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曾经炽热的中国革命者,他在共产党的监狱里度过了16年

2017年06月19日 1:05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来源: 博谈网 作者: John Pomfret 编译: 周洁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本文译自《华盛顿邮报》6月16日刊登的John Pomfret的评论文章,题目为??“炽热的中国革命者,他在的监狱里度过了16年??”。以下为文章译文:

去年4月,为了纪念??“全民安全教育日??”,在北京,我家附近的一条胡同里贴出了一系列宣传画,专题是《危险的爱情》。这16幅画讲述了一名中国公务员小李的故事,她在一个晚宴上遇见了一名叫大卫的西方男子。他自称是访问学者,实则是外国。他亲近小李,窃取中国国家机密。在最后一幅画中,我们看到小李在两名警官面前戴着手铐。寓意是:小心,间谍无处不在!

今年,根除外国密探及其中国同谋的竞相在全国蔓延。江苏省推出了一套以??“抓间谍??”等为主题的小学教材。北京市政府向举报外国情报人员及中国爪牙提供现金奖励。国家媒体在全国各地警告说国家安全的形势日益??“严峻??”。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运动是否真的会挖出鼹鼠。然而,这些现在每年都在做的努力凸显了坚持中共掌权依然是中国政府的一个重要目标。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政府一直期望人民举报自己的朋友、亲人、老师、和同事,因为他们最知道他们最私密的想法。在中国,者是真正的革命英雄。

这些运动的结果是众所周知的。在五十年代初期,基于从亲近的人那里提取的证据,共产党把几百万人发配到劳教所。在1957年开始的反右运动中,有60万人被送往监狱,很多人是因为受到他们周围的人的谴责。另一个是从1966年到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数百万人因为阅读西方书籍、赞扬西方国家、观看了一部西方老电影,而被朋友、亲戚和邻居告密,生活被摧毁。

要了解共产党在中国创造的这类社会及今天的延续,最好的方式之一是阅读那些运动幸存者们的录。张戎的《野天鹅》仍是一个经典。还有其他同样感人的书,例如鲍若望的《毛泽东的囚徒》,巫宁坤和李怡楷的《一滴泪》和郑念的《上海生与死》。

现在,我们可以在这个书单上添上另一个杰作:徐洪慈的《越狱》(No Wall Too High:One Man?‘s Daring Escape From Mao’s Darkest Prison)。这是徐先生的回忆录,由作家Erling Hoh从中文翻译编辑成英文。该书讲述了一名理想主义的共产党人,当他对民主中国的期望与毛泽东的极权统治相冲撞时,他与毛的革命发生了冲突。1957年,徐和几个同学公开批评中共,因为它举行??“假选举??”——只有党批准的一名候选人,以及它残酷迫害那些曾希望毛的革命能带来自由而不是压迫的人,之后,徐被判处关进中国的古拉格。徐遭到他的女友和同学们的谴责。

于是,开始了徐在古拉格里十六年的生活。在整个过程中,徐遭到一同其他犯人的伤害,那些犯人讲他的坏话,以获得额外的食物或换取轻一点的劳动量。他被单独关押、殴打,成为群众??“批斗大会??”的目标,受到死刑威胁。徐在毛的古拉格里的岁月终于在1973年的时候结束了,他做到了不可能做到的事。他成功越狱,逃离了中国,逃到了当时相对自由一些的。翻译者Erling Hoh说的没有错,徐是迄今为止为人所知的唯一逃离毛的监狱的人。

徐的回忆录与其他许多中国人的回忆录不同的是,许多人是在运动中被卷入的旁观者,徐是一个真正的信徒,他热切地希望为自己的国家做贡献。他在1949年之前15岁的时候加入了地下的共产党。在最初的几年里,他跟随毛,参与了经常流血的土改运动,并支持党的这些目标。

但是,徐成了共产党的牺牲品。为了压垮徐,党依靠那些在他周围的人-首先是他的朋友们和女朋友,后来是监狱里的其他犯人,报告他的内心想法,把他牵进一系列无休止的??“思想罪??”当中,这些??“思想罪??”基本上就是围绕他对自由的渴望。

令人惊奇的是,16年的监禁并未令徐屈服,他深信自己的事业是正义的。他曾四次试图逃跑,他以历史的责任感详述了每一次试图越狱及在监禁当中其他的戏剧性事件。尽管受到持续不断的监视和批评,但是他对那些迫害他的狱卒和犯人几乎没有怨恨,他知道应该责怪的是谁。他说:??“人们在他人的诱惑下变得邪恶??”,他说。??“如果没有毛泽东,我敢肯定不会有这些告密者。??”

中国向西方开放之后,徐被允许从蒙古返回中国。他与他的蒙古妻子在他的家乡上海定居。2008年,徐的回忆录首次在香港以中文发表。同年,徐去世。

2012年,作家Erling Hoh在香港的一家图书馆里发现了这本回忆录。Hoh联系了徐的家人,并获得了徐未经编辑的手稿。他发现那个中文版的回忆录已经被一名中国记者兼中共党员做了审查,柔化了徐对中国政府的批评。Hoh于是重新翻译整个600页的原稿,把它翻成了一本难以置信的读物。

中国(政府)对间谍和其他敌人的最新警惕是在提醒人们:那些寻求赋权告密社会的人仍然活跃。可以肯定的是,自五六十年代那些劳改营里塞满了??“阶级敌人??”的黑暗日子以来,中国已经取得了进步。然而,如果你还怀疑中国(政府)压制人民的制度之顽固的话,想想香港书商李波的命运,他出版了徐洪慈的中文版回忆录。中国的代理人从香港绑架了李波,把他偷运过边界,进入中国(大陆)。在大陆,他被隔离关押了几个星期,被下令停止出版曝光中共历史的书籍。

原文:Once a fervent Chinese revolutionary,he spent 16 years in a communist prison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