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

政治禁书版提供中国大陆政治禁书下载阅读分享,所有跟中国政治、经济、人权、民主自由、文革六四等相关的所有政治禁书下载阅读和分享。
  • Advertisement
本贴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如发现其它问题,请点帖子右上角的倒三角图标举报该帖。

共产主义黑皮书

帖子admin » 2011-08-27 9:49

共产主义黑皮书》Stephane Courtois主编 郭国汀译著
该书由法国拉封(Laffont)出版社于1997年11月俄国革命80周年之际推出, 是一部有关共产主义的鸿篇巨制, 这是一部由全球研究共产主义的专家合编的共产主义罪恶的总结。 共产主义运动造成至少一亿五千万人死于共产党暴政,其中亚洲共产党政权虐杀超过一亿人。本书依据原始档案材料,全面揭露了被故意隐瞒的共产党罪恶史。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均是极权专制暴政,皆犯下了群体屠杀滥杀党内政敌和同盟及人民;实行秘密警察特务恐怖统治;抢劫公私财产;强制农业集体化制造谋杀性大饥荒;强制劳改集中营奴役;迫害宗教信徒;毁灭公民社会;封锁新闻;强制洗脑;践踏法律酷刑及强制失踪等十二类罪恶。该书深刻地揭示了共产党政权实质上皆是无法无天的极权专制暴政。

该书长达846页,有11位作者参加写作。若按地域区分,此书分五大部分:第一部分〈一个反人民的国家政权〉,记述从苏联建国到1953年斯大林去世为止的苏联专制镇压史,由苏联史专家、当代研究所研究员威尔斯(Nicolas Werth)执笔,是全书份量最重也较受评论推崇的一部分;第二部分题为〈世界革命、内战与恐怖〉,论述共产国际的有关恐怖暴力活动;第三部分讨论东欧,题为〈另外一个欧洲──共产主义的受害者〉;第四部分为〈亚洲共产主义:第五部分:在「再教育」与屠杀之间〉,其中有近百页的篇幅论及中国;

共产主义黑皮书 目录
第一章:绪论:共产党变成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根源
第二章:朝鲜共产党极权暴政的罪孽
附一:金正日真面目
附二:韩战真相
第三章:古巴共产极权暴权的罪恶
第四章: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
第五章: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第六章: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第七章: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
第八章: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第九章: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
第十章: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
第十一章: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
第十二章: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第十三章: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
第十四章: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孽
第十五章:中共极权暴政的野蛮杀人罪孽
第十六章: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本书原载于天易网。    
附件下载( ATTACHMENTS DOWNLOAD )
《共产主义黑皮书》.pdf
(1.32 MiB) 被下载 6308 次
附件下载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头像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2282
注册: 2011-06-12 14:36
手头现金: 6,366.58

第一章:共产党皆变成杀人抢劫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上)

帖子admin » 2011-08-27 9:55

第一章:共产党皆变成杀人抢劫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
提要:我在1984年曾指出:“如果西方研究马克思的水准是研究生的话,苏联仅有高中水平,而中国则只有小学水准”。此种情形迄今并无实质改变。本文令人信服地深刻揭示了当权共产党无一例外皆演变成杀人犯罪集团的历史与理论根源,作者是法国研究共产主义运动的专家,除了精通马列原著外,对其他著名共产主义理论家的著作也相当精通,文中大量引证原著论证列宁及其他苏共党魁的蛮不讲理,胡说八道;同时列举了“修正主义者”伯恩斯坦和考茨基等充满智慧理性与远见卓识的评论,值得每位关心中国前途与命运的国人一阅。
作者指出:列宁的恐怖是针对所有的政党和社会各阶层;贵族,资产阶级,士兵,警察,宪政民主主义者,孟什维克,社会主义革命党,及整个平民,包括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的待遇尤其坏。列宁创新之处在于不仅那些不与其同路者是反对我,而反对我的必须死!此外,列宁扩展这一原则到政治王国以外的全社会广泛的领域。恐怖涉及双重变异:对手被首先标签为敌人,然后宣布其为罪犯,导致将他从社会上排除出去,排除社会很快又变成消灭。敌友之间的辩证关系不再能满足解决极权主义的根本问题:寻找经净化的不再含敌意的重新组合的人类,通过马克思主义摩西式的计划,将无产阶级重新组合成新人类,并清除任何不符合新世界要求的分子。在一个相对短的时期内,社会从政治斗争逻辑进展到排它阶段,然后进入清除意识形态阶段,进而至消灭不纯成员阶段,最后便是对人类的犯罪。
列宁与所有的共产党人一样仇恨知识分子:“那些二流知识分子及其资产阶级走狗,自认为他们是国家的大脑。他们不是国家的脑袋,而是狗屎!” 列宁说“在现实中,国家仅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器”。因此他辩称:专政的本质乃是:“专政是直接基于暴力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统治。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是通过使用暴力反对资产阶级赢得统治权并维护统治,该统治不受任何法律限制。”[1]列宁接着说“苏维埃政府的无产阶级民主是一种形式,已经发展和扩大了史无前例的民主,确切地说,它是最广大的人民,被压迫的劳动的人民的民主”。
托洛斯基在《为恐怖主义辩护》中称:“革命暴力业已成为必要,是因为历史的即时要求,无法找到一条通过议会民主机构的途径”。他接着举证说:“无产者是历史上升阶级。。。今日资产阶级是落没的阶级。在生产中它已不再起着核心实质的作用,且用其帝国主义的掠夺方法,正在毁灭世界的经济结构和一般的人类文化。尽管如此,资产阶级的历史执着性仍然是巨大的。它具有将整个社会拖回至深渊的威胁力量。我们被迫粉碎这个阶级并将他们抛弃。红色恐怖是一种武器,用于对付具有巨大破坏性,但又不愿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的阶级。” “它能且须解释在内战中我们击溃白军,以使他们不能毁灭工人。因此,我们的问题不在于毁灭人的生命,而在于保护。。。必须使敌人变得无害,在战时这意味着必须消灭之。对于战争中的革命问题,取决于摧毁敌人的意志,迫使其投降并接受征服者的条件。。。谁将统治国家的问题,亦即,有关资产阶级的生与死,将取决于双方,而不依赖于宪法条文,而是使用所有的暴力手段。”
内查也夫定义革命者“是一个已经丢失的人。他没有特殊的利益,没有私人的业务,没有个人的牵挂,没有财产,甚至没有姓名;他的所有的一切都被一件事吸收而排除所有其他,一个单一的思想,一个独特的热情----革命。在深层的存在,而不仅是言语,而且他的行动,他已经与社会,文明世界,法律与习惯,社会礼仪与道德规范中断所有的联系。革命者是一个死敌,他如此活着以便能够确保摧毁社会”“对任何事物尚有同情心者,不能称做革命者”。“病态的社会应分成几类:第一类是那些必须立即杀掉的。。。第二类是那些允许继续活下去,以便其恶行仅是加速激起人民起义”
巴古宁写道:“在革命兄弟之间,我们行动的基础应当是真实,诚信和信任,撒谎,欺诈,神秘,必要的暴力只能用于反对我们的敌人。。。而你陷入了马基佛利的诡计,你用此种方法来营建组织。最终你用对付敌人的方式来对待你自已的朋友。”
考茨基认为:“两种社会主义运动。。。是两种基础不同的方法的冲突:民主和专制独裁的冲突。两种运动看上去有相同的目标:通过社会主义和人道主义解放无产阶级,但是其中之一采用的方法是错误的,极可能导致毁灭;通过充分的讨论争辩,我们坚定地选择民主。独裁专制并不要求反驳对方相反的观点,而是强制压制令对方闭嘴。因此,民主与专制在讨论争辩的开初更不可调和。一方要求的,便是另一方压制的。”“少数人的专政,经常发现一支绝对服从的军队是其最强大的支持者;但是它越依赖武力取代多数人的支持,它就越走向反面,诉求暴力代替拒绝他们的投票;内战成为调整政治和社会争议的方法,在完全的政治冷漠或失望未占上风之所,少数人的专政经常会受到武装攻击或持续的游击战争。。。独裁专制者就会陷入内战,生活在被推翻的持续危险之中。。。在内战中,各方均为生存而战,失败者面临被灭绝的威胁。这一事实的意识正是为何内战会如此残酷的原因”。“确切地讲,我们的目标不是此种社会主义,废除每一种剥削和压迫,直接反对一个阶级,一个政党,某种性别,某个种族。。。如果我们证明。。。无产阶级和人类的解放,唯有基于毁灭私有财产基础上才能取得,我们将抛弃社会主义而无损我们的目标。” “共产党用的词汇都是极富弹性的,使当权者得随心所欲随时将任何他不喜欢的人,排除出人类之外加以消灭”
斯登伯格评论布党使用的“国家恐怖的方法体系”时指出:限制革命中的暴力的中心问题:“推翻旧世界,代之以一个相同的旧的恶,留在其机体内的新生命,一个被相同的旧的原则污染了的生命,意味着社会主义被迫在决定性的斗争中,作出决择:使用旧模式的沙皇和资产阶级的暴力还是选择革命暴力。。。旧模式的暴力仅是为了保护奴隶制,而新暴力则是通向解放的痛苦历程。。。这是我们应当作出的决择:我们应当控制暴力以便确保终止暴力。因为没有其他手段制止暴力。这是伤害革命的道德空缺。这是中心难题,该冲突不可避免成为更多的冲突和苦难之源”。他接着说: “象恐怖,暴力,在影响胜利者和社会其他成员之前,将时常首先腐蚀征服者的灵魂。”
史利亚尼科夫当场质疑列宁:“你昨天确认,无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按马克思意义论,在俄国并不存在。请允许我祝贺您,代表了一个实际上并不存在的阶级管理和行使独裁专制权力”!
托德洛夫论证:“敌人是为恐怖寻找的最大借口,极权国家需要敌人才能生存。如果缺少敌人,它们就制造敌人。一旦被标签为敌人,他们便受到无情的对待。。。成为敌人是与生俱来不可改变的烙印。。。犹太人不是因为他们的行为,而是因其身份受迫害;共产主义迫害亦然。它要求迫害(或在危机时刻屠杀)资产阶级,属于该阶级足够;根本无需做任何事情”。他提及极权主义的起源时指出:“是科学主义而非人道主义帮助建立起极权主义的意识形态基础。。。科学主义与极权主义之间的关系并不限于通过所谓科学的必然性(生物或历史的)赋予行为的正当性:一个人必须是科学主义的信徒,即使它是‘疯狂’或‘狂暴’的科学主义,相信完美的社会改造,因此相信通过革命的手段,符合某种理想进行社会改造的可能性。”
布洛斯塞特对兽化人类的过程下如下结论:“极权主义的诗人和屠夫们,首先是从他们使用的语言暴露自已。莫斯科刽子手们的‘清洗’与纳粹谋杀者们所使用的‘解决’密切相关,是苏联精神与文化灾难全景不可分割的某种语言微观现象。人类生命的价值崩溃,分类的思想(人民的敌人,叛徒,不可信赖的分子)取代道德思想,纳粹屠夫的理论与实践中,将他人兽化,净化和防止传染的念头并无法与世隔绝,与种族观念密切相关。它用超人和劣等种族来将社会人种等极化。但是,1937年苏联有关种族的理论,极权主义方式有所不同;它是将其他人完全兽化,因而在此种政策下任何事物均绝对化,从而付诸实际便成为可能。”
科拉斯基认为:“那种我们所见到的世界已腐败透顶无可救药,因此世界将按照某种意志变得完全,完美,最终彻底解放的观念,乃是一种人类精神最疯狂的变态。。。当然此种变态并非我们这个时代的新发明,但我们应当承认,宗教思想,轻视所有的市俗价值,让位于超自然空间的力量,要远比那种教导我们能够保证救赎,从地狱的深渊跃向辉煌的天堂的说教,远不那么荒唐。”
伦那在其《哲学对话》中指出:“在无神论社会确保自已拥有绝对权力者,不是对那些有神信仰者的威胁,而是创建了一个真实的地狱--集中营,以惩罚反抗者,并恐赫吓唬所有其他人;丧失良知,完全忠于政权,完全抛弃道德的秘密警察,变成随时准备实施各种残暴行为的服从机器。”
马列主义纯属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共产主义者有如下共同特征:共产党政权全部蛮横无理,唯我独尊,妄自尊大,根本不敢也无法进行公开充分的讨论争辩,而只会滥用暴力恐怖欺骗谎言试图强迫他人接受其观念;共产党政权全部是依赖秘密警察对全社会进行特务极权统治;共产党政权全部从不敢进行公平竞争,从不遵守公平游戏规则,皆不择手段比赛厚黑流氓术;共产党政权皆信奉暴力论,因而滥杀无辜几成必然;当权共产党人皆极度无知且极度狂妄,他们均仇恨真正的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共产党政权全部疯狂迫害工人农民及平民大众;共产党暴政皆迫害宗教教会及其信徒;共产党国体制皆强行国有化和集体化,导致经济落后,制造大饥荒;共产暴政皆对其国民进行过至少一次公然大抢劫,即抢劫地主富农资本家的财产;共产党国体制皆对各国传统文化文明进行过毁灭性破坏;共产党国家皆造成国民精神道德沦丧,官员贪污腐化堕落,全社会各行各业欺诈虚伪盛行。简言之:彻底终结共产党暴政是这个时代的最强音!
2010年3月14日

共产党皆变成杀人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
作者:Stephane Courtois 编译:郭国汀
为什么现代共产主义运动,自1917年始,几乎立即成为一个体制性血腥残暴专制独裁的犯罪体制?个体暗杀和群体屠杀是所有共产党政权犯罪的真实画面。
列宁主义和斯大林主义是所有现代共产主义的摇蓝。整个19世纪,基于法国革命的经验,主导了暴力革命的理论。1793-1794年法国革命的极端暴力表现为三个显著特点:最残暴的是“九月屠杀”,在巴黎1000余人被暴民杀死,既未受政府干预,也没有任何政党组织指挥。最著名的是由人民委员会监督,由革命法庭审判,在巴黎将2625人送上断头台,在其他各省16600人被砍头。长期被掩盖的是由共和国旨在镇压起义的“最可恶的纵队”实施的恐怖,共杀害了数万名无的不知名的人。但是尽管有几个月的血腥恐怖,其仅是法国革命悠久历史中的一段插曲,最终的结果创建了一个宪政民主共和国,选举产生的议会,真实的政治辩论。当罗伯斯比尔被罢免后,革命恐怖便终止了。
在许多方面,法国革命的恐怖预示了苏联共产党的许多实际恐怖。罗伯斯比尔奠定了列宁恐怖的第一块基石。法国大革命会议宣言称:“惩罚祖国的敌人,我们必须分清谁是敌人:但我们不是要惩罚之,而是要消灭之”。
马克思强调暴力,并为“暴力在历史中的作用”辩护,但他是从一般视角而非将暴力作为某种针对特定人民的制度性的计划。马克思有关恐怖作为暴力解决社会冲突手段的论述含糊不清;同时,马克思严厉批评巴黎公社导致2万余名工人死亡的灾难性的经验。在第一国际早期的争论中,马克思反对俄国无政府主义者巴古宁(Mikhail Bakunin)。
议会民主的迅速发展,代表了社会主义者策略的一种新的和基础的要素;1910年大选,国际工人党法国支部获得74个席位;另有30个独立社会主义侯选人入选。德国社会主义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拥有100万成员,110位众议员,220省议会代表,12000市政议员,89名其他代表。英国劳工运动也组织良好。社会民主党在斯康德纳维亚北欧国家迅速发展。
19世纪末,一位最具影响力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伯恩斯坦(Eduand Bernstein)与一位伟大的马克思著作翻译家考茨基(Karl Kautsky)皆指出资本主义并未出现马克思预言的衰退迹象,因此应当采用渐进与和平的方式朝社会主义方向发展,工人阶级应当学会公民与自由的进程;1872年马克思曾表示期望在美国、英国和荷兰可以采取和平方式革命。对马克思这一观点,恩格斯于1895年在马克思的《法国阶级斗争》第二版前言中作了进一步阐扬。
布朗基(Auguste Blanqui是个无政府主义者和辛迪加主义者)和极左派仍强烈反对所有议会民主,而主张通过暴力手段夺权。但第二国际在一战前夕,采纳了一系列和平解决方案。
极左的列宁布尔什维克党,虽源于欧洲马克思主义传统,但亦有沙俄土地运动革命之根。整个19世纪该革命运动与暴力活动密切相关。内查也夫(Sergei Nechaev)是其中最崇尚暴力者;首任契卡头子多斯妥也夫斯基(Dostoevsky)即以他为样板。内查也夫1869年在(Revolutionary Cutechism)定义革命者“是一个已经丢失的人。他没有特殊的利益,没有私人的业务,没有个人的牵挂,没有财产,甚至没有姓名;他的所有的一切都被一件事吸收而排除所有其他,一个单一的思想,一个独特的热情----革命。在深层的存在,而不仅是言语,而且他的行动,他已经与社会,文明世界,法律与习惯,社会礼仪与道德规范中断所有的联系。革命者是一个死敌,他如此活着以便能够确保摧毁社会”“对任何事物尚有同情心者,不能称做革命者”。“病态的社会应分成几类:第一类是那些必须立即杀掉的。。。第二类是那些允许继续活下去,以便其恶行仅是加速激起人民起义”[2]
[1] V.I. Lenin, 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and Renegade Kautsky( Moscow: Foreign Language Publishing House, 1952) pp.32-33, 20.
[2] Michael Confino, Violence dans la violence, le debat Bakounine Netchaev( Paris Maspero 1973) pp.101,102.
头像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2282
注册: 2011-06-12 14:36
手头现金: 6,366.58

第一章:共产党皆变成杀人抢劫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中)

帖子admin » 2011-08-27 9:58

1887年3月1日暗杀亚历山大沙皇三世失败,列宁的长兄亚历山大与其他四名同谋被绞死,种下了列宁仇恨沙皇体制的种子,1918年未经苏共政治局知晓,列宁下令屠杀了沙皇一家人。按马利亚(Martin Malia)的说法,这一暴行是法国革命的疯狂再现。首开政治恐怖主义(与孤立的暗杀行动比较),作为现代世界体制性计谋。因此,来自下层的群众起义的大众策略,与来自上层的精英恐怖相结合,在俄国对源自1789-1871年的西方革命传统的政治暴力赋予合法化。这种在社会边沿的政治暴力,受到几个世纪以来在俄国社会常见的暴力特征火上加油。俄国社会悠久的谋杀传统,无疑创造了一种集体意识,使得一个和平的政治世界希望渺茫。
伊凡四世沙皇,年仅13岁时,于1543年将他的总理亲王(Chuisk)杀死喂狗。1560年他的妻子之死,使他变成谋杀者般的狂怒;导致他怀疑每一个人均是潜在的背叛者,并在大范围内清除真实的和想象的敌人;他创建了一个叫做(Oprichnina)的权力无边的皇家卫队,在大众中制造恐怖;1572年他又杀掉了该卫队的成员,然后杀了他自已的儿子和继承人。彼得大帝对俄国的敌人,也心狠手赖,对贵族和人民也几乎没有更多的仁慈,他亦亲自杀了自已的儿子。
从伊凡到彼得,奴役人民和精英的绝对权力,导致专制和恐怖的国家,有着牢固的传统。沙皇与布尔什维克党的暴力之间有不可分割的联系。农民暴动,群体屠杀贵族,本身亦野蛮残暴。给俄国人的意识烙下了深印。1667-1670年斯登卡(Stenka Razin)暴动和1773-1775年普加乔夫(Pugachev)暴动迅速漫延,严重威胁凯斯琳娜大帝的政权;在伏尔加河流域留下了长期血腥的伤痕。普加乔夫被捕后,被以极残暴的方式处死:肢解,朵成碎片喂狗。
高尔基(Maksim Gorky)反对布尔什维克党的残暴方法,1922年他写道:“俄国人的残忍似乎没有任何进化:在受害人嘴里塞入炸药,然后点燃引信;还有在肛门塞入炸药引暴的。在妇女的乳房处挖孔,用绳子穿越伤口并牵引。”1918年和1919年,在Don和乌拉尔(Ural)地区用同样的酷刑,在男人屁股下放炸弹然后引爆。这种残忍无法用精神病或变态形容,也非个别现象,我是以他们将人类受难作为群体娱乐来考虑的。”
1861年亚历山大三世沙皇废除了农奴制,建立了地方权力中心;1864年他批准司法独立,作为实施法治的第一步。大学,艺术,媒体均得以繁荣。公民浪潮在全社会涌动,暴力在全国消退。即使1905年失败的革命,结果仍激发了社会民主热。可惜这一进化进程被1914年8月1日暴发的欧洲历史上最坏的群体暴力所打断。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群体暴力,超过历史之最。万士兵战死,平民亦伤亡惨重,暴力达到史无前例。
考茨基是德国社会主义理论家和主要领导人,于1920年指出:习惯于战争的残酷,退伍士兵回家后,大多心态与情感大变,即便在和平时期处理与家人之间的关系及主张利益时动辄诉诸暴力和血腥。
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人没有一人曾参战:(列宁Lenin, 托洛斯基Trotsky,季诺维也夫 Zinoviev, 斯大林Stalin, 卡门内夫Kamenev,)绝大多数长于行政官僚机构或群众大会上演说,但均没有军事经验,从未真正体验战争灭亡的残酷。直到他们夺取政权,他们仅知道意识形态和政治斗争的词汇;仅有死亡,群体屠杀和人类灾难的抽象概念。这种个人对战争恐怖的无知,或许是它本身更加残忍的一个因素。
“军队在战争中是一种社会命令,个体已不复存在,其非人道性创造了一种几乎不可能打破的惯性”。“战争是从正常的公民生活走得最远的政治国家”。战争赋予了暴力某种新的合理性,并降低人的生命的价值。战争削弱了先前急速发展的民主文化,并将新生活置于奴役文化之下。
20世纪初,俄国业已进入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社会也变得日益自治化。一战打断了这一进程,突显了旧体制的问题;1917年2月革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创建了议会宪政选举民主制,伴随而来的工农社会革命;世界大战与俄国传统的暴力,是布尔什维克党能够夺权的重要原因。但无法解释布党的绝对残暴。这种暴力显然是外来因素所致,较之二月革命的和平性质,这种暴力是由列宁通过布党夺权后亲自强加给俄国的。
列宁创建的专制独裁体制,迅速地赋予它血腥和恐怖的性质。官方正式启动红色恐怖始于1919年9月2日,但实践中早在1917年11月即已存在;例如1918年1月4日列宁下令强行解散民选议会;并公开枪杀任何在街上抗议的人。孟什维克领导人马托夫(Yuri Martov)立即对此种暴力进行了公开赛强烈的谴责。
自它夺权第一日始,苏共便开始杀人。杀在内战中俘获的俘虏;杀那些基于保证活命为前提投降的敌人;这些由布党组织和指导的谋杀,在未经任何审判暗杀了数万名无辜后,布党才开始组建最高革命法庭,来定苏维埃体制敌人的罪。
兽类喜欢人类的热血。杀人机器开始运转,最高革命法庭5位法官卷起袖子,象屠夫一样工作,但是以血还血,整个俄罗斯大地笼罩在一片血腥雾气之中。构成社会主义教义基础的真正人道的最大原则被抛至九霄云外。
法国革命的暴力限于一小部分人。列宁的恐怖却是针对所有的政党和社会各阶层;贵族,资产阶级,士兵,警察,宪政民主主义者,孟什维克,社会主义革命党,及整个平民,包括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的待遇尤其坏。1919年9月6日,在逮捕了几十名公共知识分子后,高尔基给列宁发了一封义愤的信:
“我认为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力量应当以知识发展来衡量,革命仅在有利于此种发展时才有意义。学者应当受到慎重对待和尊重。但是试图拯救我们的皮肤,我们正在毁灭我们自已的大脑,砍掉人民的脑袋!”列宁残暴的回答与高尔基简明的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将人民的智慧力量与资产阶级公共知识分子的力量等同,我们就要犯错误。。。工人和农民的知识力量,是在推翻资产阶级和他们的辅助者的斗争过程中成长起来的;那些二流知识分子及其资产阶级走狗,自认为他们是国家的大脑。他们不是国家的脑袋,而是狗屎!”[1]
这是列宁首次对知识分子表示深切的蔑视,很快他便从蔑视发展成谋杀。列宁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尽可能长久维持权力。之所以不择手段,抛弃一切基本道德夺权维权,是因为这是列宁将其意见观念付诸实施,建设社会主义的唯一途径。列宁当然也用了好些马克思主义教条,诸如:阶级斗争,暴力在历史过程中的必要性,无产者作为阶级在历史发展中的重要性。1902年列宁在《怎么办?》中提出了新的革命党概念,按军事纪律组织严密的职业党,他采用内查也夫的模式并发展出与英国,德国各大社会主义组织不同的布尔什维克党。提出将帝国主义战争转变成阶级斗争的内战。1920年托洛斯基指出:
“非常清楚,如果我们的问题在于废除生产方式的财产私有制,解决的唯一途径取决于通过将国家权力全部集中于无产阶级手中,设立一个特殊体制的过渡时期;独裁专制成为必要,因为这并非部分改变的问题,而是资产阶级的生存问题。在此基础上不可能协议。唯有暴力才能成为决定因素。任何人为了达到目的,不可能拒绝手段。”[2]
1917以前,列宁已证明他的坚定信念:他是唯一真正理解了社会主义理论,也是能够解答历史的真正意义的人。而十月革命布党夺取政权,更使列宁相信他的意识形态和分析是正确无误的。1917年革命夺权后,他的政策和理论解释变成了革命圣经。意识形态转化成教条和绝对的普适真理。意识形态和政治理念的这种转变成绝对“科学”真理,便是共产主义极权的基础。
列宁宣称他自已是数量仍极弱小的俄国无产阶级的代表,尽管每当工人起义时他都毫不留情地残酷镇压,来确认他的意识形态的正确。这种代表无产阶级的说教,是列宁主义最大的欺骗之一。1922年史利亚尼科夫(Aleksandr Shlyapnikov),一位极少数出身于无产阶级的布党领导人之一,在布党11次代表大会上直接问列宁:“伏拉基米尔伊里奇昨天确认,无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按马克思意义论,在俄国并不存在。请允许我祝贺您,代表了一个实际上并不存在的阶级管理和行使独裁专制权力”!(739)这种代表虚拟无产阶级行使专政权力,在东欧所有共产党国家及第三世界,中国和古巴,是共同现象。
玩弄文字游戏是列宁主义的一个最显著特征。将具体的人抽象化,意识形态化,是诞生恐怖的另一因素。他们杀的不是人,而是资产阶级,资本家,人民的敌人,尼古拉二世沙皇全家是封建主义的代表,他们是吸血鬼、蝗虫、蚂蝗。
以马克思主义的名义,布党建立起一个称做无产阶级专政的绝对和任意荒唐至极的权力体系。1918年厦,在布党仅撑权6个月,群体屠杀刚开始不久,考茨基便在他的《论无产阶级专政》书中预见:
“两种社会主义运动。。。是两种基础不同的方法的冲突:民主和专制独裁的冲突。两种运动看上去有相同的目标:通过社会主义和人道主义解放无产阶级,但是其中之一采用的方法是错误的,极可能导致毁灭;通过充分的讨论争辩,我们坚定地选择民主。独裁专制并不要求反驳对方相反的观点,而是强制压制令对方闭嘴。因此,民主与专制在讨论争辩的开初更不可调和。一方要求的,便是另一方压制的。”[3]
“少数人的专政,经常发现一支绝对服从的军队是其最强大的支持者;但是它越依赖武力取代多数人的支持,它就越走向反面,诉求暴力代替拒绝他们的投票;内战成为调整政治和社会争议的方法,在完全的政治冷漠或失望未占上风之所,少数人的专政经常会受到武装攻击或持续的游击战争。。。独裁专制者就会陷入内战,生活在被推翻的持续危险之中。。。在内战中,各方均为生存而战,失败者面临被灭绝的威胁。这一事实的意识正是为何内战会如此残酷的原因”。[4]
列宁愤怒地以《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斯基》作为回应,拒绝讨论争辩。他引恩格斯的话说:“在现实中,国家仅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器”。因此他辩称:专政的本质乃是:“专政是直接基于暴力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统治。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是通过使用暴力反对资产阶级赢得统治权并维护统治,该统治不受任何法律限制。”[5]列宁接着说“苏维埃政府的无产阶级民主是一种形式,已经发展和扩大了史无前例的民主,确切地说,它是最广大的人民,被压迫的劳动的人民的民主”。[6]正是在“无产阶级民主”的美妙包装下,苏联几十年来干下了无数恐怖罪恶的勾当。
托洛斯基提出“永久革命”论(permanent revolution)他相信世界已进入“政治斗争迅速转变成内战”的时代,是在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革命与将军和海军上将为首脑的资产阶级民主之间的内战。然而,他的预测错误明显;一方面代议制民主日益成为全球现象,1991年甚至俄国亦采用之;另一方面,托洛斯基与列宁一样,有基于俄国经验(在任何情况下,他时常过渡夸张)归纳出一般结论的强烈倾向。布党相信,一旦内战在俄国展开,它将扩展到欧洲和全世界。托洛斯基下结论道:
“它能且须解释在内战中我们击溃白军,以使他们不能毁灭工人。因此,我们的问题不在于毁灭人的生命,而在于保护。。。必须使敌人变得无害,在战时这意味着必须消灭之。对于战争中的革命问题,取决于摧毁敌人的意志,迫使其投降并接受征服者的条件。。。谁将统治国家的问题,亦即,有关资产阶级的生与死,将取决于双方,而不依赖于宪法条文,而是使用所有的暴力手段。”托氏的用语很多与鲁登道夫(Ludendorff)描述全面战争的表述相同。这表明布党其实是高度军事化时代的产物。
布党不是唯一起内战者,但它是唯一公开从理论论上证内战必要性的。内战成为他们政治斗争的永久形式。实质上是布党与大多数工人和绝大多数农民(他们1918年厦以后,开始起义反抗布党暴政)之间的战争,不是传统的两个政治集团之间,而是政府与大多数人民之间的战争。在斯大林时期则是党国针对整个社会的战争。这只有在体系是基于大规模的恐怖,全面控制社会活动的极权体制下才有可能。
近年来基于新开放的档案研究表明:1918-1921年的“肮脏战争”(Nicolas Werth语)布党源于列宁主义夸张的理想主义,愤世嫉俗主义和反人道的残忍,期望内战将扩展到全世界,持续到社会主义征服整个星球。该内战植入残忍作为人民相互之间解决争端的通常手段。它打破了传统限制界线,代之以绝对和根本的暴力。744
斯登伯格(Isaac Steinberg),是个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人,1917年12月至1918年5月任苏联司法人民委员,于1923年评论布党使用的“国家恐怖的方法体系”时指出:限制革命中的暴力的中心问题:
“推翻旧世界,代之以一个相同的旧的恶,留在其机体内的新生命,一个被相同的旧的原则污染了的生命,意味着社会主义被迫在决定性的斗争中,作出决择:使用旧模式的沙皇和资产阶级的暴力还是选择革命暴力…旧模式的暴力仅是为了保护奴隶制,而新暴力则是通向解放的痛苦历程…这是我们应当作出的决择:我们应当控制暴力以便确保终止暴力。因为没有其他手段制止暴力。这是伤害革命的道德空缺。这是中心难题,该冲突不可避免成为更多的冲突和苦难之源”。他接着说:“象恐怖,暴力,在影响胜利者和社会其他成员之前,将时常首先腐蚀征服者的灵魂。”[7]
高尔基1930年11月2日至罗曼罗兰的信中写道:“苏联以阶级战争对付公共知识分子,他们试图回到资产阶级政体。内战仅仅是杀虐。”[8]
苏共以全面恐怖为特征,高峰是1937-1938年的大清洗。苏共不仅向全社会开战,而且向党国体制内部宣战。希特勒极少亲自作为迫害者的角色,而是委派其亲信为之。斯大林则赤膊上阵,往往亲自成为迫害主角。他亲自签署了数千人的死刑名单,并强迫其他政治局委员也这么干。14个月内180万人被捕,分别关入42个巨大的集中营;其中69万人被杀害。阶级战争时常取代阶级斗争。政敌不是一个反对派的名字,甚至一个敌对阶级,而是整个社会。在列宁统治下,主要敌人时常是非党人士;在斯大林统治下,党员本身成为潜在敌人。彼得堡苏共党委书记基洛夫(Kirov)被暗杀事件,使斯大林在党内大开杀诫有了借口。他日益采纳内查也夫的主张。迫害的执行者最终也均成受害者。巴古宁(Bakunin)指出:
“在革命兄弟之间,我们行动的基础应当是真实,诚信和信任,撒谎,欺诈,神秘,必要的暴力只能用于反对我们的敌人。。。而你陷入了马基佛利的诡计,你用此种方法来营建组织。最终你用对付敌人的方式来对待你自已的朋友。”[9]
[1] Quoted in Arkadi Vaksberg, Le Mystere Gorki (Paris:Albin Michel, 1997) 111.
[2] Leon Trotsky, The Defense of Terrorism, trans H.N.Brailsford (London:Allen and Unwin, 1921) pp.21-22.
[3] Karl Kautsky,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trans. H.J.Stenning( Ann Arbor: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64) 1-3.
[4] Karl Kautsky,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trans. H.J.Stenning(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64)51-53。
[5] V.I. Lenin, 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and Renegade Kautsky( Moscow: Foreign Language Publishing House, 1952) pp.32-33, 20.
[6] V.I. Lenin, 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and Renegade Kautsky( Moscow: Foreign Language Publishing House, 1952) p。37。
[7] Isacc Steinberg, Laspect Ethique de la Revolution (Berlin: Skify, 1923) quoted in Baynac, la terreur, p.370.
[8] Arkadi Vaksberg, le mystere Gorki ( Paris: Albin Michel , 1997) 264.
[9] Quoted in Michael Confino, Violence dans la Violence, le debat Bakounine Netchaiev.( Paris: Maspero, 1973) 137.
头像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2282
注册: 2011-06-12 14:36
手头现金: 6,366.58

第一章:共产党皆变成杀人抢劫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下)

帖子admin » 2011-08-27 10:01

布哈林在他的党内老同志季诺维也夫(Zinoviev)和卡门内夫(Kamenev)被处死后公开说:“我是如此幸福,他们已被象狗一样枪决了”[1]。不到两年后,他自已也象狗一样被杀。这种斯大林式的党内清除异已的残暴残杀现象,在整个共产党世界非常普遍。

公开作秀审判是列宁于1922年首先引入用于审判社会主义革命党人。斯大林在消灭其政敌前时常举行公开作秀审判。斯大林另用神秘于仇恨教育:逮捕,审判和受害者的命运完全秘密化。秘密与恐怖密切相关,苏共将恐怖带入全社会。布党不择手段消灭竟争对手,敌人已不再是旧体制的贵族,资产阶级,军官,而是任何反对布党政策的人。在布党眼里,那些成为布党绝对权力的障碍的任何人均是敌人,而不论其社会类别。这种现象甚至比恐怖还早出现。

敌人一词的极大弹性与随政治需要即时变化无穷,成为共产党人的思想与实践的一大关健要素。正如托德洛夫(Todorov)指出:

“敌人是为恐怖寻找的最大借口,极权国家需要敌人才能生存。如果缺少敌人,它们就制造敌人。一旦被标签为敌人,他们便受到无情的对待…成为敌人是与生俱来不可改变的烙印…犹太人不是因为他们的行为,而是因其身份受迫害;共产主义迫害亦然。它要求迫害(或在危机时刻屠杀)资产阶级,属于该阶级足够;根本无需做任何事情”。[2]

共产党为何要消灭敌人?传统的迫害作用,用福科(Foucault)的术语乃是:训练和惩处。索尔仁尼琴(Solzhenitsyn)证明共产党对普通刑事犯比对政治犯体制性优待。苏联体制的目标之一是创造新人,暗含对最顽固不化的犯人的再教育。但为何共产党要杀害敌人?确认敌人在政治中时常至关重要。“任何不占在我一边者即是反对我”(He who is not with me is against me)列宁创新之处在于不仅那些不与其同路者是反对我,而反对我的必须死!此外,他扩展这一原则到政治王国以外的全社会广泛的领域。

恐怖涉及双重变异:对手被首先标签为敌人,然后宣布其为罪犯,导致将他从社会上排除出去,排除社会很快又变成消灭。敌友之间的辩证关系不再能满足解决极权主义的根本问题:寻找经净化的不再含敌意的重新组合的人类,通过马克思主义摩西式的计划,将无产阶级重新组合成新人类,并清除任何不符合新世界要求的分子。在一个相对短的时期内,社会从政治斗争逻辑进展到排它阶段,然后进入清除意识形态阶段,进而至消灭不纯成员阶段,最后便是对人类的犯罪。748

由于儒学的传统影响,似乎留有再教育改造的更广空间。但是中共劳改劳教实质上比直接谋杀更虚伪。强迫敌人改变他们的信仰道路,屈服于杀人犯,可能比直接杀了他们更糟。

红色高棉相信对整个阶级再教育改造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些敌人已经腐化堕落无可救药),因此他们群体屠杀知识分子和城市居民。在精神心理上摧毁敌人,因而强迫他们没完没了的自我批评。

极权政权的领导们自视为社会的道德指导者,并为他们选定任何人须处死的至高无上的权力感到骄傲。其基本假定相同:基于科学基础的必要性。托德洛夫(Tzvetan Todorov )提及极权主义的起源时指出:

“是科学主义而非人道主义帮助建立起极权主义的意识形态基础…科学主义与极权主义之间的关系并不限于通过所谓科学的必然性(生物或历史的)赋予行为的正当性:一个人必须是科学主义的信徒,即使它是‘疯狂’或‘狂暴’的科学主义,相信完美的社会改造,因此相信通过革命的手段,符合某种理想进行社会改造的可能性。”

托洛斯基对科学的方法作了明确说明确规定1919年他在《为恐怖主义辩护》中称:“革命暴力业已成为必要,是因为历史的即时要求,无法找到一条通过议会民主机构的途径”。为支持此论他接着举证说:“无产者是历史上升阶级…今日资产阶级是落没的阶级。在生产中它已不再起着核心实质的作用,且用其帝国主义的掠夺方法,正在毁灭世界的经济结构和一般的人类文化。尽管如此,资产阶级的历史执着性仍然是巨大的。它具有将整个社会拖回至深渊的威胁力量。我们被迫粉碎这个阶级并将他们抛弃。红色恐怖是一种武器,用于对付具有巨大破坏性,但又不愿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的阶级。”[3]

托洛斯基将历史变成某种必须牺牲一切的神圣力量,他对革命表现出无可救药的天真无知,想象一个更加公平的社会,将会经由一个辩证的过程而得以形成,尽管使用犯罪性质的方法。

“革命蓝色眼睛燃烧着残忍的必须之火”。Aragon的诗歌颂着残忍

“如果敌人不投降,我们当然得消灭他们”。高尔基如是说

考茨基 1918年对此问题勇敢而诚实地说:“确切地讲,我们的目标不是此种社会主义,废除每一种剥削和压迫,直接反对一个阶级,一个政党,某种性别,某个种族…如果我们证明…无产阶级和人类的解放,唯有基于毁灭私有财产基础上才能取得,我们将抛弃社会主义而无损我们的目标。”[4]

考茨基虽然作为一个最著名的马克思主义辩护士,将人道主义置于马克思科学信仰之上。要杀人最有效的手段乃是通过非人化的过程将受害者非人化。检察官维辛斯基(Andrei Vyshinsky)歇斯底里恶狠狠地说:

“枪决这些疯狗!将这些藏着残的齿和鹰爪的匪帮杀光!打倒压榨者托洛斯基,他的咀里流着毒血,腐化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观念!让我们永远清除这些骗子,搂着腐烂的僵尸跳舞的可怜的朱孺!让他们可怕的尖叫彻底结束!让我们彻底消灭资产阶级疯狗!他们想将我们新苏维埃国家的鲜花撕成碎片!让我们将他们对我们的领袖的兽性仇恨堵回他们的喉咙!

法国作家萨特(Jean-Paul Sartre)1952年称:“任何反共的人都是一条狗!”(南郭注:不独有偶,红色高棉的主要领导人全部是在法国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法国思想家芦梭,法农,萨特等人的信徒)

斯大林是第一个大规模使用这种将人类兽化,体制性杀人者。但是这并非斯大林的发明,而是列宁首创。在布党夺权后,列宁时常形容他的政敌为“害虫,蚂蝗,吸血虫”。

高尔基回应一封由爱因斯坦和托马斯曼等人签署的呼吁书时写道:“我认为处死这些人完全合法。很自然,工农政权将象清除蚂蝗一样消灭其敌人。”[5]

布洛斯塞特(Brossat)对兽化人类的过程下如下结论:“极权主义的诗人和屠夫们,首先是从他们使用的语言暴露自已。莫斯科刽子手们的‘清洗’与纳粹谋杀者们所使用的‘解决’密切相关,是苏联精神与文化灾难全景不可分割的某种语言微观现象。人类生命的价值崩溃,分类的思想(人民的敌人,叛徒,不可信赖的分子)取代道德思想,纳粹屠夫的理论与实践中,将他人兽化,净化和防止传染的念头并无法与世隔绝,与种族观念密切相关。它用超人和劣等种族来将社会人种等极化。但是,1937年苏联有关种族的理论,极权主义方式有所不同;它是将其他人完全兽化,因而在此种政策下任何事物均绝对化,从而付诸实际便成为可能。”[6]

1932年高尔基(他是特务头子雅哥达的私友,他的儿子在GPU秘密警察局工作)在一信中说道:“阶级仇恨应当根植于对敌人的某种原始的嫌恶反感。敌人必须被视为劣等的,我坚信敌人是比我们劣等的,他们不仅在肉体上而且在道德意义上均是劣等的”。[7]

社会历史科学主义最坏的一面与生物科学主义结合产生了共产主义怪胎。这种动物或生物思维,使我们更易理解为何这么多共产主义犯罪会对人类犯下深重罪孽,以及马列意识形态是怎么为其追随者们的犯罪行为合法化的。

在共产主义中存在着一种社会政治(Eugenics),某种社会达尔文主义。富有社会分类进化知识的列宁,根据应当被抛进历史垃圾箱的理由决定谁应当消灭。根据马列政治历史“科学”基础,资产阶级代表了没落衰亡的过去的阶级,因此消灭其阶级和个体就有了合法性。

马列主义神圣化体制本身,因而阶级划分和抽象归类远比任何人类的实际重要。个体和团体均视作某种原始的社会与脱离肉体的原型。这就使得犯罪变得容易得多。线人,酷刑犯,刽子手杀人不会受到谴责,他们仅是消灭某些对社会公共利益无益的抽象物。该理论通过否定一个基本事实:人类,人类大家庭,而成为犯罪意识形态。

马列主义的根源或许根本无法从马克思本人身上找到,反而易于从变异达尔文主义找到原型,当将达尔文主义适用于种族问题时,运用于社会问题时,均发生相似的灾难性后果。有一点可以肯定:反人类罪是否定人类的普世性,而归因于某种特定条件,基于生物,人种或社会历史的观念的产物。

通过反复强制洗脑宣传,共产党人迫使人们相信,他们的作为具有普世性,与整个人类相关。评论家们不时试图将纳粹与共产主义区分开,辩称纳粹计划有其特殊性,是极端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的产物;而列宁的计划则具有普世性。这完全是错误的!在理论和实践两方面,列宁及其继承者,将资本家,资产阶级,反革命及其他人,排除出人类范畴;并在他们的社会生物学与政治说教中,将他们变成绝对的敌人。考茨基早在1918年便指出:“共产党用的词汇都是极富弹性的,使当权者得随心所欲随时将任何他不喜欢的人,排除出人类之外加以消灭”。这些词汇直接导致了反人类罪行。

生物学家阿特兰(Henri Atlan)指出:“人类的观念延及生特学领域时,生物学对于人类几乎无关。”苏联科学家来森科(Trofim Lysenko)试图创造新西红柿,玉米品种,而且曾试图创造新人种。

1870年特卡契夫(Pyotr Tkachev)俄国革命者,内查也夫的继承者,建议将25岁以上的沙俄国人全部消灭,他认为他们不能实践他的革命理想。在一封至内查也夫的信中,巴古宁对这种疯狂的想法:“我们的人民并不是一张白纸,得任由任何秘密社会,随心所欲在上面涂写,比如象你的共产主义计划”。[8]

斯大林无疑是20世纪世界最大的罪犯之一。特洛斯基经常认为斯大林是个病态的疯子。斯大林是个超级狂热的有特殊才干的政治家,他不信民主。斯大林是列宁开创,内查也夫梦想的运动的逻辑结果:用极端的手段实施极端的政策。斯大林是个高加索土生土长,从小受崇尚誓死报仇雪恨的行侠好汉。他用的匿名“科巴”(Koba)即是个助寡妇和孤儿的俄国版罗滨汉。

巴古宁在一封至内查也夫的信中写道:“这种残忍的重组和绝对疯狂主义,如今你居然要将它作为一般原则适用于整个社会。你想要疯狂的东西,不可能的事情,完全否定自然、人和社会!”[9]早在1870年巴古宁便已理解即使革命行动也必须受一些基本道德规范的制约。共产主义恐怖时常被与天主教宗教法庭相比较。不过小说家远比历史学家更热衷于此。

马克思对人类的命运有某种拯救的信仰,这是暗夜之摩赛亚之梦。科拉斯基(Leszek Kolakowski)指出:“那种我们所见到的世界已腐败透顶无可救药,因此世界将按照某种意志变得完全,完美,最终彻底解放的观念,乃是一种人类精神最疯狂的变态…当然此种变态并非我们这个时代的新发明,但我们应当承认,宗教思想,轻视所有的市俗价值,让位于超自然空间的力量,要远比那种教导我们能够保证救赎,从地狱的深渊跃向辉煌的天堂的说教,远不那么荒唐。”[10]

伦那(Ernest Renan)在其《哲学对话》中指出:“在无神论社会确保自已拥有绝对权力者,不是对那些有神信仰者的威胁,而是创建了一个真实的地狱--集中营,以惩罚反抗者,并恐赫吓唬所有其他人;丧失良知,完全忠于政权,完全抛弃道德的秘密警察,变成随时准备实施各种残暴行为的服从机器。”[11]

黑格尔之“任何真实的皆是合理的” (everything real is rational)(南郭点评:中共克意将其译成“存在即是合理”恐怕有故意误导之嫌。因为“real ”虽然也含有‘存在’之意,但其本意乃是“真实的”;我不知道德文原文使用何词。但依黑格尔的本意应指‘真实的’才更确切也更合理)。无论如何指导世界历史的原则应当是“任何非人道的事情皆是毫无意义和没有价值的”。

[1] Karl Kautsky,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81.

[2] Tzretan Todorov, Lhomme depayse (Paris: Le Seuil, 1995) 33

[3] Leon Trotsky, The Defence of Terrorism, trans. H.N.Briailsford ( London:Allen and Unwin, 1921) pp.35, 60.

[4] Karl Kautsky,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trans. H.J.Stenning (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64) 4-5.

[5] Vaksberg, le mystere Gorky, 286-287.

[6] Alain Brossat, Un Communism insupportable (Paris: Lharmattan, 1997) 266.

[7] Vaksberg, le mystere Gorky, 286-287.

[8] Confino, Violence, p.120

[9] Confino, Violence, 112.

[10] Leszek Kolakowski, Lesprit revolutionarie (Paris: Editions complexe, 1978) 22.

[11] Idem Todorov, On Human Dirersity ( Can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3) 165.
头像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2282
注册: 2011-06-12 14:36
手头现金: 6,366.58

第二章: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

帖子admin » 2011-08-27 10:03

第二章: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
提要:我有个挚友是中国一家企业集团驻朝鲜的代表,他曾向我讲述朝鲜见闻,在朝鲜的电视及无线电收音机只有一个频道,只能收官方的宣传报导。在金家共产极权暴政下,朝鲜人没有任何思想、言论、新闻、出版、结社自由。1995年我在香港齐伯礼律师行工作期间曾订阅三年英文《时代周刊》,1996年有一篇有关朝鲜正在受饥荒的详细报导称近二百万人饿死。同时我曾读过哥尔巴乔夫诺贝尔和平奖获奖感言,言及他的历史史命就是结束共产暴政。国际共运兴衰史业已充分证明:所有的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是以暴力、恐怖、加欺骗谎言统治人民的。自1989年至1991年苏联东欧前共产党国家革命后,全世界40余个共产党政权纷纷跨台,由于邓小平以“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的残暴镇压,使得中共暴政得以苟延残喘迄今。目前全世界仅剩下的五个共产党残余政权(中国、朝鲜、古巴,越南和老挝)。研究者公认中共与越共政权实际上业已严重偏离马列原教旨,而朝鲜和古巴则仍坚持以马列主义为国教。这或许正是为何2004年10月胡锦涛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称:“朝鲜和古巴政治上是正确的,他们的经济困难是暂时的,我们应当向他们学习政治”,同时胡氏还公然谴责哥尔巴乔夫是共产主义的叛徒。也因此我对胡锦涛极度鄙视,并公开指证胡为:“政治白痴,人权恶棍,法盲,政治精神分裂症重症患”!那么朝鲜与古巴的政治到底到底是什么玩意?!由于朝鲜迄今仍在金正日铁桶般的共产极权统治之下,“几乎任何信息皆是国家秘密”[1]作者主要依据国际人权组织,朝鲜官方及流亡海外的政治良心人士的证词等片断资料,大体归纳出朝鲜社会、政治、经济、司法的真实概况,实际情况只会严重得多。
一、党内争权夺利大清洗
朝鲜第一届政府21名高级官员中有17人先后被暗杀,枪决或清洗。(550).1953年8月3日朝鲜劳动党即开始向党内高干开刀,14名党的高干被以间谍罪名提起指控,逮捕,酷刑及作秀审判后枪决。[2]其中包括中央委员会书记,内政部长,文化宣传部助理部长。外事部长朴宪永(Pak Hon Yong据称被金枓奉(延安派)所害)于1955年12月15日被判死刑,三天后即被枪决。武亭(Mu Chong)曾任中国八路 军中的将军,朝鲜炮兵司令,中朝联军的主要负责人,于1956年被杀(不过据成玉环先生称:武亭算善终,韩战间托彭德怀关系病死在中国长春)。[3] 凡是与苏联或中国关系密切的官员及支持赫鲁晓夫改革的官员均受到清洗。许嘉谊(Ho Ka I)被控为苏联间谍(据成玉环称许嘉谊是自杀,像高冈一样),金枓奉(Kim Du Bong据成玉环先生称为朴金喆(甲山派)陷害)被控为中国间谍被处死;此后1960年,1967年,1969年反复进行了多轮清洗。1972年副总理,政治局委员朴金喆(Pak Kum Chul)被捕入狱;1977年前政治局委员Li Yong Hi被捕入狱。1978年,1980年,1997年,党中央书记徐宽熙(So Kwan Hi)与其他17名高干一道被处死[4]。金日成(满洲抗联派)则渔人得利,将所有竟争对手一网打尽。中共所谓“十次路线斗争”其迫害规模恐怖程度决不亚于朝鲜。中共用尽各种方式清洗其党内高干从成立初始迄今从未停止过,只不过后期比前期不再那么血腥而已。
二、司法黑暗与恐怖
朝鲜刑法中可判死刑的法条高达47条,仅次于中国。中共刑法涉及死刑的法条共有77至81项。据法律专家Kang Koo Chin估计:1958年至1960年期间,至少九千名党员干部被开除后经审判处决。据此推论,朝鲜迄今一共进行过九轮大清洗,至少有九万党员被处决。
阶级出身对于处罚至关重要。所有的法官和几乎所有的律师皆依劳动党的指令行事,并严格按照马列主义指导。[5]Lisan Ok是一名负责为干部保留供应品的党员干部,被判十三年徒刑。她作证说:她所在的监狱关押有六千名犯人,其中二千名是女犯。每天凌晨5.30分至夜12点被强迫将奴隶般劳动,任何女犯若怀孕皆被强制打胎,若生下则立即窒息而死或割喉而亡。[6]
在朝鲜若一人犯罪则牵连祖孙三代。自1953年第一次清洗即开始实行该蛮制度。Kang Chul Hwan 9岁时与他父亲,一个哥哥和祖父母一起被关入监狱。
起初所有的死刑均公开进行。但自1984年始,所有的处决均秘密进行。女犯几乎很少被平静地处死,总是要经受各种羞辱和残暴野蛮的刑罚。An Myung Chul作证说:我看见女犯的乳房被割掉,阴道被用拖把插入。[7]
看守每抓获逃犯,可获入党及上大学的奖励,致有的看守强迫犯人爬围墙然后击毙之以邀功请赏。
逮捕通常秘密进行,没有法律程序。亲属和邻居均不知道真情,当得知某人失踪后,都避免谈论,以避免自己陷入麻烦。[8]
朝鲜还在西伯利亚设立了一个至少关押22万犯人的特大监狱,自1968年以来,那里每天平均死五人,一年至少死亡36500人,46年来(截止于1995年)合计死亡至少150万人。[9]
三、政治正确
朝鲜劳动党党员占总人口的14%,比率居全世界所有共产党政权之冠。中共党员约占总人口的4%;阿富汉占05%;埃塞俄比亚仅占01%
1996年1月3日朝鲜广播称:“在伟大领袖金正日同志的领导下,整个社会应当团结成一个坚强的政治实体,同呼吸,共思想,统一行动”。当代的口号是:“象金日成和金正日一样思想,言说,行动”。“促进团结的党的十项原则”。“我们必须强化我们领导的绝对权威”。
任何朝鲜人必须参加每周一次的理论学习和批评与自我批评会议。每个人至少必须自我批评一条政治错误,批评领居或同事至少两条政治错误。
朝鲜干部享有物质特权,但同时受到严密监控。他们被强迫居住于指定地区,其电话通讯全部被严密监听,任何音相皆被定期严格检查。所有的电视,无线电收音机只能收听朝鲜官方新闻信息。任何旅行必须获得地方相关部门和工作单位批准。首都平壤所有的房屋均受到政府严密控制。[10]
朝鲜当局对人的迫害与恐怖全方位影响人的心灵,灵魂和身体。政府宣传除了马列主义外,另一套是金家王朝代表了天,地的意志。以此试图证明家族王朝有合法继承权[11](559)
全社会按阶级出身,地理出身及现行忠于政权的程度,自1950年代划分成51个分类,依此为据决定每个人的社会,政治,物质与未来。不过,1980年以后,仅剩下三大类。残疾人不得生活在首都平壤,出身于好家庭者不得与出身于坏家庭者结婚。侏儒如今被逮捕关入集中营,不仅被强制与世隔绝,而且不得生育。金正日说:“侏儒的根源必须消灭”。(560)
1959年数百名日本妇女随夫返还朝鲜,尽管当时朝鲜政府有过承诺,但无一人被允许返日本,即便短期探亲访友也不允许。许多日本妇女被关入集中营,大多被迫害致死。而朝鲜当局时常以这些日本妇女为人质与日本政府谈判,要求粮食援助。(567)
四、极权统治的恶果
自1994年始,朝鲜陷入饥荒,1996年谷物年产仅370万吨,比十年前少三百万吨。世界美景(World Vision)估计有两百万人受害;德国红十字会估计每月一万名孩子饿死,但朝鲜军队粮食充足。20世纪以来全世界所有自由宪政民主国家从未有过任何一个国家发生过大饥荒,而苏联、东欧前共产国家、中国、越南、朝鲜、柬普寨、罗马尼亚、埃塞俄比亚、秘鲁均发生过大规模饥荒,饿死数百万至数千万人不等。
金家共产极权政权统治朝鲜近五十年来,党内九次大清洗约造成十万党员丧生,150万人死于集中营;130万人死于内战;饿死人数在50万至200万之间。此外中国志愿军战死在朝鲜约40万人,另伤残45万人。五十年共产党统治在2300万人口的朝鲜死亡总数在三百万人以上。(564)
[1] Stephane Courtois, Nicolas Werth, Jean Louis Panne, Andrzej Pacxkowski, karel Bartosek Jean Louis Margolin,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p.547
[2] Stephane Courtois,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p.551
[3] Stephane Courtois,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p.552
[4]Stephane Courtois,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p.552
[5] Stephane Courtois,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p.553
[6] Stephane Courtois,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p.553
[7] Stephane Courtois,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p.556
[8] Stephane Courtois,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p.557
[9] Stephane Courtois,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p.558
[10] Stephane Courtois,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p.559
[11] Stephane Courtois,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p.551
头像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2282
注册: 2011-06-12 14:36
手头现金: 6,366.58

附一:抗美援朝韩战真相

帖子admin » 2011-08-27 10:04

附一:抗美援朝韩战真相
郭国汀编译
提要:习近平先生日前公然宣称:“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是为守护和平、应对侵略的正义之战”,“这是中朝两国人民和军队团结战斗的伟大胜利,是维护世界和平与人类进步事业的伟大胜利 ”。习先生是无知,还是无耻或是身不由已言不由衷?吾以为习近平作为未来中共最高领导人绝对不应犯如此严重的常识错误。兹根据国际专家学者的研究专论归纳韩战真相,供习近平先生参考,以免贻笑大方。
2010年11月14日第246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宪政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美国韩国问题研究专家米歇尔在其《金正日:朝鲜人民亲爱的领袖》专著中总结道:“1950年6月25日,经斯大林事先同意,金日成发动韩战,三天后打下汉城,共产党世界却宣称韩国先动手侵略北朝鲜。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由16个国家组成联合国军参战。美,英,澳,比,加,哥,埃及,法,希腊,卢森堡,荷兰,新西兰,菲律宾,南非,泰国,土耳其均派兵参战;丹麦,印度,意大利,挪威和瑞典则支持。联合国军将北朝鲜军赶回北部,由于中国志愿军介入,挽救了朝鲜失败的命运,直至1953年7月签署停战协议。内战的结果造成朝鲜军民死亡300万人,南北朝鲜军和中国军队死亡200万,其中志愿军死45万,伤50万;联合国军方面美国死33000人,英国1000人,其他国家4000人;几十万儿童成为孤儿,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数百万人终身残废”。[1]
一、谁挑起韩战?
是北朝鲜挑起战瑞,金日成最先提出夺取南韩的请求,最早得到毛泽东的坚决支持,后获得斯大林同意。因此朝共和中共与苏共挑起的是非正义的侵略战争,而决非所谓正义战争。
1949年3月当毛的军队以势不可挡席卷全中国之际,金日成赴苏联试图说服斯大林帮助他夺取南韩。斯说“不”!因为会引起美国介入,于是金转而求毛,4月派国防部副部长到中国,毛予以确认。说乐意助朝鲜攻南韩,但要等到他夺取全中国之后,毛说我们可以派中国军队帮你,毛在1949年5月即鼓励朝鲜打南韩。[2]此时毛拟秘密帮助朝鲜,但当毛赴斯大林生日庆典后,决定公开与美国对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迫使斯大林帮助中共发展现代军事工业,中国军队为斯大林与美国开战,以换取苏联的技术和装备。于是斯大林同意重新考虑。1950年1月19日苏驻平壤大使报告斯大林,1月30日,斯大林电告Shtykov大使转告金日成,苏联准备支持金开打。斯大林并未告诉毛,并要金向中国保密;待毛离开莫斯科后,斯与金制定了详细作战计划,在最后一次会谈时,1950年4月斯对金说“如果你要打南韩,我们不会出兵,你必须要求毛帮助。”[3]当金日成两个月后到莫斯科时,斯对金说,国际环境“已发生巨大变化,许可采取更积极的行动统一朝鲜”。但有个“至关重要的条件,北京的支持。”斯还说“因为中国如今所处的地位,能对朝鲜问题做出更多的奉献,因此,金日成必须依赖毛,他对亚洲事务的理解更准确”。1950年3月1日,毛向斯大林报告他的援助朝鲜战争计划,“花几年时间,消耗几十万美国人的生命。”[4]5月13日金日成乘苏联飞机抵北京直接见毛,称斯大林已同意支持他开打。当晚11点30分周恩来问苏驻华大使Roshchin要莫斯科确认。次晨,斯大林回电“北朝鲜可以采取行动,然而,此问题应当与毛亲自讨论”。次日,毛给金日成肯定答复,最关健者是“如果美军介入,中国将派军队支持北朝鲜。”毛还排除苏联参战说:“因苏联受38线条约约束,中国不受该条约约束”。因此,毛为斯大林与金日成的作战计划背书,斯于5月16日电报确认。
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大举进攻南韩,联合国安理会迅速通过决议支持南韩,苏联代表马立克故意缺席放弃否决权,因斯大林希望西方军队介入。两天后,杜鲁门总统宣布派军支持南韩,并改变了对台湾的不干涉政策。
二、毛泽东支持韩战的动机与目的
毛泽东支持金日成挑起韩战有他自已的目的:要求斯大林帮助中共快速建成军事工业,取得原子弹技术,迅速成为军事强国,以便挑战斯大林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导师的地位。毛为了实现个人的政治野心,完全不考人命牺牲,也不考虑朝鲜人民的切身利益。可谓狂妄致极。
1950年7月1日毛派周告诉苏联驻华大使“现在我们必须建立我们的空军和海军,以便对付美国的武装力量。” 8月19日毛对苏联使节Yudin说,“美国可以派30或40个师,中国可以将他们碾得粉碎”。8月初,北朝鲜军队已占领90%南韩领土,但9月15日,美军在38度线附近的仁川登陆,切断了大量北朝鲜军队;9月29日,金日成向斯大林求救,要求中国派志愿军。10月1日,斯电毛称“到了中国人行动的时刻。若你认为可能派军队支持朝鲜,那么你应至少派5至6个师越过38线,可称做志愿军。”[5]毛立即行动,于10月2日凌晨两点下令早已居中朝边境集结待命的军队随时准备出发。似乎直到此时,毛才将此重大问题提交政治局讨论,几乎所有的政治局成员皆强烈反对出兵朝鲜,包括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则小心,后来毛说援朝决定是一个半人作出决定的,这半个人即是周恩来。林彪反对最强烈,指出与美对抗将引发巨大问题,美国有绝对控空权,大炮的优势达四十比一,若中国介入,美国可能轰炸中国大城市,摧毁中国的工业基地,还可能向中国投掷原子弹。
毛的野心与赌徒心使他认为美国不敢向中国投原子弹,且毛有最基本的资源:取之不尽的中国人命,尤其是毛趁机处置大量原国军投降部队,克意将这些部队送至朝鲜当炮灰,以除后患。10月2日毛电斯,强调出兵面临的难题,许多人反对,故还需讨论,旨在讨价还价。次日周恩来召见印度驻华大使:如果美军越过38线,中国将干涉。10月5月,联合国军已打过38线,斯电毛提醒中国人多次承诺愿意出兵援朝鲜。若不出兵,将不会帮助中国建空军和海军。[6]
1950年10月5日斯大林告诉毛现在有一稍纵即逝的良机,两个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德国和日本,军事皆已出局,论及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性时,斯说“我们害怕吗?依我看,我们不应当怕,如果战争不可避免,那么让它现在来,而不是让它晚几年再来。”[7]8日,毛任命彭德怀任志愿军总司令,同时派周恩来,林彪赴苏联要求见购买武器装备,林彪致电毛敦促毛放弃介入韩战。两天后,周、林抵斯大林在黑海的别墅,长谈至凌晨5点,斯大林承诺将提供飞机,大炮,坦克和其他装备。周甚至未谈及价格。但对最关健的中国军队空中掩护却落空了,斯大林曾于7月13日承诺予中国军队一个师124架喷气式战机掩护中国军队。现在斯宣称尚未准备好,还需要两个月。周林争论说,空军掩护是基本的要求。斯大林这时电毛:“中国不必介入韩战”。[8]毛电复:“无论是否有苏联空军掩护,我们皆出兵。”毛10月13日电周“我们需要战争,我们必须介入”。同日,毛告诉苏驻华大使,“中国将介入,只是希望苏联空军尽快提供空中支持,不迟于两个月。”19日中国志愿军出兵援朝。两个月后,中国军队将联合国军逼回38线以南,恢复了北朝鲜的专制政权,但金正日的军队仅剩下75000人,仅是志愿军45万人的六分之一。12月7日收复平壤后,金让出指挥权给中国人。彭德怀电毛:金正日同意不再干涉今后的军事指挥事项。彭随即成为中朝联军总司令。彭拟在38线上停下来,但毛拒绝。彭提出战线太长,后勤跟不上,食物,弹药,鞋,油,盐均极缺,铁路不通,交通不畅,时常被美军飞机炸断。没有空中掩护。但毛坚持向南推进,毛要逼斯大林满足其建设中国自已的军事工业雄心。12月13日毛电彭:必须打过38线。彭12月19日电毛:“零下三十度,战士们疲惫不堪,许多军队没有大衣和棉鞋,毛毯被汽油弹燃烧,许多士兵仅穿单层鞋,甚至赤脚。整连人冻僵,因缺营养得夜盲症,很可能发生不可想象的损失”。
1951年1月初,彭拿下汉城,1月15日杜鲁门在广播讲话中宣布国家处于紧急状态。“我们的家园,我们的国家处于极大危险之中。”[9]美国国务卿爱奇逊称这是美军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失败。但中国的“胜利”是靠人海战术,以人员巨大伤亡为代价的。25日联合国军反攻,志愿军伤亡极为惨重, 3月1日毛电斯:“中国拟用她巨大的人力资源,拖跨美国;中国军队业已死亡十万人,估计今明年还得伤亡三十万人,我们正在补充12万兵力,并拟现增兵三十万。准许与美国打一场持久战,花几年时间,拼掉美国几十万人命”。[10]
1950年10月中国海军司令赴苏请求苏联帮助建立中国海军;12月中国空军高级代表团访苏,次年2月19日苏联草签一份协议,开始在中国建立维修飞机工厂。到韩战结束时,仍十分贫穷的中国已拥有世界第三大空军,有战机3000架。
由于美军狂轰滥炸战才打了一年,金正日意识到继续打下去,整个朝鲜将成一片焦土与废墟,故他想结束韩战。1951年6月3日金密抵北京,与毛商谈与美军和谈。毛因目标未达到,停战是他最不想的事。事实上毛下令“将美军拖入北韩越北越好”,毛绑架了韩战,以达他自已扩充军力的目的而根本不顾金日成的利益。[11]7月10日,联合国军与中朝联军开始停战谈判,所有事项均顺利,唯遣返战俘问题上,美国坚持自愿非强制原则,毛坚持一揽子全部返中国。两万中国战俘大多是原国军,绝大多数不愿意回中国大陆。美军主要出于人道和政治因素坚持非强制遣返,而毛却指示谈判者“不许放走一个人”。金正日巴不得结束这场偷鸡不成失把米输定了的战争,“没有理由为这些政治上不可靠的战俘遣返而继续战争”。但毛根本不在乎战俘,他的目的是借战争,快速建成军事工业。于是战争继续没完没了延续。
1952年7月14日金电毛请求毛接受妥协,朝鲜已被炸得面目全非,1/3成人死亡;毛电复否决金的请求。金由于更害怕毛将他废黜,故只好忍气吞声(毛后来事实上阴谋废黜金正日)。[12]
韩战中美军损失了3000架飞机,死亡37000人。美国公众不愿意接受高死亡故反战情绪高涨,支持韩战者仅33%。1953年2月2日,新当选总统爱森豪威尔在国会演讲中言及他可能动用原子弹对付中共。这对毛简直是音乐,毛趁机要斯大林帮助实现毛野心勃勃的核工业,毛梦寐以求的原子弹。斯不想予毛原子弹,故于是2月28日决定结束韩战,当晚斯中风,3月5日去世。斯死后,马兰科夫告诉周恩来苏拟结束韩战,但毛坚持继续打下去。因毛想要苏联的原子弹技术,但苏坚拒之,毛才指示接受自愿遣返原则结束韩战。1953年7月27日达成最后停战协议。
当下北朝鲜有100万陆军,世界第三,空军11万,1600架战机,海军10万,800艘军舰,全部军力世界第五;600万预备役,男兵服役十年,女兵服役七年。虽然其年军费50亿美元仅南朝鲜一半,但占其GDP313%,陆军70%置于DMZ 100英里以内,2000辆坦克,8000大炮,藏在8000个地下工事中,特种部队9万人是全球最大的之一。[13]
韩国陆军56万人,2250坦克,4850大炮设施,2300装甲车,150门火榴弹,30枚导弹,580架直升飞机,海军67000人,200艘战舰,60架飞机;空军63000人,780架飞机,军人服役两年,预备役300万。驻韩美军共37000人,其中27500陆军,8300空军,350海军;另有47000美军驻日本。200架飞机;此外还有4000名美国军事合同承包商和11500名家属。美韩军力技术高于朝鲜,故朝鲜大力发展特种部队,导弹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14]
三、没有赢家——韩战极悲惨的结局
韩战突显出共产主义毫无人性,为达个人目的不择手段的流氓强盗本质。
韩战期间中共先后投入至少300万军队,其中至少死亡四十万以上,中共官方仅承认死亡152000人;但是邓小平私下告诉日本共产党领导人,中国人死亡四十万;康生告诉阿尔巴尼来霍查总书记也是死亡四十万;俄国一份官方文件显示中国军人伤亡100万人;美国韩国问题专家米歇尔在其《金正日:北朝鲜人的亲爱的领导人》书中写道:“韩战中国军人伤亡95万,其中死亡45万,伤50万”[15]。21374名中国战俘中2/3拒绝返回共产中国,绝大多数选择去了台湾。21名美军和一名苏格兰兵选反留在中国,但历经艰难曲折不久先后离去。1/3返回大陆的志愿军战俘被当作叛徒饱经沧桑以终。毛告诉金日成扣住6万南韩战俘,关押于一个绝无任何可能逃生的与世隔绝的处所,绝大多数死于非命。尽管中国人在韩战中牺牲惨重,但朝鲜人并不感激中国人,平壤中国战争纪念馆朝鲜官方人士答志愿军死于韩战多少人时称“或许一万人吧”。2002年朝鲜在边界用高音广播进行反华宣传,抹掉苏联解放朝鲜的历史,和中国志愿军救金家王朝的历史[16]

[1]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24.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58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61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59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62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63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59
[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64
[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65
[1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67
[1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64
[1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69
[13]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35.
[14]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37.
[15]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24.
[16]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27.
头像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2282
注册: 2011-06-12 14:36
手头现金: 6,366.58

附件二:金正日真面目

帖子admin » 2011-08-27 10:07

南郭点评:美国总统布什2002年在白宫演讲时公开谴责北朝鲜与伊朗、伊拉克是“邪恶轴心”。2010年6月10日北朝鲜潜艇鱼雷击沉南朝鲜军舰后,再次荣获“邪恶轴心”之称。2004年10月 胡锦涛在中共高层一个会议上公然宣称:“朝鲜的政治是正确的,我们应当学习朝鲜古巴的政治”。“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从胡氏如此推崇朝鲜和古巴,人们大 体可推论出胡氏是个什么玩意;南郭正是由于得知胡氏有此高论之日,公开批判定论胡氏仍“政治白痴”随后论证胡氏乃标准的“人权恶棍,法盲,政治流氓”!实 际上今日朝鲜不过是中共文革的翻版,朝鲜的政治仅是保留有更多的马列原教旨,因而其极权专制暴政更突出更荒唐而已。自1994年始朝鲜人为大饥荒,迄今超过300万人已经饿死,几十万人逃往中国转逃南韩,或隐名埋姓生活在中国,因担心被遣返受惩罚。[3]
2010年9月19日第238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金正日真面目
Michael Breen着[1] 郭国汀编译[2]

朝鲜人民灾难的源头
1945年8月6日美国在广岛(Hiroshima)投下第一颗原子弹(三天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8月8日,苏联向日本宣战,9日苏军进军东北,10日,日本通过英语广播表示愿投降,14日,日本正式无条件投降。苏军经中国东北进入朝鲜。毫无军纪的苏军用强奸和抢劫解放了朝鲜。[4]金日成对解放朝鲜实际上并无功劳,但苏军欲扶持他,故特意于1945年10月1日在平壤安排了一个欢迎金日成上尉的示威游行。于是造神运动一直持续了几十年。南朝鲜有亚洲最狂热的基督徒,北朝鲜则有最疯狂的共产主义邪教个人崇拜;前者是世界第九大经济强国,南韩从1961年人均年收入82美元到1997年人均年收入达10000美元。后者大饥荒穷得叮当响。1950年代朝鲜发动内战导致军民伤亡300万人。
苏联扶持起的极权暴政
金日成1912年4月15日出生于一个信奉基督教的农家,7岁时随父母亲移居中国东北,7年后其父年仅32岁死去,他在中国东北生活至28岁,会讲流利的普通话,因参加共产主义活动,1929年首次被捕,1931年加入中共,并加入抗日游击队,不久被清洗出党。1934年6月参加东北抗日联军,领导一支300人的游击队,靠收人参和鸦片农民的保护费,抢劫朝鲜富商,扣人质等方法筹款。1940年逃入苏联,后成为苏联远东军第25军第88特别大队第四支队队长,该特别大队由一位中国司令领导,金日成是四个支队长之一。1945年33岁的金日成成为远东苏军东北游击队主要领导人之一。
共产主义的朝鲜
民 主国家服从于宪法,国际法和规范,自由选举。共产主义的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根源于辩证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政治行动哲学。辩证唯物主义的核心是个谎言:唯 物主义认为没有灵魂,没有上帝,仅有物质。但是人类并非仅仅是物质,他们是理想的,受激励的。一个政治体制否认个体价值,待你就象对待一个物体,只能通过 专制精英为之。只能通过压迫不义和不平等实现。辩证法认为通过斗争而进步,但是,进步可以通过斗争也可以通过合作。
共 产主义吸引了许多追随者,第一代往往最具理想和牺牲精神的政治活动者,因为该谎言掺杂着一半真理,它攻击现行的不义,承诺解决之并创建一个理想的社会。但 是仇恨的精神植入其策略:乌托邦要求清除道路上所有的人类障碍:中产阶级,宗教信徒,地主,非共产党人。因此由于其辩证通过镇压和宣传,共产党国家需要不 断制造敌人。经一代实践明显证明共产主义的理想社会不过是虚幻。非唯物主义的西方社会确提供了更好的物质条件,而且更自由更民主。里根总统称苏联是象纳粹 一样的邪恶帝国。共产主义是一种邪恶的意识形态,不是因为他使人民邪恶,而是因为他要求和鼓励人采取非常不人道的行为。
朝鲜的共产主义开始时是马列主义作为反日本帝国主义统治。金日成后来引进他的Juche(自我依赖)修正。这种政治思想代表着对依赖俄国和中国的终结,并拟按朝鲜的特殊情况灵活运用马列主义。Juche实际上提供了个人异端的哲学基础。人是其命运的主人,革命的主人是人民,朝鲜共产主义必须依赖自我。Juche的关健是最高领导人的作用。因为革命的成功,全部必须依赖其最高领导人的思想和行动。
发动朝鲜战争
1950年6月25日,经斯大林事先同意,金日成发动韩战,三天后打下汉城,共产党世界却宣称韩国先动手侵略北朝鲜。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由16个国家组成联合国军参战。美,英,澳,比,加,哥,埃及,法,希腊,卢森堡,荷兰,新西兰,菲律宾,南非,泰国,土耳其均派兵参战;丹麦,印度,意大利,挪威和瑞典则支持。联合国军将北朝鲜军赶回北部,由于中国志愿军介入,挽救了朝鲜失败的命运,直至1953年7月签署停战协议。内战的结果造成朝鲜军民死亡300万人,南北朝鲜军和中国军队死亡200万,其中志愿军死45万,伤50万;联合国军方面美国死33000人,英国1000人,其他国家4000人;几十万儿童成为孤儿,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数百万人终身残废。[5]2002年朝鲜在边界用高音广播进行反华宣传,抹掉苏联解放朝鲜的历史,和中国志愿军救金家王朝的历史[6]
实行国家恐怖主义
1968年1月北朝鲜派遣一支特种分队进入南韩暗杀总统,结果27人被杀,2名特工逃走,2名被捕,其中一人用手枪自杀,另一人在监狱中收到朝鲜基督徒姑娘的求爱信,后婚之[7]
金正日1983年曾派特工在缅甸暗杀全斗焕总统,结果是几名官员做了替死鬼。1981年南韩获得奥运会举办权,1987年韩国人民上街要求宪政改革,坚持了三周,直接危及次年的奥运会。卢太愚(Roh Tae Woo)总统被迫自已要求直接选举,全斗焕(Chun Doo Hwan)让步。同年两名北朝鲜间谍在南韩民航置放炸弹,据称是金正日下令为之[8]。1987年爆炸朝鲜民航班机,旨在恐赫苏联参加1988年汉城奥运会。
自朝鲜战后,朝鲜发展核武器和生化武器。美国1990年发现朝鲜秘密发展核武器,在国际压力下1994年中止。美国设立了一个朝鲜能源组织,建立了两座轻水反应堆,每年向朝鲜提供免费石油50万吨直至建成。并支付朝鲜46亿美元。2002年10月因发现朝鲜秘密进行原子弹计划,中止向朝鲜提供援助,朝鲜则报复立即撤出非核武器公约,重新试验核武器,2003年中期,朝鲜宣称其已完成试验。2001年朝鲜向8个国家出售导弹技术获利5亿6千万美元。售核武器生化武器原料给恐怖分子或帮助其他肮脏国家发展核武器,使其赢得布什总统称其为恶轴心,与伊朗和伊拉克一道。
他是一只资本主义的猪,他的邪恶企业以第39部的名义经营。涉及走私毒品,武器,伪造美元。韩国情报当局和澳门警方告诉华尔街日报,他们了解到金正日走私毒品,海洛因每年至少进账五亿美元。M 在日本的市价30亿美元。他们在约4700至7000公顷农场种植毒品,朝鲜与国际毒品集中有牵连,朝鲜外交官不时因涉嫌毒品被捕,自1977年以来超过20名外交官分别被俄国,埃及,中国,瑞士,印度,瑞典,赞比亚,埃塞俄比亚,老挝和尼泊尔当局逮捕。朝鲜第39部涉嫌制造伪美钞,至少5000万美元伪钞进入日本市场。据称朝鲜制造伪钞的技术相当先进,还制造伪日元和伪欧元。他在瑞士澳门和其他地方至少有50亿美元存款。[9]
南北韩军事力量对比
北朝鲜有100万陆军,世界第三,空军11万,1600架战机,海军10万,800艘军舰,全部军力世界第五;600万预备役,男兵服役十年,女兵服役七年。虽然其年军费50亿美元仅南朝鲜一半,但占其GDP313%,陆军70%置于DMZ 100英里以内,2000辆坦克,8000大炮,藏在8000个地下工事中,特种部队9万人是全球最大的之一。[10]
韩国陆军56万人,2250坦克,4850大炮设施,2300装甲车,150门火榴弹,30枚导弹,580架直升飞机,海军67000人,200艘战舰,60架飞机;空军63000人,780架飞机,军人服役两年,预备役300万。驻韩美军共37000人,其中27500陆军,8300空军,350海军;另有47000美军驻日本。200架飞机;此外还有4000名美国军事合同承包商和11500名家属。美韩军力技术高于朝鲜,故朝鲜大力发展特种部队,导弹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11]
金正日在1990年代后期的大饥荒中,军队受到特殊待遇,他引入军队第一,党第二的先军政策。军队成为该国最大的公司。国中之国有其自已的矿山,工厂,贸易公司,成为官方的第二经济。
花花公子政治流氓疯子
金正日1960年上金日成大学政治经济学。1967年朝鲜共产党展开了新一轮清洗,主要针对外部分裂主义和机会主义影响所致的背叛分子。金日成说:“一个革命者的生命始于斗争,终于斗争;对于革命者而言,生命构成他们的斗争,斗争是他们的生命。”[12]
1977年金正日下令绑架南韩尖电影导演及其他的女演员的妻子(Choi Eun hee),她1978年应邀出席香港电影业协会时被绑架,经8天海上航行送到朝鲜,目的在于吸引她的前夫(Shin Sang ok)导演。金正日亲自到码头迎接,并安排她住在一座豪华的别墅,后来得知是金正日的私人别墅。助手收走了她的护照和身份证。Shin则被关在狱中。因为Shin决定移民美国,拿到绿卡后抵香港,结果在香港被朝鲜人绑架。先隔离在一家宾馆,他出逃后被弄回关进监狱三个月(此前已经关押五个月),再试图逃跑后被正式指控后作为政治犯关入集中营,四年后才被释放。1983年3月在一个宴会上,Choi看到Shin在一群官员中,金正日说“还不拥抱相认”,他们喜极相拥,掌声四起。金正日宣布Shin成为他的电影顾问。“4月15日让我们为你们举行复婚礼”。“我很抱歉让你受了这么多苦,没有人对Choi女士动一个指头,现在我把她完好无损地送还给你。Shin先生,我们共产党人是纯洁的,不是吗,同志们?”人们狂欢滥直到凌晨三点。[13]
金正日为他们建了一幢豪华别墅并正在兴建一座可美好莱乌的电影城,当他们逃离时。Choi在北朝鲜还遇见一个从澳门绑架来的中国女人,另一个被朝鲜间谍勾引来的法国女人。金正日给Choi和Shin拨出200万美元预算,公开说绑架的目的是发展朝鲜电影事业。在朝鲜的八年中每天都想逃跑,1986年趁欧洲旅游之机,摆脱保镖向美国使馆申请政治避难。
金正日喜爱宴会,要女性陪伴而是皆要处女主要是高中女生;1980年代金正日还从瑞典,俄国聘请舞女。有一次他令五名姑娘裸体跳舞,然后令部下官员与她们跳舞,但警告说:“不准动她们”。[14]他的前弟媳妇Sung Hae Rang 2003年接受时代周刊时说。有个部下不小心问道:“金日成还能活多久?”金正日立即下令将他杀了。[15]
金正日酷爱电影,1980年代便有15000部西方电影(不少是色情电影),如今超过2万部。
1996年金正日在W看到一群10岁左右的男生头发怪异,于是下令全国男生理光头。两年后,在一次讨论中,一位官员提醒他的指示,他不记得曾发过该指令。2000年会见美国当时的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时自嘲是“最后的共产主义恶魔”。
在绑架Choi后第一次宴会上,为了打破僵局,金正日问道:“Choi小姐,我看上去怎样?”然后他自我左顾右盼“你是否认为我看上去象个小矮人混蛋?”引得Choi和官员们哈哈大笑。
金正日怪异行为
韩国情报部门形容金正日为危险的疯子,花花公子;他是法国(Hennessy’s pricey Paradis)牌白兰地酒全球最大的个人买主。收集了大量西方色情电影。
美国CIA政治精神病科学专家Jemold Post认为金正日是个疯子,依据是他有最危险的个性失调症,极恶毒疯狂的自恋核心特征。[16]此种自恋导致自我膨胀,以致无法理解他人,也无法理解他人的痛苦,陷入四面是敌的恐惧感,导致政治误判。这种疯癫使他可以按下核弹按钮。[17]
俄 国总统普金评价金正日时说:他受过良好的教育,机智,对国际事务相当了解,幽默的人。金正日说:“如果人们象外交家那样待我,我也变成外交家。普金真诚待 我,我向他坦露灵魂。”有一次,一位伊朗高官访朝鲜,在讲了十几分钟后,金正日问“就这些吗?再见!”“当他高兴时,他可以待你确实很好很好。但当他愤怒 时,他可以使房间的每个窗户震动。”
韩国情报部心理学家Lee-Kunhu认为金正日是个有轻浮个性的人,更宜做艺术家而不宜做政治家;强于情感而轻于理性,他的表演欲和幽默感似乎是天生的。
精神病学家Scott Peck认为邪恶的人的关健个性是“不屈服的意志”,所有成年人心灵健全的人均以某种方式屈服于某种比人类更高的存在,上帝,真理或其他观念;邪恶的人决意以他们自已的方式和意志,用强力控制他人,不屈服于上帝,良心,或某种外部观念是所有疯狂者的特征。
布瑞恩则认为金正日有一种相当突出的政治家的性格,他道歉。他身Choi和Shin道歉;2002年他向韩国道歉,因为朝鲜军舰冲撞韩国军舰;后来又向日本首相就绑架好些日本公民道歉。2002年10月,他正式承认秘密核武器计划,而未抵赖否认。因此布瑞恩认为金正日属于“积极行动”(Active-positive)情感型个性的领导人。严格意义上说,朝鲜不是由金正日控制,而是由一个组织控制,质言之,金正日既非疯子也非邪恶的个体,但他属于居于该罪恶体制项端的受益者。[18]
朝鲜大古拉格死亡集中营
朝鲜是个谎言国家。每个朝鲜人均处于实怕之中。朝鲜人那怕仅是表达想离开朝鲜的愿望便会被关入集中营。
韩国情报机关估计到1999年仍有超过20万政治犯关押在边远地区的10个集中营;朝鲜集中营使用日本的酷刑技术,并在苏联顾问指导下,集注于内务安全,重点对付政治反对派和阶级敌人,宗教信徒和地主。1957年苏联顾问撤离,朝鲜进行了新形式的清洗,由金日成的弟弟负责将全体朝鲜人根据家庭背景划分为“友好”,“中性”或“敌对”。1959年审定2500人被枪决,7万人被划为敌对,发配他们到边远地区。1964年公民依他们的婚姻和职业被进一步划分为51个等级,决定其惩罚的性质。
1966年在朝鲜作为校编金日成着作的西班牙文和法文翻译的一个委内瑞拉诗人和共产党人Ali Laheda和另一位西班牙国际大队的法国人Jacques Emmamuel,因批评朝鲜当局的宣传,被指控为CIA间谍判20年刑,前者因1974年齐奥赛斯库干涉而提前获释,后者死于监督狱。
1990年一些幸存者逃到西方国家和韩国,披露了朝鲜古拉格的可怕现状。1998年至2002年期间,他们在美国国会作证,1987年在On Sung 监狱发生越狱暴动,结果5000名犯人被群体屠杀[19].酷刑和坦白从未犯过的罪的现象非常普遍。
Lee Soon ok是一名朝鲜共产党员,负责发放物资的监督员。1986年10月因拒绝给一个高级安全官员额外皮料制作金正日式皮衣被捕,首先被扔进一个有30多名男犯的牢房,被用床单盖着,男犯们对她拳打脚踢,直到她昏死过去;随后连续三天三夜审讯不让她片刻睡眠。后来她逃离朝鲜后,写了一部回忆录,披露了许多朝鲜监狱赅人听闻的罪恶。她被关的第一天,女狱官警告她:“如果你想活着,必须放弃人类的尊严”。她在书中写道:
有个名叫Kim Yong hee的39岁的妇女因偷了一公斤糖被判三年,她不服上诉至高级法院,结果改判20年!(即朝鲜不存在上诉不加刑的刑法基本原则)另一个名叫Kim Jung ok的妇女,向警察解释为何她偷了一把玉米喂她饥饿的孩子,结果被以批评政府罪名判15年!
一个名叫Choi Sul Rung的妇女曾在中国生活,因看守听到她说后悔离开中国,被以叛党罪公开枪杀。1988年8月日犯人被集中公开见证处决犯人,一个妇女认出被绑在柱上待枪决的男犯是她的亲儿子,她因不忍看到儿子当她的面被枪决,挖掉了自已的眼球,结果她也被当场处死。[20]
有些女犯入狱时已怀孕,皆被强制打毒针,杀死婴儿,但仍有些妇女生下了孩子,结果都被狱医勒死。Kim Gung ok生下一个男孩,她恳求狱医不要杀她的孩子,婴儿仍被窒息而死,她则被关入禁闭室于五天后亦死去。
有一次,看守将男犯集中并宣布任何人能上围墙者皆可获自由,许多人冲向电网,结果均被电死。看守们则哈哈大笑。1990年春天,150名犯人因食物中毒死亡,被集中埋于树下,且监狱方不通知家属。
在Kechon 监狱约100名基督徒因其“迷信”被判10年以上徒刑。他们被隔离关押,委派重活脏活。有个基督徒被倒吊,但他始终不吭声,看守用尽各种手段逼迫他放弃信仰,他却咬紧牙关保持沉默,最后狱官命令全监犯人踏过他的身体,结果被活活踩死。[21]
1991年夏天季,一个女基督徒Lee ok dan不小心滑落一个充满肮脏水的大垃圾箱内,看守命令让她死不准救她。另一位基督徒不顾命令,进垃圾箱救她,另两位基督徒亦加入救援,看守居然下令关闭箱盖,结果四名女基督徒全被被淹死在箱内,尸体均未捞出。
狱方每年强迫犯人背诵金正日生日讲话,随机抽检背不出者皆被关入禁闭室。一个平壤银行家抗议说:“我可以死,但我无法记住金正日的讲话”!这被视为污辱伟大领袖,他被公开处决。
金日成指示:“反革命种子必须彻底消灭三代,在古拉格中亦关押了大量儿童。1977年,年仅9岁的Kam Chol hean与家人一道关入Yodok监狱,他的祖父是个从日本归国的商人,祖母是个朝鲜共产党员,因批评政府的议论,被判入集中营,Kang Chol hean与祖母,父亲,叔叔和7岁的妹妹一道关押。祖父另关在Senghori集中营煤矿。他她被强制与父亲离婚,故未被关。当地有10个关押犯人的村,其中四个村是刑事犯与轻罪犯;六个是政治犯包括间谍,地主家庭,资本家和被清洗的党干。至1990年代中期,该地至少仍有7万名犯人。任何试图逃跑的人皆被立即处死。Kam在五年期间看到过15人被公开处决,任何申辩者,看守即用石块塞入其口中,令其无法发声。
Ann Myong Chol逃至韩国前曾任四个监狱的看守。他19岁开始任Hoeryong监狱的看守,上级指令他有权枪杀任何试图逃跑或攻击他的犯人。事实上杀犯人的看守获得上大学的奖励,因此有些无辜的犯人被枪杀。[22]
共产党特权阶级
朝鲜劳动党财政部有个专门办公室负责金正日的健康。确保他获得最好的食物。他的大米来自M县的特殊农场,每粒大米均经过特殊检查。[23]
金正日的侄儿Lee Han Yong逃到韩国后,出了一本书披露了详情。金正日的瓶装矿泉水是Sindok牌但取自指定的矿泉点。1977年他在全球集各种牌号的香烟。经个人品偿,缩小至Rothmeus和Dunhill,最后确定前者。指令当地按此生产特制Paektusan。Hennessy向Lee Han Yong确认,金正日是Paektusan公司(法国白兰地)最大的个人雇客,每年约700万美元。其订购量成为朝鲜政治晴雨表,因为金正日每年大量赠送给关健部下。[24]
后来其保健医生认为烟酒对其健康不利,他才于1982年开始试烟,并于1999年掉;他原业酒量很大,现在每天仅喝半波尔多博甘地牌白兰地。2001年金正日专列访苏联时,令从巴黎向火车发运。朝鲜官方聘请了两位意大利厨师专门为金正日制作比萨,还有日本厨师及法国厨师。
朝鲜人为谋杀性大饥荒
金正日是全朝鲜唯一的胖子。当他品偿博甘地白兰地酒并抱怨其品味不佳时,全国却有十分之一人口正由于饥饿活活饿死。直到1980年代,朝鲜粮食自给有馀,但此后人口增加,苏联解体停止友好价格,中国也要求支付美元,即出现缺粮。政府要求人民勒紧腰带,一天仅吃两顿;政府否认存在饥荒。一直到1995年由于气候进一步恶化,同年9月朝鲜才开始向国际社会呼救,联合国研究表明,朝鲜政府仅能供50%之需。
世界观察的Andrew Natsios发现朝鲜官方仍在欺骗人民。每当外国救援人员抵达现场之前,尸体,乞儿,儿童全被清空,只允许党员走出家接受粮食援助,官方为保政权,根本不顾人民的死活。官方向人民说,外国援助的真实意图是贬低共产主义;1995年日本运送了45万吨谷物,官方却告诉市民日本试图将朝鲜重置于殖民统治;同年韩国运送了15万吨粮食,朝鲜人却佩服金正日有办法让敌人供给粮食!同时,金正日为了显示其强硬,指令间谍对南韩攻击。1996年一朝鲜间谍潜舰艇在南韩海岸隔浅。由于此,且由于据称援助的粮食全部被用于朝鲜军队,1996年至1997年,韩国开始游说外国政府不要援助朝鲜。1998年春,在美国,中国,日本,欧盟的粮食援助下饥荒才中止。[25]具体饿死人数迄今不详,但韩国情报机构据朝鲜官方1998年夏天的人口调查,表明死亡人数近300万。[26] 2002年联合国,欧盟调查报告指出:10%的朝鲜儿童致命缺营养,40%严重缺营养;七岁儿童平均比韩国儿童矮20公分,轻10公斤。几十万逃入中国的朝鲜人仍面临逮捕甚至被枪决的危险。至少有30万朝鲜人已逃入中国,大量妇女沦为妓女,或嫁给中国农民为妻,卖女儿标价仅25美元一个!1995年当全国仅共产党员就饿死了不下五万人的同时,金正日却仍大量进口法国上等葡萄酒,而不用土酒代替。因为他用的是自已的钱,故没有良心障碍。1999年有四个朝鲜妇女因走私超过五公斤的货物入中国即被公开处决。
依韩国银行专家估计,自1990年以来,北朝鲜经济缩水40%以上,代表国民收入90%的朝鲜官方年度预算显示,在1992年至1996年期间下降了几乎一半。始于苏联崩溃,其长期经济援助,友好价格进口原油和其他产品中断,1990年始朝鲜必须按实价支付真金白银。1999年据称北朝鲜经济增长了6.2%,因金大中采取的政策,使朝鲜与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欧盟国家建交,与俄国和中国关系有所改善,2001年毛收入达150.7亿美元,人均706美元。
绝大多数亚洲国家多少已放弃专制而朝鲜却由于其错误的领导人保持原样。1993年朝鲜秘制核武器曝光,2002年10月试爆,经济失败,大饥荒,核武器,向恐怖组织出售核武原材料。


[1]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 米歇尔布瑞恩,自1982年始一直定居汉城,朝鲜问题专家,原系数家西方国家报社驻南韩记者,后成为西方与共产党国家做生意的公司顾问。

[2]郭国汀(Thomas G.Guo),海事和人权律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和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国际海事海商法教授,法学翻译家。译有《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国际海商法律实务》;《CIF与FOB合同》4版;《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20版;《Omay 海上保险法与保险单》;《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3版; 《现代提单》;《油污和碰撞责任》;《国际贸易法》;《项目融资》;《国际海事海商法》;《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船舶条款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 条款中译》;《审判的艺术》;《国际互联网自由》;《共产主义黑皮书》(精选);《共产主义的历史》;《苏俄革命史》;《东欧革命》;《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基督教与人类文明》;《还原蒋介石》等专译着。

[3] Michael Breen, Kin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 P.xii, see also An Authentic Biography of Kim Il song pp. 9-10.

[4]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22.

[5]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24.

[6]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27.

[7]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28.

[8]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31.

[9] Anthong Spaeth, “Kim’s Rackets” Time, June 9, 2003.

[10]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35.

[11]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37.

[12]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82.

[13]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87.

[14] Joong Ang Daily, June 23,2003, Witnessed by his former Japanese chef:Kenji Fujimoto.

[15] Defector Kang Myong do Quoted by Jo Yung hwan op.cit.p. 103.

[16] Jemold M.Post and Lanritall Denny, Paper Kim Jong Il of North Korea:A Political Psychology Profile.”: Kim has the cor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most dangerous personality disorder, malignant narcissism.”

[17]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92.

[18]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110.

[19]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129.

[20]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133.

[21]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135.

[22]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140.

[23]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143.

[24]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144.

[25]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 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149.

[26] Andrew Natsios, The Great North Korean Famine,1998. p.24
头像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2282
注册: 2011-06-12 14:36
手头现金: 6,366.58

第三章: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

帖子admin » 2011-08-27 10:11

第三章: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

提要:卡斯特罗出身于一个富裕的大农场主家庭,家有2000英亩土地(一英亩约等于六市亩)。各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基本上皆出身于富裕之家,马克思出身于富裕的律师家庭,恩格斯出身于大资本家家庭,他本人也是个资本家,而且据称恩格斯一生中曾资助过马克思一家人共计600万法郎(但这一说法似乎缺乏依据),而马克思一生基本上纯属靠恩格斯接济养家。在中共匪帮对象卡斯特罗那样的巨富,要么当人质敲榨勒索直至彻底破产,要么已被杀头加没收全部财产。按共匪的强盗逻辑,只要是富人便该死。因而中共土改杀地主超过200万。古巴另一位革命领袖格瓦拉是个列宁的狂热信徒。1928年出身于阿根廷布宜诺斯爱丽思的一个富裕家庭,青少年时曾周游南美各国,1950年初开始反美。1956年在墨西哥遇见青年流亡律师卡斯特罗,1956年12月与卡氏一道返回古巴,很快便赢得冷酷无情的名声。一个儿童游击队员仅偷了一点食物,便被格氏未经审判直接枪杀。(651)他说“我不能与任何不能共享我的观念的人做朋友”表明其人实质上也是个专制独裁者。作为农业部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后任经济部长,但他却没有最基本的经济观念的概念,最后将中央银行搞跨。1960年他亲自创设了劳动改造营,创办恐怖学校,绝对有效地将人训练成高效残暴无情,冷酷的杀人机器。他是个信奉教条,冷酷,不宽容的人。被称做古巴的雅格滨和安东尼,亦即冷酷无情残暴。他崇拜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1967年格氏到波利维亚推销其游击战术,但没有一个农民参加他的训练计划,同年10月8日被波利维亚当局逮捕,次日被枪决。郭泉博士曾在一篇文中称他最敬佩的人物即是格瓦拉,恐怕郭泉博士仅读过共产党欺骗宣传的虚假英雄而不知道其真相。(653)

卡斯特罗早年在一所教会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当了律师,因不满当局而参加革命。1953年卡氏被逮捕并被判刑15年,主要得益于圣地亚哥主教Serantes的干预而获释。1957年3月卡氏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时称:“我对权力不感兴趣,胜利后,我将回到我的村庄重新当一名律师。” “没有面包,便没有自由;没有自由,也没有面包”,1959年青年律师卡氏如是说,然而当他成为独裁者后却说:“犯人即使吃得再好,仍然是犯人。”1994年卡氏说:“我宁死也决不放弃革命!”

一、夺权与清洗迫害

1959年1月8日卡斯特罗领导的游击队,意外轻松地夺取政权。原Batista政府(自由宪政)因对城市恐怖失控,加之美国对其实行军事封锁导致其失败(600)。夺权之初卡斯特罗并非共产主义者。因为其革命损害了资产阶级和美国的利益,需要靠山,苏联愿意做其后盾,而改信共产主义。(31)夺权伊始,卡氏政权即在两大监狱大开杀戒。在五个月内杀了600余名Batista政府的支持者,特别法庭专门审判那些反对现政权者,极权性质从一开始便已形成。(648)

1959年2月15日,卡氏时任总司令,取代Cardona成为总理。虽然刚开始他承诺在18个月内举行选举,而到6月他决定无限期推迟选举。随后废除了1947年《宪法》及《基本人权的保障法》,改依他随心所欲颁布的法令管辖,直到1976年他才按苏联宪法翻制定了《古巴宪法》。

1959年春卡氏改变了政府的民主方向,日益依赖他的弟弟Paul (2008年继任古巴总统)和格拉(Guevara)。1957年5月17日卡氏启动农业改革,采纳马克思主义方案进行农业集体化改革。1957年7月Urrutia总统辞职,外交部长Agramoute被卡氏的铁杆支持者Rea取代;随后社会事务部长亦辞职,财政部长Fresque自1959年1月便已与卡氏分道,成为反对派,后流亡海外;另一政府高官Suarez也被迫离开古巴,最后一家独立报纸消声匿迹。其余皆保持沉默。(650)1960年1月20日一家反Batista政府的报纸的主编Zayas被迫流亡;另一家周报的主编Quevedo也流亡美国;唯一剩下的报纸是“共产主义 Granma”. 1960年秋,最后的政治和军事反对派领导人Morgan 和Marin被逮捕. Morgan原是游击队的领导人之一,次年他被枪杀。(650)最后的民主派Ray公共艺术工作部部长,交通部长Oltasky被赶出政府。随即开始了第一波大流亡,近50000名中产阶级,其中许多人开始时支持过卡氏革命,全部选择了流亡。这些医生,教师,律师的离开,严重损害了古巴社会。(650)

工人成为第二批受迫害的对象。劳工组织从一开始便反对卡氏新政权;一个工会主要领导人Salvador曾被选举担任CTC总书记,当局指派两名马克思主义者协助他,使之边缘化,1962年被逮捕,受酷刑,并判12年刑。因此卡氏将反Batista政权的主要领导人全部赶尽杀绝。后来卡氏又禁止工人罢工。(650)

1959年教会谴责共产主义渗透教会。卡氏利用1961年猪湾事件,关闭了La Quincena教会期刊。同年5月所有的教会大学,包括卡氏就读的Bethlehem Jesuit College, 全部被关闭,教会房产和财产全被没收。卡氏身着戎军装宣布:“让所有的牧师卷起埔盖走人”!1961年9月17日,13名牧师被强迫离开古巴。虽然古巴称宗教信仰自由,但是通过各种迫害措施,诸如禁止信徒上大学或任职公务员,迫使教会边缘化。(651)

第三批迫害对象延伸至艺术领域,许多著名诗人,作家,画家最终被迫流亡。

1959年7月卡氏最亲密的顾问之一,空军司令Lanz逃往美国,一个月后,即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逮捕。自1956年始,Matos即大力帮助反叛者,后成为Camaguey省总督,他发现自已根本不赞成共产党政权,于是辞职。卡氏命令国安部逮捕之,作秀审判时卡氏亲临法庭施加压力:“我告诉你们必须作出选择:Matos或我!”Matos被判20年徒刑,并坐牢至最后一天。与他关系密切的数十位官员亦被捕入狱。(653)

二、司法黑暗与酷刑

在La Loma de Los Coches监狱,超过1000名反革命被处死。(654)Martin辞去农业部部长之职后,试图组建一个反对派组织Foco,随即被捕,并判死刑。他母亲求卡氏怜悯看在老战友的份上饶他一命,卡氏答应饶其命,但数日后Martin仍被外决。(654)自1960年始司法被中央政府控制从而彻底丧失独立地位。

Pedro Luis Boitel竞选大学生联盟主席,输给了由卡氏兄弟支持的Cubella,Boitel是个反Batista政府的斗士,也是个坚定的反卡氏政权者。不久他便被捕并判十年徒刑,关入极严酷的Boniato监狱,他举行过多次绝食抗议,要求改善政治犯待遇均未果。1972年4月3日,他举行了最后一次绝食抗议,要求享有南美其他所有专制政权均给予政治犯的待遇。45天后,他的身体变得极脆弱;49天进入植物人状态,当局仍继续拒绝采取任何措施。5月23日即绝食53天后他死了,当局拒绝他母亲看他的遗体!(654)

1960年代镇压期间,约7000至10000人被屠杀;30000人因政治原因被捕。

军事生产协会MUPA(1964-1967年)是首个利用犯人作为强制劳动创利的组织。自1965年11月始,组建集中营,任何被认为有害社会者,皆被投入集中营。包括天主教,清教,耶和华见证人。两年后,由于广泛的国际抗议,该组织被关闭,但由军事性组织取代。青年人被迫作农业式建筑工,常在恶劣条件下每小时仅7比索,相当于1997年的30美分;

对犯人常用精神心理和肉体酷刑,电棍刑常用,犯人子弟被剥夺受高等教育权利,犯人配偶经常被开除公职;刑期时常被监狱当局加刑;凡是拒绝着号服,绝食抗议者,法院视此种行为为对抗国家,因而加刑一至二年。犯人通常均服加1/3或者1/2刑期。Boitel原判十年,最后却实际服刑41年!(657)设计关押两人的牢房通常关押七至八人。高危险犯人被关入地下牢房,近年来,精神心理酷刑取代肉体酷刑;学自苏联的剥夺睡眠刑被广为运用。狱方时常威胁犯人其家人正在受到迫害,或将剥夺与家人会见权。

Q-2中心有个特殊温控牢房,可以每20分钟定期使犯人醒一次,关进此种温控牢房者通常长达数月,往往使犯人受到极严重的精神心理酷刑折磨。古巴最著名的La Cabana监狱,1982年还枪决了100多人,1985年被关闭。其他地方仍继续存在处决犯人的情形。在Boniato监狱有些政治犯用粪便涂抹自已,以免被其他犯人强奸。 Boniato是关押死刑犯的监狱,条件更恶劣,食物被污染,传染病普遍,诸如斑疹伤寒和麻风病相当普遍。结果,数百名犯人死于饥饿和缺乏医护。1995年政治犯与普通犯人举行了一场长达30天的绝食抗议,但未取得改善。(658)

有些监狱仍使用铁牢。铁笼一米宽,一点八米高,十米长,没有水或卫生设施,犯人关入其中达数周甚至数月。

有的监狱迫使犯人赤身裸露会见亲人,女犯人时常成为看守性攻击和侮辱的对象。自1959年超过1100名妇女因政治原因被关入监狱。她们时常被迫在看守面前赤身洗澡或被欧打。

Dr. Martin Frayde 是卡氏的老朋友,他描述哈瓦那Nuevo Amanecer监狱时说:犯人通常被强迫劳动12至15小时;此种监狱制度显然有巨大的经济利益;

1978年有15000至20000名良心犯。1986年12000至15000名政治犯被分别关押于55个区监狱。今日卡氏政府仅承认关押有400至500名政治犯。1997年春发生另一波逮捕潮。古巴人权代表称:今日古巴已不再有酷刑,大赦国际认为1997年古巴政治犯至少还有980至2500人。

三、秘密警察特务统治

夺取政权后,卡氏即开始建立严密的安全和情报体系。作为国防部长,卡氏之弟重新组建军事法庭,第一个安全组织叫做国家安全部DGCI,被称做红色盖世太保。其任务是渗透和破坏各种反卡氏集团。它残暴地清洗了Escanbrat游击运动,监控强制劳教营,管辖监狱系统。Ranuri Vakdes担任首任特务头子。其有专门部门监控政府所有官员;第三部负责监控文化,运动,艺术,作家,电影部门的任何人;六部负责电话监听,共有1000多人,该部利用犯人的强制劳动,经济地为卡氏政权效劳;该部享有极大的特权,拥有几乎不受限制的权力。(655)内政部DSMI第三部负责监控宗教和渗透教会。

自1967年始,卡氏设立了一支50000人的专门卫队。其中DSP特种卫队他三个专业部,专家长期研究防范各种暗杀手段,专人事先偿试卡氏的任何食品以防被投毒;专门的医护保健人员24小时随侯。(655)五部负责清除对手和暗杀。Elias在麦阿密被暗杀;Vera是反Batista政府城市游击队的主要领导人,他在波多黎格被暗杀;Matos流亡美国阿密后被迫雇私人保膘。

四、极权统治

1960年9月卡氏设立保卫革命委员会,负责监控所有反革命行为。结果造成社会的严密控制。监视监听体制是如此严密,以致家庭亲热往往都不复存在。1975年通过一项《预防犯罪法》,即便没有任何行为,只要当局认为可能对政府有危害性的任何人,皆可被捕。该法实质上将任何思想刑责化,只要不符合卡氏政权的思想,皆被当作犯罪嫌疑犯。1960年代,人开始用桨投票,流亡成为卡氏调节内政困境的手段。大量古巴人逃往美国佛罗里达洲。(663)1980年4月日数千名古巴人涌入秘鲁驻哈瓦那大使馆要求签证避居他国。数周后卡氏当局允许12500人自Manial港离境。卡氏政权借机将不少罪犯和精神病人赶到国外。

1994年厦暴发了自1959年以来的第一次暴动;警察禁止人们离境,平息暴动后,卡氏被迫放行25000人。卡氏政权动用直升飞机向逃亡的船只扔沙包,结果造成7000人丧生海上;1994年厦天, 1/3逃亡者丧生大海。30年来超过10万人试图从海上逃生;1100万人口中共有超过200万人流亡海外。

1975年至1989年,古巴是马列自由安哥拉运动的主要支持者,除了派出技术顾问外,还派出50000
头像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2282
注册: 2011-06-12 14:36
手头现金: 6,366.58

第四章: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

帖子admin » 2011-08-27 10:14

第四章: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
提要:世界各国共产党政权皆是罪恶魔鬼的化身,它们之间唯有量的区别而无质的不同。共产党是披着羊皮的狼,而狼决改不了其吃羊的本性。共产党政权皆犹如疯狗,而疯狗必然咬人,因为这同样是其本性。可怜中国人迄今仍然有不少被欺骗愚弄的几成脑瘫的无知“精英”,居然还在妄想中共主导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共产党暴政不灭亡,天理不容,神鬼不依!人神共愤,天地人皆怒的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岂能例外?!中共暴政必定灭亡,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定律,也是上帝的旨意。

一、秘密警察统治,党内争权大清洗
越南共产党成立初始,于1928年便处死了一名党的领导人,罪名是诱奸女同志。1931年越共便开始屠杀了100多名地主,并模仿中共江西瑞金成立苏维埃(soviet本意为工人和士兵委员会); 1945年越共才首次发起全面抵抗日本侵略,不过越共对叛徒和反动派远甚于对日本人的敌意。地主和地方官员成为越共暗杀的目标,大众法庭审判并没收他们的财产。恐怖同时针对当时相对弱小的越共反对派(越共党员当年仅五千余人)。
日本于1945年8月20日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使越共胡志明一跃成为国家政要。在盟军到来之前数周,越共便对所有的竟争者进行大清洗。恐怖受害人包括越共所有反对派的主要领导人,宪政主义者Bui QuangChiea,大知识分子和右派政治家Pham Ouynh 和Hnynh Phu So,政治宗派的创始人Hoa Hao他本人亲自命令过多起暗杀;托派遭到系统灭绝;Ta Tu Thau是托派领导人,1945年被捕,9月被杀;1945年8月29日越共号召在各共各村设立除叛徒委员会。数百名托派随即被捕杀;其他曾助西贡当局者,大多被剥夺粮食或杀害;1945年8月25日越共按苏联模式,建立国家安全组织(即秘密警察),刚清空的监狱很快又被填满。越共还成立了一个暗杀攻击委员会,大多数成员从当地黑社会中聘任。9月25日该暗杀委会员即在法国占领区留下数十具断肢的尸体。嫁给法国人的越南女子也到制度性屠杀;仅在8月和9月两个月,越共暗杀了数千人,绑架了数万人。这些行为虽然都是地方越共组织发动,但无疑得到了越共中央的鼓励纵容。越共中央后来公开后悔当时未能消灭更多的敌人。在越共控制的北方,1945年以前便已设立秘密警察和集中营。成立于1927年的越南国民党,与越共之间进行了血腥的争斗,该党作为政治力量于1945被越共彻底清灭。越共86%的农村党支部被清洗;在抵抗法国期间,95%的干部被清洗。军队首先受清洗,也最先结束。迫害对军官打击非常大。许多军官因此投奔南越。566
二、强制劳教死亡集中营
二战后,越共的迫害暴力重新成为反抗法国殖民权力的武装抵抗力量。许多证人证实:被越共关入集中营的原法国殖民军,大多饱受苦难并死于集中营中;20000战俘到1954年日内和平协议签署时仅9000人仍活着。(567)可怕的印度支那山区传染病在监狱极差的卫生条件及缺医条件下到处漫延,犯人不时受饥饿手段迫害,殴打与酷刑相当普遍;1950年始中共派了许多顾问,帮助兴建了许多中国式的劳改营。原则上法国犯人的待遇好过南越人。
范文同总理1980年承认:有20万人被劳教。按严谨估算至少有50万至100万人被强制劳改,受害者包括众多学生、知识分子、教士、牧师、神父和军人(包括越南共产党员)。南越反共政府也曾监禁20万人于监狱。
越共的监狱条件各异,越北方者越糟。监狱根本没有任何医疗设施保障,卫生条件极差,生存条件非常原始,与世隔绝。在这些监狱在存纯靠家属接济,犯人每天仅有200克劣质大米。饥饿被用作迫害管理逼迫犯人就范的武器。设计关押20人的牢房时常关押80人,鞭笞和长期拖延审判期限司空见惯。越共监狱与殖民时期监狱相比,后者成为安宁平静的天堂。酷刑秘密进行,处决亦然。犯人不得会见亲人,甚至不得与亲人通信。
Chi Hoa 监狱在旧政权时代仅关押8000人,其生存条件受到国际社会谴责。而在越共手中,同样的条件该监狱却关押了超过40000人!犯人常因饥饿,缺乏空气,酷刑或自杀而死亡。官方监狱一般皆是殖民时期留下来,条件相对较好;越共集中营全建在原始丛林中,犯人往往被判终生强制劳教;因没有审判,因此不可能用法律程序抗辩。1975年8月日48名逃离越南的犯人向全球呼吁关注越南犯人极恶劣的生存状况。
三、煽动阶级仇恨,暴力抢劫地主
1953年12月日越共发动土改,至1956年结束;目的与方式与中共1946年至1952年的土改相似;加强共产党与贫下中农的联系;通过清除潜在的反共中心,土改为国家完全控制经济典定了基础;由于越共强烈的民族主义,越南传统的农村精英(即地主、富农)初时大多支持越共。越共残暴和野蛮的方式土地改革与中共极相似。在每个村庄,越共极力鼓动最穷的贫农将受害者公审;受害者被相当随意按4-5%的比率任意确定,与毛泽东的5%比率一样。与中共的区别在于:中共的土改是在农业改革前进行,越共则是同时进行。
越共夺权伊始即兴建极权社会。这些土地改革受害者通常被杀害,极少情况下被监禁,其财产被没收,象中共一样,富人全家皆受难。有个富有的女地主和商人,尽管她是越共革命的赞助者及两个越共军官的母亲,仍被指控批斗,当地农民拒绝批斗她,一伙受中共训练的人冲进会场,煽动批斗大会气氛至狂热;她被指控于1945年以前杀害了三名佃户,与法国人睡过觉,还与法国人合作,任其奸细。由于被折磨得精疲力尽,最后她被迫承认了一切指控而被判处死刑。她的一个当越共军官的儿子当时正在中国,被召回家后立即被剥夺军籍,判处20年刑!
越共不时煽动阶级仇恨。与基辛格共享诺贝尔和平奖的Le DucTho证明:“如果希望农民参军,首先煽动起他们对敌人的仇恨”。1956年1月日越共党报称:“直至他们被彻底消灭,地主阶级永远不会平静”。
四、杀人如麻酷刑迫害知识分子和宗教信徒
酷刑折磨是家常便饭。有个越共党员被越共杀害时还高喊:“越南共产党万岁!”因为他以为是法西斯杀害他。越共到底滥杀了多少人迄今仍是秘密。至少50000余人在农村被杀害,100,000余人被监禁;
1,500,000名天主教信徒受越共迫害,在法国军队的护送下,其中60万信徒逃往南越。1956年4月日,越共也经历了一场可怕的“百花齐放”运动。知识分子公开要求自由,随后不久即受到迫害。1958年初,476名“意识形态破坏者”被迫公开自我检讨,并被关进监狱或类似中共的劳教营。1968年2月日越共进行了一场群体屠杀,至少3000人被杀害,其中包括越南神职人员,法国宗教神职人员,德国医生和政府官员及工作人员。
五、人为制造大饥荒大批饿死人
1959年5月日越共秘密决议将战争延伸至南越。越共变相拟发动类似中共的大跃进。胡志明于1958年10月日亲自撰写多篇文章,鼓励大建大规模的灌溉工程项目,结果由于干旱导致农业生产欠收,引发了一场受害人数迄今不祥的大饥荒。连年持续的战争并不影响1964年至1965年和1967年的越共党内大清洗。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秘密报告中批判斯大林后,一批亲苏越共干部随即被清洗,其中包括胡志明的前秘书。表明越共与中共一样反“修正主义”。有些受害者在狱中关了十年仍未审判。
与美国之战直到1973年1月日签署巴黎和平协议美军撤军后才终止。1975年4月30日南越政府被越共击败。越共夺取全国政权后,立即对一百万原西贡政府工作人员和士兵强制学习三天(实际变成三年)官员和军官强制学习一个月(实际变成七至八年),劳教生还者直到1986年才回家。
越共夺权后,立即造成数十万人逃生大海,相当数量系中国人,其中许多人葬身大海或死于海盗之手。直至1986年越共才出现第一次松动。越共新书记Nguyen Van Linh上台后释放了一大批政治犯,并关闭了北部丛林中的杀人集中营,同时颁布了新刑法。许多知识分子和宗教信徒仍受迫害和监禁,任何不满和抗议仍被以极残暴的手段镇压。
老挝共产党暴政的罪恶
自共产党夺权后,超过30万老挝人逃离该国,其中Hmong少数民族(高山)占30%,约10万人,另全国90%所有的知识分子、技术人员和官员逃离。美国中央情报局曾帮助Hmong族人建立一支强有力的反共武装。老挝共产党夺权相当平静,堪称亚洲式天鹅绒革命,新的人民民主共和国仿越南模式,几乎所有的前政府官员约30000人均被关入劳教营长达五年;约3000名要犯,主要是警察和军官,被关入严密的Nam Ngum岛上监狱。1977年皇家成员全部被捕,最后一位王了死于监狱。射杀逃亡者并非罕事。1975年Hmong族人大量逃亡,在此期间至少45000人被杀或死于饥饿。1991年仍有45000 Hmong族人在泰国难民营等待分配到最终目的地。有数次对国家和共产党领导人的清洗,但不那么血腥。1979年与中共关系破裂后也引起一场清洗;1990年当东欧巨变时,又进行了一次清洗。1988年50000名越军撤离老挝,从此老挝共产党进行了一系列自由经济改革,今日政治犯已很少,共产党变弱。但迄今仅有几千名难民返回老挝。老挝迄今极度贫穷与落后,其未来取决于几十万逃离共产党政权的富有和受过良好教育的难民。
头像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2282
注册: 2011-06-12 14:36
手头现金: 6,366.58

第五章: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上)

帖子admin » 2011-08-27 10:16

第五章: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提要:前东欧共产党各国只有南斯拉夫和阿尔巴尼亚主要靠本国共产党的努力而夺取政权,其他各国的共产政权,都是依靠苏联红军的武力支持下强行取得。正由于南共和阿共未得到苏共的实质支持,他们皆有相对独立性,因此敢于公开异议苏联斯大林模式,也因此被受苏联操控的共产国际视为异端极尽打压。而苏联之所以在东欧大获成功,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乃是英国首相丘吉尔为了英国私利,目光短浅地出卖了这些国家。1944年10月日丘吉尔与斯大林在莫斯科举行秘会,丘吉尔提出“比例协议”: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归苏联,希腊归英国,匈牙利苏联与英国各一半。[1]当即被斯大林接受。希腊共产党若非苏联的干预本有望夺取政权,因仅获南斯拉夫共产党支持不足以对抗英国,最终被迫放弃。而中共之所以能打败由美国支持的蒋介石国民政府,与罗斯福总统与斯大林于1945年2月签定的出卖中国利益的雅尔塔秘密协议密切相关:苏军在击败希特勒后三个月内出兵一百万打日本,罗斯福承诺由苏联占领我国东北半年。苏联红军除了将日本在东北三省价值20亿美元的工业设施抢劫一空之外,将缴获的日本关东军所有的轻重武器,包括大量飞机、坦克、重型大炮悉数秘密移交给林彪的四野。因此土八路决非象中共长期欺骗国人的那样“靠小米加步枪,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八百万蒋匪军”!而且共匪军根本不懂也完全没有战争法的基本常识或根本就是故意采用纯属下三滥的流氓战术。例如围歼抗日名将张灵普将军第74师之战,共匪军居然以地主,富农及其子弟作第一线冲锋头阵,继而以赤身裸体的地主、富农的妻女作为第二阵,然后才是共匪军跟进!而在长春围城战役中,共匪军故意采用饥饿武器,故意饿死长春市平民近20万人!据称在朝鲜战场上,当年志愿军彭德怀司令曾向金日成建议采用该流氓战术,仅因金日成多少还有点恻隐之心未采用。
全世界所有的共产暴政都经历了类似的暴力镇压同盟、残酷清洗党内竞争对手、迫害压制知识分子、摧毁宗教文化道德伦理、反复残暴血腥镇压工人和农民反抗、抢劫资本家和地主富农私有财产、肉体消灭亡地主富农阶级、强制农业集体化(唯有南斯拉夫和波兰保留有私营农场)、取缔一切非共产党政治组组、消灭公民社会、利用秘密警察对全社会实行特务警察统治、利用强迫劳教集中营非法奴役及精神病院酷刑迫害所有敢于反抗的任何人士的一系列残暴下流无耻野蛮至极的极权罪孽。
共产党暴政的罪孽深重,史无前例,其迫害至死的人数肯定是史无前例,其野蛮残暴决不亚于希特勒纳粹犯罪组织。然而迄今仍有不少国人,甚至还有不少民运人士仍在一箱情愿地整天幻想与中共流氓暴政和解,甚至主张由中共流氓暴政主导进行所谓政治改良者们,念念不忘为中共暴政的点粒“进步”歌功颂德,至少在客观上严重麻痹误导了中国人的反抗暴政的英勇抗暴精神,导致中共流氓暴政得以苟延残喘迄今;最近中国刑法界在评论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时又出了三个无耻之尤: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名誉会长高铭暄教授,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会长赵秉志教授,中国法学会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陈卫东教授。南郭以为此三位“教授”是典型的助肘为虐不知羞耻为何物的重罪犯!因为他们决非因学术水准低下,也非由于不知道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而纯属出于贪图个人一已私利,昧着良心不惜将灵魂出卖给魔鬼为中共流氓恶法瞎辩,它们严重沾污了学人的清誉因而应当被牢牢地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中共极权暴政是全球仍逍遥法外、肆无忌惮欺压盘剥亿万中国人的邪恶轴心。中共暴政之所以能苟延残喘,残民以逞,甚至耀武扬威原因故然众多:除了广大民众对共产党的罪恶本质认识不清,对共产暴政的罪孽真相相当无知,尚未真正觉悟觉醒之外;中国学人中还有不少类似高铭暄,赵秉志,陈卫东等此种无耻至极、极度自私自利的拍极权流氓暴政马屁,以期分脏暴政榨取民膏民脂的“流氓教授”的出卖灵魂之辈克意误导欺骗公众不无有关,也与部分民运及自由知识分子精英对共产党罪恶本质的实际上严重无知,以致迄今仍时刻不忘跪求流氓暴政自动政治改良的严重误导有关!共产暴政是绝对不可改良的邪恶政权,这是早已被全世界共产党国家的历史反复证明为真理的常识!而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肯定是所有共产党政权中最邪恶,最下流无耻,最野蛮残暴,最无道德,最无人性的早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的流氓暴政!
“知已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共产党到底是什么玩意?!让事实和证据来说话。这是一篇全面归纳总结东南欧前共产党政权犯罪史的纪实文章,世界各国共产党的罪恶远非该文所能全面深入准确揭示,共产党的罪孽深重,远非一篇短文所能完整概括,尽管如此却可见一斑。作者是精通东欧历史的历史学家,立论清晰明确,论据充分,证据来源客观公正,论证亦雄辩有力不容置疑,尽管如此,南郭竭诚欢迎任何人(包括中共的所谓理论家、历史学家、法学家们)认真负责的质疑争论与批判。
2010年2月21日第207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运动日
一、大清洗政治异已
保加利亚人民爱国阵线1944年9月9日,在苏联红军的帮助下夺取政权,10月6日成立人民法庭。1945年3月日,经131场审判,作出10897个判决,处死2138人,包括摄政王,国王Boris三世之兄长,政府高官,政治家,法官,记者,企业家。随即展开了一场残酷的大清洗,3至4万人死亡或失踪,主要包括地方贵族,市长,教师,天主教神父,店主。1989年许多秘密群体屠杀坟墓被发现。395。
1923-1944年通常被认为是专制的君主统治时期,依1945年新议会调查后确认:5632人被暗杀,处决,或死于监禁或由于在该期间被判决入狱。自1941年至1944年,反法西斯抵抗运动期间,仅357人被处死或丧生!396 亦即,与君主专制相比,共产暴政要比前者残暴数十倍甚至上百倍。即便与法西斯政权相比,共产党暴政也决无任何优点可言。
捷克斯洛伐克人特别残忍无情,在追杀德国纳粹过程中,数千名无辜德国平民被杀害。397 据张戎女士《鲜为人知的毛泽东故事》披露:1961年中共人为制造的人祸大饥荒最严重时,中国外交部人员曾商请捷克外长减少向中国要粮食,居然为之拒绝。
共产党独裁权力南斯拉夫和阿尔巴尼亚在解放之初即已确定。除了捷克斯洛伐克之外,其它东欧国家在二战前共产党均十分弱小,故初期皆为联合政府。但共产党皆撑控内务部,司法部或国防部。1944年至1945年期间撑控内务部的有捷、保加利亚、匈牙利、罗马尼亚;撑控司法部者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撑控国防部者捷、保加利亚;共产党还撑控国安部,及秘密警察和军队的情报部和恐怖机构。398
苏联共产党清洗所有先前的同盟:例如: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东欧各国则清洗所有非共产党之抵抗运动的同盟和战友;共产党清洗任何实际或有潜在竞争实力者,毁灭一切意识形态,政治理念,及精神领域的异已力量。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要求必须将对手干净彻底清除。而且不择手段,死刑,处决,长期监禁,驱逐出境,无所不用其极。399
共产党用的第一个手段是对所有非共产党的政敌进行政治审判。首先在前亲德国家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匈牙利进行。匈牙利小业主党(Smallholder)在1945年大选中获胜,赢得57%的选票,于是共产党内务部长Rajk于1947年1月日,下令逮捕所有小业主党的部长,指控其阴谋颠覆政府,处死了Donath,其余全部判重刑。(399 )1947年2月日,小业主党总书记Kovacs以阴谋反苏联红军的罪名被逮捕,关押在苏联直至1956年。受害者范围迅速扩大。小业主党的所有重要领导人,曾任政府各部部长及市长者,皆被逮捕或被迫流亡海外。在1947-1949年期间,独立党和人民民主党被解散。匈牙利工人党和小业主党被彻底清除。400
1948年2月日共产党起诉匈牙利社会民主党,逮捕Kelemen。保加利亚最先起诉社会民主党人。1946年,该党总书记Pastakhov被判五年徒刑。1946年厦,独立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15名领导人,包括书记Lulchev,全部入狱,于1948年被判刑15年。1948年5月日,罗马尼亚独立社会民主党领导人被捕。(400) 1950年5月日,200多名民族农民党著名党政领导人被关入监狱,包括政治家,将军,记者,神父,天主教牧师,在五年内其中52人死于监禁。400
1945年至1950年期间,东德5000名社会民主党人,被苏联和东德法院判决,其中400人死于监狱;1954年在布拉格对社会民主党人进行了最后一次审判。
1946年10月27日,保加利亚选举期间24名农民联盟党侯选人被暗杀。该党总书记Petkov于1947年6月5日,与其他24位代表一道出席国会时被逮捕;他在战后出任副总理,但随后辞职,抗议共产党之恐怖清洗,他被以阴谋武装反抗政府为名于8月16日处死刑;他发表的自我辩护词感人至深。当法官宣判时称:以保加利亚人民的名义判处Nikolai Petkov绞刑时,他高呼:“不!不是以保加利亚人民的名义!我是被你们的外国主子莫斯科处死的,被这血腥暴政欺压的保加利亚人民,决不会相信你们的谎言!”他于9月23日被绞死。共产党国安部长Kostov一手操办了其逮捕,审判,处死。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两年后他自已也被绞死。402
1947年10月日,罗马尼亚共产党政权判处国家农民党领袖Iuliu Maniu和其他18位该党领导人无期徒刑。Maniu于1952年死于监狱。甚至在1946年11月18日大选之前,数十位政治家,包括自由党的Bratianll被军事法庭指控恐怖组织罪。402
捷克共产党赢得了1946年5月日大选,但捷共在斯洛伐克很弱小,斯洛伐克民主党赢得62%的选票;捷共首个迫害目标即是斯洛伐克民主党。其它非共捷克政党,主要受反斯洛伐克民族主义者支持,对斯洛伐克民主党受迫害有点幸灾乐祸。1947年9月日,斯洛伐克民主党两位总书记被逮捕。(403) 1948年2月日,捷共全面展开迫害其他非共政党;引发了非共政党之部长们大多辞职,包括时任副总理的民主党领袖Ursiny;和时任司法部长的Drtina。1948年4月5日,25位斯洛伐克民主党领袖被判刑,一人被处30年徒刑。清洗全面展开,其实直到1948年2月以前,民主自由党和社会民主党所有的领导人,军中和安全部门的非共产党人员,以前都是共产党的同盟;其中好些人主张与共产党密切合作。
Hekuidir Pika将军的命运很能说明问题。一个伟大的爱国民主人士,抵抗运动至关重要的人物,亲苏且作为捷克军事代表团代表赴苏联,他曾要求苏联释放一万名于1938年至1939年越苏边境的捷克人,自1945年底开始,他的行动即被军情局严密监控,1948年2月日被解除职务,5月被逮捕,1949年1月28日,被旨在政治迫害的特别法庭处死刑,同年6月21日晨被绞死。Reicin军情局长对同事说:因他知道太多苏联情报秘密,苏联要求处死他。而军情局长自已同样因知道太多共产党的肮脏勾当于三年后也被绞死!404
1948年2月日,Moravia首府Brno市长Toset Podsednik,1946年大选时他作为国家社会主义党侯选人,主张民主和人道主义,他是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党的代表人物(该党1947年12月30日有超过60000名党员),他也是真诚相信与共产党人合作者。1948年2月日后,他原拟移民海外,后因拟帮助那些受迫害的党员而放弃,9月3日被捕,1949年3月日,被国家法院罗织企图暴力推翻政权,非法活动,与外国反动派勾结等罪名处18年徒刑。其他19位党的干部合计判74年刑。所有的证人皆是自已待决的政治犯。另32人随后被以Podsednik集团成员为名判刑合计62年刑。(405)该案是由国家法院审理的第一起政治案,数十名共产党领导人出席法庭审理,Otto Sling听判决时笑了,他后来在Slanksy审判中被判死刑。清洗民主党和社会主义同盟在1950年3月31日至6月8日审判Milada Horakova期间达到高峰。130名社会主义党,社会民主党,人民党,及托派领导人被判刑。4人被判死刑,4人无期,5人15年至28年;另外300起审判与Horakova审判有关,仅社会主义党有超过7000名党员被判刑;1950年5月至7月,全国许多省、市大规模审判,证明这是共产党全国性策划阴谋。在35起审判中,共作出639项判决,10人被处死刑,48人处无期,共7850人处监禁。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审判:第一个真实的作秀审判,第一个直接由苏联顾问指导的审判,苏联情报头子亲自指导恐怖措施,事先准备充分,所有的证人和法官均知道底线,整个秀审作为专政的宣传品。(405 )该案不仅仅在共产主义的历史中,在欧洲迫害历史中也有重要意义:一位妇女被绞死,而她曾是一名抵抗运动勇敢的女战士,她曾被关入纳粹监狱五年!
二、毁灭公民社会
共产党永恒的策略,其中心目标在于建立绝对权力,因而清除任何政治反对派及社会中任何有真实力量的任何人,系统攻击公民社会中一切有组织的力量是其必然的逻辑。由于其目的在于独裁权力和独占真理,其必然将所有其他政治力量及精神力量作为镇压目标。因此其系统的攻击目标必然是各种组织,政治活动家,神职人员,记者,作家等。 407
社会民主党人,天主教,托派,清教徒,其他被系统攻击者不仅是因为他们的国内行动,而且是由于他们性质上天然与外国的紧密联系。东德之所以司法相对温和,没有公开秀审政治迫害,不如其他东欧国家残酷,与德国1949年以前原有强大的公民社会密切相关。而在其他东欧各国,新政权不可避免地伴随大规模政治迫害和作秀审判。依1989年柏林墙跨掉后的研究显示:苏军在1945年至1954年,在其占领区内将122,000人监禁,其中43,000人死于监禁;736人被处决;东德共产党(社会主义团结党)承认:对四至六万人进行了政治迫害。408
在所有东欧国家中,捷克斯洛伐克是个例外,他是唯一的一个战前即有议会民主传统的国家,虽然罗马尼亚也有有限的议会民主经历。捷克斯洛伐克还是世界前十名的工业最发达之国,其中捷克工人占人口60%,斯洛伐克工人占人口50%。解放之际,它拥有最发达的公民社会;1946年,250万人(近一半成年人)分属四个主要政党,200万捷克斯洛伐克人属联盟成员,几十万人属各种组织及协会会员。其中Sokol(Falcon)俱乐部(政治性协会)1948年拥有70万会员;1948年厦天,第一个俱乐部成员被捕,对俱乐部成员的政治审判始于9月。两年后,数千名领导人被捕,整个俱乐部几乎被毁。

[1] Leslie Holmes, Communism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Holmes is Prof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相关禁书:
中国社会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txt 视频
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没有共产党天下就会大乱吗?
九评共产党
漫谈党文化
解体党文化
《犬儒病》 胡平 著
延安日记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下载
毛泽东荒淫无道的糜烂生活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在线阅读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
晚年周恩来 高文谦著/明镜出版社
道貌岸然的周恩来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
江泽民其人
起诉江泽民
头像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2282
注册: 2011-06-12 14:36
手头现金: 6,366.58



下一页

回到 政治禁书

中国禁闻安卓应用 中國禁聞安卓應用 安卓手机禁书 中南海厚黑学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Google [Bot] 和 1 位游客

  • Advertisement
安卓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