉过了关。”

*毛刘分歧: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杨继绳:刘少奇原来是紧跟毛泽东的,比毛泽东还左,说的话还要极端,后来回湖南调查一个月之后态度就转变了。

解说:1961年5月31日,刘少奇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说:“这几年发生的问题,到底主要是由于天灾呢,还是由于我们工作中间的缺点错误呢?湖南农民有一句话,他们说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总起来,是不是可以这样讲:从全国范围来讲,有些地方,天灾是主要原因,但恐怕不是大多数;在大多数地方,我们工作中间的缺点错误是主要原因。”显然,这与当时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的看法不一致。

请您继续关注美国之音《解密时刻:大饥荒 — 周恩来下令毁证》(完整版)。
锻炼身体学翻墙
三级禁友
三级禁友
 
帖子: 313
注册: 2012-03-04 9:07
手头现金: 89.00

Re: 李世华《共用的墓碑》

帖子admin » 2013-05-22 19:16

Re: 李世华《共用的墓碑》 好书下载看看
头像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2272
注册: 2011-06-12 14:36
手头现金: 6,343.58


回到 政治禁书

国际长途电话 中国禁闻安卓应用 中國禁聞安卓應用 安卓手机禁书 中南海厚黑学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Google [Bot] 和 1 位游客

  • Advertisement
安卓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