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肃灾难实录

政治禁书版提供中国大陆政治禁书下载阅读分享,所有跟中国政治、经济、人权、民主自由、文革六四等相关的所有政治禁书下载阅读和分享。
  • Advertisement
本贴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如发现其它问题,请点帖子右上角的倒三角图标举报该帖。

挖肃灾难实录

帖子admin » 2011-09-03 8:31

挖肃灾难实录 巴彦泰 著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 整理

媒体报道,被禁缘由
看中国:扫黄打非办:进一步查堵政治性非法出版物
关于进一步加工对政治性非法出版物封堵查缴力度的通知

《江青和她的丈夫们》)--沙叶新禁品选

《历史的沉思》 《我们忏悔》 《阴谋马虔诚:西藏骚乱的来龙去脉》

《胡锦涛走向个人崇拜》 《红旗周刊》

《共用的墓碑--一个中国人的家庭纪事》

纪录片《魏京生》 《半夜鸡不叫》

《江婴诗存》 《鲜为人知的"灾难村"》 《天安门时报》

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 《墓碑--中国60年代大饥荒纪实》

《内蒙古挖肃灾难实录》 《解构马建设:中国民主转型纵横谈》

《往事微痕》 《六四真相》 《江青文集》

《姚文元文集》 《张春桥在狱中》 《刘少奇专案内幕》

《毛泽东玄机》 《大逆转》 《中共第五代》

《从延安一路走来的反思--何方自述》 《北京植物人》

《中国民主转型纵横谈》 纪录片《历史的震憾》

严禁报刊登载此类作品及作者相关信息。严禁买卖刊号为此类作品的传播提供条件。

全国扫黄打非办

挖肃灾难实录 目录

前言
第一编内蒙古“文化大革命”中的“挖肃”运动
l 华北局前门饭店会议打倒乌兰夫
2 追源祸始“新内人党”是怎么挖起来的
3 郭以青凭感觉挖“内人党”
4 关于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叛国案件的报告
5 扑朔迷离206案件
6 向滕海清出首诬陷自己民族的乌兰巴干
7 砸烂公检法为“挖肃”鸣锣开道
8 滕海清讨伐“内人党”
9 敦促“内人党”登记第一号通告
10 敦促“内人党”登记第二号通告
11 围剿“内人党”及其变种组织标语口号
12 彻底围歼乌兰夫反党叛国集团的暗班子
13 中央首长六九年二月四日接见滕海清的指示
14 关于对待新内人党的若干规定
15 滕办主任李德臣勾画“内人党”演义
第二编中央《五·二二指示》挖“内人党”停下来,平反、放人
1 中共中央“五、二二”指示
2 吴涛传达中央对内蒙工作的指示
第三编“挖肃”所造成的民族灾难
l “挖肃”惨状
2 死伤残案例
3 “挖肃”凶手入党提拔重用
4 牧区经济遭到摧残掠夺
5 牧区草原建设工作会议反映“挖肃”后果
6 滕海清挖吴涛是内人党第三套暗班子
7 内蒙古军区政治部“挖肃”状况
8 哲里木盟赵玉温的“挖肃”罪行
9 呼伦贝尔盟尚民在“文革”中的罪行
第四编广大干部群众反“挖肃”反迫害,要求平反昭雪的斗争
l 内蒙古文化大革命中在民族问题上进行的两条路线斗争
2 关于新内人党的所谓证据问题查证结论
3 内蒙古在落实党的民族政策方面存在的问题
4 滕海清的幽灵还在内蒙古游荡
5 关于新内人党结案问题的严正声明
6 军管保护的是哪一路的积极分子?
7 尤太忠一伙是林彪、四人帮路线的维护者和推行者
9 乌盟地区受害者群众的愤怒行动
9 关于达瓦所供“内人党”材料处理的一场争论
10 周恩来总理亲自阅批的一封信
第五编彻底平反“新内人党”冤假错案
1 华国锋彻底否定“内人党”的存在
2 内蒙古党委对挖“新内人党”所做的结论
3 内蒙古党委关于追究核心小组几个主要负责人政治责任向中央的报告
4 评内蒙古党委对“挖肃”所做的结论
5 所谓“平反一风吹”、“第二个扩大化”是康生、黄永胜制造的诬陷屁话
第六编对滕海清“挖肃”罪行的声讨
1 内蒙古党委对于滕海清“挖肃”罪行的结论
2 滕海清对其“挖肃”罪行的三次检查
3 自治区党委第二书记廷懋致信黄克诚
4 滕海清将军没有记取江西苏区打“AB”团的教训
5 中国古代酷吏周兴、来俊臣的逼供信
6 内蒙古运动办关于落实政策情况报告
7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落实政策办公室关于落实政策工作的情况汇报
8 自我“正确”的领导人王铎袒护挖肃凶手
9 内蒙古有没有出卖领土的卖国贼
1O 吴涛的一次辉煌的政策宣讲
第七编对滕海清发动的这场“挖肃”运动的思考
l 关于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历史
2 对于历史上的“内人党”及“民族分裂”问题怎么看
3 内蒙古近代史上的民族主义党群团体
4 内蒙古军区政治部阿民在平反大会上关于民族问题的发言
5 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家牙含章批判大汉族主义
6 乌兰夫复出后对民族工作的拨乱反正
7 编者代表广大受难者致信感谢华国锋
8 内蒙古文化大革命没有全面彻底否定
9 反对两种民族主义
l0 一九八一年内蒙古学生事件

挖肃灾难实录 前言

一九六八年,在内蒙古发生了空前的“挖肃”劫难,持续十年时间。内蒙古人民世世代代永远不会忘记这场民族灾难。这场灾祸的制造者是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滕海清将军。他的上边是康生、江青、谢富治,还有黄永胜,下边是广大“挖肃战士”。
“挖肃”是什么东西,干什么的?它是“挖乌兰夫黑线,肃乌兰夫流毒”的简称。其中心实质要害是挖所谓乌兰夫的“暗班子”——“反党叛国的内蒙古人民革命党”。
内蒙古自治区是在一九四七年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建立起来的中国第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五十年代称之为模范自治区。到了六十年代就被打成了“反党叛国”的自治区了。
一九六六年五月,毛泽东主席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李雪峰召开华北局《前门饭店会议》,将担任内蒙古党、政、军一把手的乌兰夫,以“民族分裂的修正主义三反分子”(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打倒了。进而又打出了“乌兰夫黑帮”、“乌兰夫反党叛国集团”,自治政权解体垮台,区党委“左”派书记们争夺内蒙古领导权,局势大乱,两派官司打到北京,中央派出滕海清将军取代乌兰夫,执掌内蒙古党、政、军大权。从此,内蒙古人民的自治权没有了,生存权危机了,难以掌握自己的命运了。
滕海清以大汉族主义代替马克思主义,以民族斗争取代阶级斗争。他说“内蒙古一千三百万人口,蒙族一百三十万。过去就是这一百三十万蒙人压在一千一百七十万汉人头上,胡作非为。你看,汉人那么多,蒙人那么少,还压在汉人头上,让他们掌权能行吗?”在他看来,自治政权压了汉人,汉人成了被压迫者。林彪死党黄永胜嗥叫“少数人怎能当多数人的家”,煽动处在多数的汉族人民剥夺少数民族当家作主的自治权利。
滕海清为了改变他所认为的“蒙人压汉人”局面,就实施他的大汉族主义反动路线,把蒙族干部一批一批打下去。老的打完了再打新的;打完了西部,再打东部;打完“嫡系”,再打“旁系”;打完“明班子”,再打“暗班子”,原有的打倒了,后来的打倒了。“三里五界”统统打倒。为了继续再打,一个不漏,反复拉网,滕海清搬来江青讲话“因为敌人很狡猾的,他们有一套一套班子,你搞掉了一套,它又上来一套”。于是将“钻进”红色政权革命委员会里的星星点点的几个蒙族干部“吐”出去,揪出来,打倒了。
内蒙古“文化大革命”就是这样,从始至终围绕民族问题,贯穿了民族斗争这条主线。一九六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内蒙古日报》编辑部文章极为明确地指出“同乌兰夫反党叛国集团之间的斗争,是我区两年来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的一根主线。乌兰夫盘踞内蒙古整整二十年。他不仅完成了反党叛国的舆论准备,而且组织了一套套明班子和暗班子。经过二十年惨淡经营,一股股反革命势力,拧成了一条又粗又长的乌兰夫黑线”。
膝海清为了全面扫荡内蒙古,摧毁“乌兰夫反党叛国集团”的社会基础,提出没边没沿的“乌兰夫黑线又粗又黑又深又长”的扩大打击蒙古民族的反动口号,发

动了罪恶的令人诅咒的“挖肃”运动。
按照毛泽东主席的部署,一九六八年“全国山河一片红”各地成立革命委员会之后,进入“清理阶级队伍”阶段。而滕海清却响应江青“挖黑线”讲话,把斗争引向打击蒙古人的“挖乌兰夫黑线”上去,不顾一切地,竭尽全力扭转群众运动的方向,今天这里讲话,明天那里报告,擂鼓督战,全线出击。他的“滕办”组织“挖肃”笔杆子,在报纸上连篇累牍,鼓噪呐喊,以张声势。
滕海清为消除“北疆隐患”,“内人党”要挖到蒙古包里去,挖到羊群里去。为达此目的,“滕办”精心培植经营了一支强劲的“挖肃派”队伍。不管你是什么人,干什么的,不问你是什么出身,出于何种动机只要按照滕海清所指引的方向去挖,任何人都可以当这个“挖肃战士”。打出成绩来就有功,打错了可以不承担任何责任,怎么干都行。挖肃分子们心中明白,听从滕司令员号令,抓好打蒙古人这个大方向,想揪谁就揪谁,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不要顾虑,不要怕错,不要怕宽,不要报批,不要证据,不要手软,不要怕死人,只要敢于出手,狠为基础,挖出血采就是好样的。于是流氓、无赖、恶棍、社会渣滓都成了“挖肃积极分子”。有的挖肃凶手扬言“滕海清说了,死几个没有么了不起。打死一个老鞑子是好汉,打死十个是英雄”。对于“反党叛国的内人党”消灭的越多越好。
开始挖“内人党”,很多人不明底细,稀里糊涂,盲目跟着挖,挖着看。锡盟有个造反派头头叫许名扬的说“叫你挖,你就挖,挖错了谁坐蜡,滕海清、李大麻”。他们玩世不恭把对一个少数民族来说,生死攸关的挖肃斗争当做儿戏。蒙古民族有个民谚“对于猫来说是戏耍问题,而对鼠来说是个生死存亡问题”。
挖“内人党”打“叛国集团”的运动,进行一个阶段之后。不少人退缩了。“不能挖了,再挖就要挖塌了!”。此时已经出现大量死人,一个人口很少的牧区兰旗就已死五十多人了。开始紧跟滕海清挖肃的核心小组成员权星垣看到“挖肃”挖到这个地步,发出感叹“现在的形势就是。凡揪出来的是蒙古人,不用问,打!”。高锦明(核心小组副组长)说“这就是严重的大汉族主义,但不能说运动就是整蒙古人”。可是滕海清他有他的立场观点,他说“从内蒙古的历史情况看,由于乌兰夫搞民族分裂,搞独立王国.从组织上培植了他的黑势力。这样,蒙族干部倒下去的要多一些,这是事实”。在滕海清这种打的就是蒙古人的思想影响下,就出现了:哲盟军分区司令员赵玉温讲的“哲盟敌情严重,光蒙族就有七十万!”、锡盟军分区司令员赵德荣讲的“把蒙古人都挖了,在全国也是一小撮”、呼盟军分区司令员尚民讲的“所有少数民族都是乌兰夫的黑线”的骇人听闻的极端谰言。
高锦明在他“挖肃到头”、“不能再挖了”的被滕海清打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九·二五”讲话中,为他们的错误诡辩:“阶级敌人散布,文化大革命是整蒙古人的,先整西部,后整东部,完了再来东西部一起整。挖肃以后又说这是挖蒙古人的。精减以后,又说蒙古人都减下去啦”。然后他就进行批判“毛主席说,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他们把它反过来,拿民族斗争掩盖阶级斗争的实质”。对高锦明这个批判,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再反过来给他们戴上这个帽子则是合适的,那就是滕海清等人以阶级斗争掩盖民族斗争的实质。哪儿有把整体民族都打为敌人还说成是阶级斗争的道理!有这样的马列主义阶级斗争学说吗?斯大林把某些少数民族整体大迁徙,那叫阶级斗争吗?不过这里还应指出,高锦明在挖肃当初,不管他是出于何种动机,而他的“九·二五挖肃刹车”

讲话,无疑是正确的。若在那时就停下来,不至于死伤那么多人。而且前一阶段“挖肃”还是较为“文明”实施的,深挖以后可就进入践踏人类文明的野蛮阶段了。
滕海清巡视乌盟,发现集宁地区挖出不少汉人“内人党”,他感到震惊,确如高锦明所说,真的挖到自己头上来了。他当即做出明确的指示“你们这里揪出的内人党,不少是汉人,这个问题值得注意,要调查一下”。滕海清觉得挖的方向出现问题了。于是他向“挖肃积极分子们发出号令:“要掌握斗争大方向,始终把矛头对准乌兰夫反党叛国集团”。其实,挖到汉人头上,那是扩大化的必然结果。当时,内蒙古工学院曾报告“我们这里蒙族教职工都挖光了,再挖挖谁去!”
滕海清是带兵打仗的战将出身。“一将功成万骨枯”,他不怕死人。他决心“扫北”消除“北疆隐患”,个人主义私心、野心严重膨胀。为了向党的“九大”献礼,立功心切.挖死多少人,在所不顾,谁的意见也不听,对周恩来的警告也当耳旁风,一心蛮干下去,终于酿成大祸,身败名裂,滚出内蒙古。
一九六九年春“九大”期间,周恩来发现内蒙古搞“挖肃”出了问题,报请毛主席批发“5.22"指示,严厉批评滕海清犯了“扩大化”错误。然而不到半年,受害者还没有得到平反,死伤残后果尚未收拾,康生、黄永胜又诬陷内蒙古犯了“平反一风吹、第二个扩大化”错误,拿高锦明顶罪.全区实行分区全面军管。
滕海清捅出大乱子走了,走马换将,郑维山将军来了,他的来势更凶。他是带着“尚方宝剑”以“征服者”出现在内蒙古,比滕海清还要霸道几分,一切都要听从他的军令,肃杀之气笼罩内蒙古大地。由于郑维山的军阀作风,“征服者”的颐指气使,带来的部队从上到下军纪败坏.出现于洪信之类恶行之徒。正如马克思主义者牙含章所批的“他们是一伙挂着共产党的牌子,披着解放军外衣的大汉族主义者”。郑维山来内蒙古“走遍四盟二市,没有发现一个好干部”.于是将内蒙古干部全拿到河北省各地办学习班,然后又从华北各省市调入500名干部、从基层调500名干部换掉内蒙古自治区直属机关干部。又说“牧民吃了亏心粮”,调进做马料的红高梁给牧民当炒米吃,组建开荒兵团,在广大牧区大面积垦荒。
郑维山认为滕海清干的拖泥带水,挖了几十万“内人党”,没有挖出真品实货,没有拿到真凭实据。为此.他要挖出真的来,打出证据来。于是停止平反重开挖戒,又死了不少人。内蒙公安厅党组成员、政保处长腾和就是在“五.二二”后军管中,为了从他那里挖出证据来,刑讯武斗,致使他死在监狱。不久,郑维山的“陈、李、郑勾搭在一起”紧跟林彪集团的事发,离开了内蒙古。 郑维山走了,接替他来执行军管任务的也是北京军区付司令员尤太忠。滕、郑、尤三位将军,尽管在其它军国大事上有不同观点,而在内蒙古问题上一脉相承。郑雏山接续滕海清的“挖肃”,尤太忠又维护郑维山的军管,不准揭批“陈、李、郑”的罪行。尤太忠来了之后,召开内蒙古第三次党代表大会,他在大会上做报告,全面彻底否定并恶毒攻击污蔑了内蒙古革命斗争史和建设社会主义的二十年。把共产党领导下所制定的路线和政策完全颠倒成民族分裂的二十年,反党叛国的二十年,搞大蒙古帝国的二十年。
尤太忠在内蒙古执政时间最久,长达八年。军管撤销后,他仍留在内蒙任区党委书记。因为内蒙古机关干部在军管的配备下,已成为挖肃体系,他的周围亲信都是拥护军管的挖肃分子,所以他的思想观点一直没有转变过来。尤太忠一直到一九

七八年十一月,还在讲“要十分注意挖新内人党时期的积极分子工作,要保护他们的积极性”。反过来,他又另一幅面孔,压制“挖肃”受害者不准提“挖肃”问题,更不准揭批,不准追查凶手。谁若说了批了,那就是“破坏民族团结”。他们就是以这种强权歪理推行大汉族主义路线。尤太忠在他主持内蒙工作八年时间里,听从挖肃派的观点一直坚持着“毛主席批的是扩大化,未说没有内人党”,不做认真的平反落实政策工作。可是他们却向中央多次反复上报“挖新内人党有关平反落实政策等问题已全部做完了,误伤群众都非常满意”。
内蒙古“挖肃”灾难,主要发生在军人手里,“挖肃”开始,黄永胜向滕海清面授机宜,指出“内蒙古的军权不在我们手里,内蒙古部队不是我们党领导的”,而后他就向内蒙古加派六百二十五名营团以上军队干部来夺权开展“挖肃”运动。一九六八年冬,滕海清深挖“内人党”叉调入二百名营团师级军人进驻革委会机关,开展深挖运动。滕海清如果没有军权他也挖不起来。没有军队做后盾,“挖肃派”也不敢那样胡作非为,无法无天,以挖肃取乐。滕海清在牧区的“挖肃”队伍中,还有一支劲旅,那就是六十年代初,因“大跃进”、“人民公社”挨饿时期,跑到牧区谋生的流民,人们都叫他“盲流”,他们在原籍大都是不安分之徒。这些人在滕海清挖到蒙古包里去的号令下,真是天赐良机,夺权造反,大打出手。他们把牧民挖出来隔离之后,掠夺财产,霸妻奸女,无恶不作。下到牧区的知识青年队伍里,也有不少人干坏事而入党、提拔受到重用。尤太忠的秘书××就是从这些人里选拔任用的。
在长迭十年之久的漫长岁月里,广大受难者呻吟痛苦,亡者不能昭雪,伤者不得治疗,孤儿寡母饥寒交困。他们在茫茫草原上,翘首仰望星空,长叹哀鸣。“忽报人间曾伏虎”,华国锋粉碎“四人帮”,宣告“文化革命”结束,人们有了希望了。一九七八年,时任党中央主席的华国锋从嘎如布僧格案的批示,彻底否定了“新内人党”的存在。于是胡耀邦将尤太忠等人叫到北京去写出文件。全面彻底平反昭雪,收拾善后。这场“挖肃’’灾难才画上了句号。在毛泽东主席领导下发生的这场冤案,在华国锋主席领导下得到了彻底平反。表明共产党有能力纠正自己所犯错误。蒙古民族永远不会忘掉华国锋的大恩大德。
挖“新内人党”已历经三十年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内幕真相逐渐暴露在世人面前。现在可以断定这是一桩无中生有,上下齐手,虚构编造出来的历史性假案。它是对一个民族整体的诬陷迫害,是蒙古民族永远难以平复的伤疤。
“反党叛国”的“内人党”冤案是平反了。然而,它所造成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一个弱小的民族整体受到了摧残,死伤残者大都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英雄模范、各级干部,是民族的精华。一个刚刚兴旺起来的落后民族的元气大伤,民族尊严受到凌辱,民族经济遭到破坏。谁来承当罪责?从内蒙古广大受害者来看,滕海清应该是制造这场灾祸的主犯。他的上边虽然有康生、江青、谢富治,但是谁也没有叫他必须这么挖。所以,他是犯罪的主体,应受法律制裁。然而,他仅是空担罪名,没有实受。在黄永胜等人的包庇下,去唐山学习班做了“斗私批修”之后就“打靶回营”官复原职了。最后,实受“挖肃”罪责的是两个蒙古人。在尤太忠主持下,推出吴涛来承担领导“挖肃”责任;拉出乌兰巴干来承担制造冤案的责任。万人大会上进行了声讨批斗。乌兰巴干判十五年徒刑,这个坏分子罗织“内人党”冤案罪该应得。可是与乌兰巴干应该同罪的丁振声却得到保护,没有受到审判。吴

涛这个替罪羊,挨了声讨批斗之后不久死去了。那些千万个以残酷手段打死人的凶手们,受到当权者的保护。都没有论罪。况且尤太忠、王铎多次出来讲“挖肃罪责由革委会核心小组那几个人承担,广大挖肃群众是没有责任的,入党、提职、晋级仍然有效,而且还要信用他们”。这种保护政策,将对民族团结产生历史性的消极后果。
为给世人留下这个惨痛的历史教训,避免悲剧重演,特编此《实录》。
谨以此《实录》做为在这场“挖肃”劫难中丧生的亡灵致以三十年之祭
一九九九年九月

相关禁书:
雪山下的火焰
中国社会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txt 视频
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没有共产党天下就会大乱吗?
九评共产党
漫谈党文化
解体党文化
《犬儒病》 胡平 著
延安日记
共产主义黑皮书
苏联共产革命简史    
附件下载( ATTACHMENTS DOWNLOAD )
挖肃灾难实录.pdf
挖肃灾难实录 下载
(2.16 MiB) 被下载 2773 次
附件下载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头像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2272
注册: 2011-06-12 14:36
手头现金: 6,343.58

Re: 挖肃灾难实录

帖子愛禁書 » 2011-09-05 23:54

太好了!又有好書看了。共X黨人人都來X。。。
愛禁書
见习禁友
见习禁友
 
帖子: 30
注册: 2011-07-20 11:11
手头现金: 0.00


回到 政治禁书

国际长途电话 中国禁闻安卓应用 中國禁聞安卓應用 安卓手机禁书 中南海厚黑学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Google Adsense [Bot] 和 1 位游客

  • Advertisement
安卓禁书