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86岁母亲被国保轮班软禁 黄琦案所谓涉国家机密何事?

2019年10月14日 11:53 PDF版 分享转发

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因为访民呼吁人权被控“非法为境外机构提供罪”而被捕入狱。其86岁的母亲蒲文清因替呼吁,也遭当局长期非法,失去自由。有知情者向本台披露黄琦母亲现况,大陆律师解释了的官方所谓涉“”,其实只是官方陷害他。

黄琦86岁的母亲蒲文清

“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因为访民呼吁人权被控“非法为境外机构提供国家机密罪”而被捕入狱。其86岁的母亲蒲文清因替黄琦呼吁,也遭当局长期非法软禁,失去自由。有知情者向本台披露黄琦母亲现况,大陆律师解释了黄琦案的官方所谓涉“国家机密”,其实只是官方陷害他。

本台10月13日获悉,获刑12年的著名人权捍卫者黄琦的母亲蒲文清,因遭中共当局长期软禁,无法签委托书,黄琦被变相剥夺聘请律师权利。

今年7月29日,黄琦被中共四川省绵阳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与“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审重判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万元。

据消息人士透露,这次宣判事前家属并未获得任何通知。黄琦的辩护律师包括隋牧青、刘正清和张赞宁等人,先后遭到当局吊销律师执照打压,导致黄琦一案没有律师代理。

黄琦狱中遭到残酷虐待迫害,病情加重,有肾功能衰竭的症状,还有、心脏病、。黄琦的老母亲蒲文清为此进京上访,2018年12月7日在北京被绑架后遭软禁至今,警察和社区人员24小时监控,记者打电话联系不到蒲文清。

当地了解他们母子情况的知情人卢钢对本台表示,其母遭当局长期非法软禁,三班倒。

卢钢:“他这个案子很敏感,当局一直在打招呼:不允许插手。他妈妈一直被看着,在家里,单位里派护士看着,他妈妈身体很不好。坐家里,3个,门口也有人,国保三班倒,守着。”

官方给黄琦定的是两项恐怖的涉及国家机密罪名,到底是什么“机密”呢?

卢钢说:“原来说(黄琦)非法持有,说电脑里查出有个图片,就是国家机密,那么就叫非法持有。哎呀,这个东西欲加之罪,都是欲加之罪。”

曾经代理过黄琦案的李静林律师对本台记者表示,黄琦所谓“泄漏国家机密”,只不过是访民的一个上访材料。

李静林:“‘为境外组织提供国家机密’?当初我们去了6个律师,开庭前会议的时候,大家一致的意见都是说:黄琦无罪。当然,另外那两个被受到牵连的访民也无罪。那个(材料)本身就不是机密,就是陈天茂在六四天网上发了个东西,那个东西当时连文件都不是,更别说是机密文件,只能说是文稿。街道办事处负责维稳的书记给陈天茂看,告诉他:要他小心点,要收拾他了。就这么个东西。因为那个文稿是街道办事处起草的,就是绵阳市游仙区关于陈天茂上访的情况及其处理意见汇报。绵阳市游仙区那个汇报,是办事处起草的文件,所以说办事处从电脑里边打出来,给陈天茂看的。也就是说,如果那个作为一个文件的话,应该盖上政法委的章,是办事处代政法委起草的一个文稿,你看六四天网登出来的内容上面,盖上公章吗?也没有公章,是被后来追加成‘国家机密文件’。”

李静林律师:“那么,黄琦或者陈天茂他们把这个东西公布出来的时候,那个时候只是文稿。作为泄漏国家机密方面的犯罪,它应该是属于故意犯罪。对于一个文稿的泄密,它没有密!因为按照《保守国家秘密法》,首先要定密级,你要定哪些人可以接触这个机密文件。如果是机密文件,办事处负责维稳的官员,他会给陈天茂看吗?那不可能的。如果陈天茂没看到,它从哪来的?所以也就是说,那个事情不过就是街道办事处帮游仙区政法委起草了文稿,那么起草的不是手写的,它那个文稿时电脑版的,把电脑版的文稿给陈天茂看了,并且让陈天茂拍下来了。然后陈天茂就转给黄琦,把它公布出来了。”

李静林律师最后说:“按照他们所说的这个过程,是这么个意思。起诉的,官方所说的,是这么一个(意思)。黄琦根本就不承认他做了这件事情,六四天网上的内容,那是官方陷害他的,因为早就在说要收拾黄琦,六四天网表示登出来了,省委书记说要收拾黄琦。”

现年56岁的黄琦毕业于四川大学,于1999年创办维权网站“六四天网”,为底层和弱势群体发声。2000年黄琦被抓,他是中国大陆最早因为网络言论而入狱者,随后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黄琦5年徒刑。

2008年汶川发生大地震,因黄琦积极参与救灾并首次曝光豆腐渣工程,又被当局以“非法持有国家秘密罪”判刑3年。

2016年11月,黄琦揭露当局打压“六四天网”,又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秘密罪再次入狱。

被捕后黄琦一直零口供,并告诉公安:如果要他认罪,当局“只能得到一具尸体”。

“六四天网”曾发出消息说,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曾指示绵阳警方“收拾黄琦”。

黄琦曾获得过国际人权组织颁发的多项褒奖,包括2004年时授予黄琦“第2届因特网自由奖”;2006年,黄琦获第六届中国人权青年奖;其后又获赫尔曼.哈米特奖,中国民主斗士奖等。

多家国际人权组织曾发表联合声明,指中共不给病情恶化的黄琦提供有效的治疗,亦是一种酷刑折磨,要求中共立即无条件释放黄琦。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田溪采访报导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